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定時更換XD 中英日皆有可能]

  

基本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恢復一切記憶的冰炎不知道應該要生氣的衝回去冰牙族揍精靈王一頓還是先去店裡敲醒同樣遺忘那個過往的褚冥漾。

  不過他還來不及展開行動,便被突然出現在他房間內的冰牙精靈王攔住。

  「你為什麼突然出現在這裡,時間不是還沒到嗎?」冰炎不客氣的質問著,而一旁跟著的護衛也早已習慣他們亞殿下對精靈王的不敬。

  「因為你拿回你的記憶,而且約定是你們賭贏了。」精靈王早就習慣姪兒對自己的壞脾氣,「所以我托賽塔也把那位小朋友給找來。」

  話才剛說完,門口便傳來規律的敲門聲,護衛上前打開門,門口出現的是賽塔和褚冥漾。

  「各位日安。」賽塔和往常一樣笑著,拍拍褚冥漾的肩,對他說:「精靈王託我請你過來一趟,你要的答案,可以在這裡找到。」接著他朝其他人微點頭,轉身離開冰炎的房間。

  褚冥漾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地望著室內的人,而且他覺得今天的學長和昨天看見的學長好像不太一樣?他也說不上是哪裡不一樣,總感覺他盯著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你們都先坐下吧!」聽說已經有千歲餘的精靈王,外表仍然像甫過三十而立一樣年輕,親切地招呼兩人坐下,好似他才是這間房間的主人。

  「您好。」雖然不認識對方,但是打招呼是最基本的禮貌,褚冥漾還是跟對方乖乖的打聲招呼。

  幸好今天店裡公休,不然老闆一天到晚都不在店裡對工讀生對客人來說都不好啊……

  「日安,褚冥漾你想要拿回以前的記憶嗎?」男人笑著問,一點也不覺得這個問題問得突兀,「如果你想拿回去的話,那麼你必須老實回答我的問題。」

  褚冥漾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自己的記憶會在眼前這名精靈王手裡,而且他還說得這麼理所當然,不過他還是點了頭表示答應,想先觀察接下來的事情發展再做決定。

  「你喜歡颯彌亞嗎?」直接切入主題,男人一點也不拐彎抹角的丟出直球。

  還好現在沒有喝水,不然他一定會嗆到,到底是誰跟他說精靈愛好和平,說話溫婉,和善好相處的啊!!!

  「呃這個嘛……」不自覺紅著臉,褚冥漾感覺到冰炎那邊射過來的眼神,不敢看過去,有點結巴的回答。

  「喜、喜歡,我喜歡學長。」雖然他們重新認識不久,除了那次任務外,也沒有長時間的相處過,但是他就是喜歡上他。

  沒有什麼原因,喜歡就是喜歡。

  「好的,那麼這顆記憶球,我想應該要還給你。」將一顆透明沁藍的記憶球遞給褚冥漾,精靈王站起身,「颯彌亞,不管今後你怎麼打算,都隨你便吧!」

  「褚冥漾,願你們能夠對對方不離不棄,猶如精靈為精靈母樹的愛那般。」精靈王站起身,看著褚冥漾說:「這些話,待會你拿回記憶之後都會明白,歡迎你時常來冰牙族。」

  「另外,其實我一開始就不反對你們在一起。」

  最後冰牙精靈王留下這麼一句語焉不詳的話,利用傳送陣和護衛們一起離開這個房間,留下兩個當事人。

  望著精靈王離開的方向,而後又看了一眼冰炎,褚冥漾雙手拿著記憶球,毫不猶豫的將原本的記憶拿回,同時也明白兩人之間的一切一切,也明瞭所有的事情。



  拿回記憶之後,褚冥漾尷尬地看著眼前的戀人,不知道該怎麼安撫他的怒氣,唉唷他也是為了他們兩個好啊……而且他們賭贏了嘛!褚冥漾越想越委屈的坐在原位,不知道該怎麼辦。

  看著學弟兼戀人一臉委屈的表情,冰炎一時之間什麼氣也都發不出來了,嘆口氣,坐到他身邊伸手抱住他。

  「算了。」冰炎妥協的說:「可是那個老頭竟然耍小人招數!竟然在期限的最後一年才讓我們碰面!」

  「你不是說算了嗎?就不要計較這麼多了。」依偎進他的懷裡,褚冥漾使勁的滅火,深怕對方一上火,想不開就衝回去冰牙族單挑精靈王。

  「哼!你也有份,當初要不是你答應那個老頭,我們也不會分開這麼久!」

  喔喔喔--有人開始算總帳了。

  我還不是為了我們好……而且當初也不知道精靈王是怎麼打算的,當然是先答應啊!褚冥漾在心底咕噥著,明白對方的個性,所以不敢把這番話說出口。


  摟著他的脖子,對準他的臉龐親一下,「好嘛--對不起啦!不然你想要怎麼處罰都隨便你。」雖然知道下場會很慘,但這是讓他最快息怒的辦法,他只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了。

  「這可是你說的,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攔腰抱起褚冥漾,他孩子氣地哼哼兩聲,往床鋪的方向前進。

※t

  褚冥漾揉著被冰炎狠狠教訓過後嚴重痠痛的腰,一一的和朋友們打過招呼,同時也被千冬歲和喵喵他們調侃,他也都笑著反擊,度過優閒的午後。

  其實最困難的是接下來這關啊……褚冥漾苦笑的看著眼前的一對兄姊。

  他們現在位於褚冥漾所經營的複合式咖啡廳,店門口掛上休息中的牌子,兩個兩個面對面的坐著,氣氛有點沉重。

  「恢復記憶了嗯?」褚冥玥交叉雙手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著對面的一對戀人,白陵然只是笑著,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嗯對啊……」皮繃緊的回答胞姊的話,褚冥漾用眼神向表哥投以求救訊息。

  「你的眼睛是幹嘛?抽筋嗎?」褚冥玥不客氣的說著:「冰與炎的殿下,你們和精靈王的賭局結束了,那麼現在可以換你跟我們打個賭嗎?」

  聽到褚冥玥說的話,冰炎感覺自己快控制不住脾氣,只能緊繃著神經,為了褚冥漾忍住不跟她槓上。

  一旁的白陵然,看著盛氣凌人的褚冥玥、緊張兮兮的褚冥漾和正對面隱忍著不發怒的冰炎,他笑著打圓場,讓一觸即發的狀況降溫。

  「冥玥是開玩笑。」說完,接著收斂臉上的笑意,白陵然正色道:「日後如果你和漾漾有所爭執,不管誰對誰錯,我和冥玥都不會原諒你的。」妖師一族可是出了名的護短啊!

  「我明白,我不會讓他受任何委屈。」冰炎認真的保證著。

  「要遵守自己的諾言,否則妖師一族的詛咒可是很可怕的啊!」褚冥玥在一旁涼涼地威脅著對方。


  褚冥漾在一旁鬆口氣,幸好褚冥玥只是開玩笑,雖然口氣凶了點……;他明白白陵然是為了他好才說出那些話,畢竟他們是真心疼愛他的,而且學長竟然願意為了他忍住不發火,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真希望可以一直這樣,偶爾吵吵鬧鬧,這樣走一輩子。

  想到這裡他笑了,其他三個人看見他笑了,不自覺地也跟著一起露出笑容。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周周
  • 好看期待你的下一篇
    加油(๑•̀ㅁ•́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