Day Eighteen



  小孩子長牙的時候總是口水滿地。

  冰炎很清楚這句話的意義,把每個字拆開合起來甚至是重新排列組合以後他都認得,可是直到最近他才有了新的體認。

  …知道和實際接觸的情況是有多麼大的差距。

  比如說滿地口水是持續性加上偶或間歇性猛爆發作的,這是他該死的已經洗去了不知道多少件黑袍換來的教訓。


  因為是正在長牙的年紀,加上開心時咿咿呀呀的話又特別多。

  每每總會看見孩子歡快的張著嘴,然後口水就不由自主的順著重力向地心墜落……接著他的嘴角也跟著一同墜落。

  冰炎抓起已經算是他隨身攜帶的必備物品──手巾,然後往孩子的嘴角抹去……怎麼就沒有一個夠方便又聰明的術法能夠停止這樣的狀況!

  可是當他粗魯的替孩子擦完溢滿嘴邊的口水後,孩子天真的笑容往往又讓煩悶的他感到無力。

  過了這三十天他肯定會進化的,冰炎在心中安慰自己。

  彎身抱起孩子,咯咯的笑聲在室內飄盪,冰炎向醫療室走去。


  依照往例仍舊是絡繹不絕的傷殘病患排滿了走廊。

  一隻大手立即遮住孩子的視線,而天真毫無自覺的孩子以為冰炎的這個舉動是在跟他玩耍而高興的揮舞雙手,然後在一片哀號遍野中很不合群的發出宛如鈴噹搖響的清脆笑聲。

  穿越走廊進入醫療室,冰炎只見這事件的始作俑者笑的滿面春風散發出很沒有醫者善意的氣息在學生的傷口上動手動腳……他環視一周後發現常駐的醫療班輔長並沒有在這個空間。忽視那個在恐懼與不安之下大概再三秒鐘就會昏死過去的可憐學生,冰炎進而走向更深處,門扉緊閉的房間。


  還沒碰上門把,門就自動自發的打開了。

  醫療班輔長帶著一副跟冰炎手上抱著的孩子差不多……嗯好吧更單蠢的陽光笑容出現在門後。

  「唉呀呀冰炎你今天來的真早我──九瀾你給我把手上拿的東西塞回去!」

  提爾的視線一下子越過冰炎看到在大廳的另一個醫療班夥伴和可憐的受害者,他立即恐嚇出聲並大步的走向案發現場,經過身邊時冰炎還聽見他嘴裡牢騷似的碎唸著:「我不過去上個廁所就給我搞花樣真是一刻也不能放鬆……」

  提爾把九瀾趕到一旁,然後沒幾個瞬間就把剛剛的受害者恢復原狀順便趕出醫療室換下個傷患進來。

  大約過了好一段時間,陸續報到的傷殘病患一個個完好如初的走出醫療室,整個空間的氣息頓時清新了不少,在一旁的九瀾則因為提爾接手之後就沒有新鮮瀕死的屍體可供玩賞既而感到沒趣的掉頭轉向地下室。直到最後一個學生接回了他被校園裡不知名的生物咬斷的手臂,提爾才走過來對等候多時的孩子做每日的例行檢查。

  提爾從冰炎手中接過孩子,陽光從窗外直射進來,打在那兩人的身上,正對著陽光的冰炎微瞇起雙眼,孩子軟軟的笑容搭著提爾爽朗的笑聲,他有那麼一瞬間產生了錯覺,真是幅親子和樂的景象。

  提爾揉著孩子的頭髮,「小漾笑的這麼開懷我看很健康的啦!」

  正要把孩子放到桌上做檢查時,孩子舉起肉肉的手指著提爾,「──獅、獅子毛!…咯咯……」


  然後靜寂一下傳遍醫療室,除了孩子的笑聲,一切悄然的如同晨曦般美好而新鮮,連被陽光打亮的空氣中的塵埃都那麼的寧靜。



  將寶寶從醫療室帶回來之後,看到他原本笑得開懷的臉龐突然緊皺眉頭,沒有方才的活力,聽到他直喊餓,冰炎才注意到差不多到寶寶的用餐時間了。

  「嗝…噗嗝……」等寶寶吃飽之後,冰炎一如往常的將他抱起,讓他趴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再拍拍他的背,讓他能順利打嗝出來,結果嗝是打出來了,不過寶寶卻開始玩起口吹泡泡的遊戲。

  孩子得意的吹著泡泡,開心的笑著:「泡泡…嘿嘿……」

  一個沒注意,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嗚…吐吐……」寶寶吐了一些方才喝下的牛奶,皺起小臉,眼睛水汪汪的彷彿下一秒就要潰堤大哭。

  「髒死了,不要再玩了!」冰炎小聲的斥責,拿起手巾把他嘴角的口水擦掉,然後直接帶他到浴室裡面清洗,也順便換件乾淨的衣服。

  拿起奶瓶,他對著張著一雙大眼看著他的孩子說:「不要亂跑,懂不懂?」

  「懂!」寶寶似懂非懂的說著,開心的露出自己的小門牙。

  聽到寶寶的回答,冰炎揉揉他柔順的黑髮,然後開始收拾起桌上的奶瓶和紙巾,他將東西拿去清洗,再將自己被弄髒的衣服給換下來。

  小小漾吸著自己的拇指,看著冰炎離去的背影,咿咿呀呀的滑下沙發,看到有一扇門沒有關好就這樣步履不穩的走出去。

  我敲我敲我敲敲敲,他開心的沿著牆壁敲打,突然看到一個烏漆抹黑的臉龐就要用力的用手敲下去……

  「漾漾不可以碰髒東西喔。」一個柔和的嗓音在寶寶背後響起,將他抱起後一個彈指,那個烏漆抹黑的臉龐連尖叫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消失在火焰中。「查拉又讓靈魂亂跑了。」

  「我會再提醒他。」精靈微笑看著天使手上的孩子,「可能是趁冰炎沒注意的時候偷偷跑出來玩吧。」

  「咿呀…咯咯……」寶寶揚起大大的笑臉,突然看到什麼似的開始在安因懷裡掙扎。「下去、玩、玩!」

  天使和精靈對看一眼,開口的是精靈:「他要下去就帶他下去吧,反正等等冰炎發現了會下來找的。」

  「亮亮!」寶寶開心的摸著天使的金髮,正要伸手去拉扯的時候卻被制止了。

  「不可以,如果你拉的話,我就帶你回去喔!」安因微笑的跟寶寶這麼說,抓住他的手不讓他真的抓到。

  看著對方的笑臉,寶寶好像聽懂意思般,點點頭說:「不拉!亮亮!」

  「這才乖。」嘉許的摸摸孩子的頭,天使和精靈帶著孩子來到黑館一樓大廳,難得地看見幾個黑袍在沙發上休憩閒聊。

  「咦、這個孩子是誰呀,怎麼跟漾漾長得好像?」戴洛一臉疑惑的問著,他才剛結束個長達一個月的任務,所以並不清楚提爾不小心……正確來說,應該說是九瀾不小心製造出來的意外。

  雖然說提爾也有部分責任就是了。

  「這個是褚同學。」精靈開口向提出疑問的黑袍解答,「是九瀾製造的藥劑放在學校的醫療班,結果提爾輔長不小心當成精靈飲料讓褚同學喝下,大概還要再過十幾天的時間,等藥效退去,褚同學才能恢復原本的年齡樣貌。」

  「這麼神奇啊……」跟著自家兄長回到黑館的阿斯利安,摸摸寶寶的臉頰、好奇地拉拉他的小手,寶寶以為他在和自己玩開心的揮舞著自已的手,小手在對方的手掌心上拍打著,還發出咯咯的笑聲。

  「好可愛喔……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小的孩子,害得我也想起部落的小孩子,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乖乖聽話,還是和以前一樣到處亂跑。」說完,不知道是故意還是覺得好玩,阿斯利安捏著寶寶的臉頰,讓他不舒服的扭動著。

  「撲要…捏漾漾……」他一雙眼睛泛著淚光,眨呀眨的,下一秒如雨滴開始潺潺落下,「痛痛……」

  「被別人欺負你活該。」清冷的聲音從寶寶後面傳來,帶著一絲無奈。「誰叫你要亂跑。」

  寶寶轉身看到是熟悉的人,有點口齒不清的和對方告狀:「欺戶…捏捏……」

  冰炎拍拍他的臉頰,把幾乎沒有感覺的疼痛轉移,「那你下次就不要自己亂跑,就不會被欺負了。」

  「漂漂……」孩子指著之前曾經出現過在自己眼前的天使,似乎是想要說不是自己亂跑的。

  他和他對望幾秒,結果是冰炎棄械投降。

  「謝謝你們。」冰炎向一旁的精靈和天使道謝。「不然他可能就會從四樓一路摔下來了吧。」

  「不會。」

  「咿呀……糖糖!」感覺小傢伙突然想從自己的手中投奔自由,回過頭冰炎發現原來他被剛剛欺負他的那個人手中的零食吸引了。

  「真可愛,一會哭一會笑,一點都不會記仇。」拿出糖果逗弄著寶寶,阿斯利安微笑這麼說著:「寶寶果然都是天使。」

  睨了他一眼,「如果換成是你在照顧他,可能就不會這樣想了。」

  「聽說藥效不是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嗎?」戴洛拍拍他的肩膀,「在忍耐幾天他就會進化了。」微笑。

  「也是。」冰炎看著笑得一臉無憂的孩子,心中突然升起一種他如果不恢復也很好的想法,他輕搖頭,抹去那個想法。

  「冰…?」寶寶走到冰炎前面,拍拍他的腿。

  看著他白皙的臉頰,他直覺的輕捏對方的臉。

  「嗚嗚……冰冰壞!」


  今天天氣狀況不錯,感覺冰炎的心情也相當的愉悅……當然,那是建築在他人的不幸之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