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結束之後,褚冥漾曾經問過自己的那對兄姊,卻都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一向疼愛自己的白陵然,四兩撥千金的避開話題,笑笑地帶開話題,給他個軟釘子碰,表明就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而褚冥玥則是眉頭一挑,反問:「之前說『沒關係,記憶還可以再創造,反正同學朋友都還在自己身邊。』這句話是誰說的?」冷冷的用這句話打發他,然後說她還有其他工作,使用傳送陣回去公會。

  不過離去前她還留下一句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話:「你失去的那份記憶,其實是你自己選擇的,至於原因,不論你問誰,在時間到來前,我們都不能說。」

  時間?為什麼不能說?

  原本只是好奇,卻弄得自己滿頭疑問,褚冥漾突然有種自找麻煩的錯覺。

  聽見風鈴晃動所發出的聲音,褚冥漾習慣性的說著歡迎光臨,抬頭看見來人,他發現是熟人,便打了聲招呼。

  「啊,安地爾先生,午安。」

  「午安。」被喚為安地爾的男人微微一笑,原本沒有東西的右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數株向日葵,然後他將花遞給褚冥漾。「這是給你的。」

  「這怎麼好意思呢,不然今天的咖啡就算我請客吧!」伸手接過,隨手拿個小花瓶裝水,然後把剛拿到的向日葵插在其中。

  男人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在吧檯找個位置便坐了下來。

  「那麼我要一杯藍山,不加糖不加奶精。」忽視身後其他客人的討論聲,安地爾問:「前幾天都沒有看見你呢。」

  將客人點的咖啡送到他的面前,回到吧檯的褚冥漾停下手上的動作,「嗯有點事,難道那幾天店裡的工讀生出了什麼差錯嗎?還是服務態度不好?」

  每說一項,褚冥漾身旁和背後的工讀生們都搖一次頭,真是的!就這麼不相信我們嗎!

  聽著褚冥漾說話再配合工讀生的動作,安地爾覺得很有趣,不自覺地讓唇角上揚。

  「這倒不是,只是好奇為什麼老闆突然不在家而已。」

  「那就好,不然我就要扣他們薪水了呢!」褚冥漾笑著說,殊不知他身後的工讀生個個都豎起寒毛,深怕客人多說一句他們的不是,辛苦打工的薪水就要這樣被扣掉了。

  風鈴聲再度響起,褚冥漾說句歡迎光臨,原本打算繼續接著說下去,看到進來的客人,意外地讓他愣了下。

  「冰炎學長,你怎麼突然來了?」

  「只是剛好經過,所以就進來坐一下。」特意將髮色和瞳眸的顏色都換成黑色,過人的外表還是成為許多客人的注目。

  「我--等等、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冰炎瞪著坐在吧檯邊上的男人,皺起眉頭。

  「當然是進來喝杯咖啡和老闆聊聊天嘛。」安地爾捲著暗藍色的髮尾,語氣帶點挑釁的回答。

  「飲料跟上次一樣好嗎?」褚冥漾彷彿感受不到兩人之間的劍拔弩張,端一杯飲品給冰炎,「原來學長認識安地爾先生嗎?」

  「誰認識他誰倒楣!」惡聲惡氣的回答,冰炎哼了聲。

  啊啊他們似乎關係不太好,也許他們之間有什麼過節吧……褚冥漾有點無奈的想著。

  可能是喝到自己喜歡的飲料之後,情緒比較平復,不過口氣上仍然感覺不出來。

  「幫我加點脫毛劑在他的咖啡裡,如果沒有的話,我下次可以帶一瓶來給你。」

  呃不管有沒有,都不應該把脫毛劑加到飲料裡面吧?就算你們之間有恩怨也不要牽扯到我身上啊!褚冥漾臉上瞬間變成一個大大的囧字。

  夏日炎炎的晌午,褚冥漾就夾在兩個應該是有不少過節的兩人之間,偶爾當個和事佬,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流逝了。



  從原世界回到黑館,冰炎拿起沙發上頭的書籍,從上次未完的部分看起,翻沒幾頁便煩躁的將書闔上,拿出之前拿到的記憶球,回想起前幾天跟搭檔的談話。

  『精靈王請賽塔轉交給你一顆記憶球?』聽見這個消息時,夏碎當下的臉色有點微妙,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表情。

  『嗯……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把戲,就算我問賽塔,他也只是笑而不答。』冰炎焦躁的爬梳著頭髮,『不過我覺得應該跟褚有關。』

  『喔?』夏碎臉上的笑意更為明顯,『那你為什麼不打開來看看呢?說不定你會拿回你想要的那份記憶。』

  『而且這麼猶豫真不像你啊,冰炎。』最後夏碎這樣對他說。


  是啊,曾幾何時他這麼猶豫過,難不成就因為牽扯到那個不太記得的那位代導學弟嗎?明明自己對他沒什麼印象,感覺有時候笑得像個傻瓜,但是卻又細心體貼記得他人的習慣……

  哎、他是怎麼了……不會真的喜歡上那個看起來笨笨呆呆的學弟了吧?

  捂著額頭,冰炎無力的往後躺在沙發上,把玩著手上的圓球,幾番思索之後,還是決定看看裡頭的東西。

  頓時他周圍散發著白色的霧氣,慢慢地,一點一滴將他整個人都籠罩住,過往的記憶,從高中入學、大競技賽、學院祭……以前的種種往事,緩緩地在他眼前上演。

  當然,也包括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



  對於冰炎突然出現在店裡,褚冥漾是震驚多於好奇,畢竟他們之前都沒有交集,因為這次的合作才又重新遇見,而且他們對彼此都陌生,嗯好吧,其實因為那位殿下是守世界的傳奇人物,所以他對他還是有一定的了解,不過為什麼他會不記得他呢,明明那位冰與炎的殿下存在感是那麼的鮮明……

  走回二樓,看著長姊的房門,褚冥漾有點遲疑地不知道該不該敲門再次詢問,畢竟吃閉門羹的機率很高啊,他那位身為紫袍巡司的姊姊,只要是她不想說的事,就算是她的親生母親也不一定能夠讓她鬆口說出。

  「要敲門就敲門,在門口拖拖拉拉的幹嘛?」門裡頭傳出惡狠狠的質問聲,讓褚冥漾一秒打開房門,深怕晚一秒裡頭就會衝出一個人出來揍他一樣。

  事實上,這的確是有可能會發生的事。

  「又想要問我關於那位殿下的事情嗎?」半靠躺在床上,褚冥玥優雅的屈著雙腿,放下手上正在閱讀的雜誌,問著甫進門的弟弟。

  「當初信誓旦旦說著沒關係的人不是你嗎?」褚冥玥好笑地看著胞弟,不由自主地就是想玩弄他。

  「是我沒錯,不過我現在後悔了嘛……」在胞姊面前,不管成長多少,褚冥漾總是有種被當成玩具的感覺。

  「當我褚冥玥的弟弟,不能老是做出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搖搖手指,褚冥玥說:「除非你告訴我為什麼你一直想要知道那位殿下的事,不然我什麼都不會跟你說。」

  她可沒有笨到以為自己的弟弟會和之前一樣那麼愚蠢,畢竟在本家她和然幫他訓練可不是都訓練假的啊!

  「呃為什麼啊……」對啊為什麼他會那麼執著這件事情,當初知道喪失記憶的時候他一點也不難過,頂多惆悵了點,他還是可以跟家人朋友談笑嬉鬧,為何一見到學長,想要知道過往的欲望會這麼強烈呢?

  褚冥玥看見自己的弟弟那麼苦惱,決定推他一把,畢竟她還是不希望他難過,雖然她不懂為什麼他們願意和精靈王做出那樣的約定,雖然她對於那位殿下還是頗有言詞,但是為了她唯一的弟弟,她還是大人有大量的推他們一把。

  「還是你喜歡上他?」輕輕一句,把褚冥漾整個人嚇了一大跳。

  「妳妳妳妳妳說什麼啊!」第一次在自己的姊姊面前大叫,褚冥漾反駁道:「冰炎學長長得很帥,甚至比女孩子還要好看沒錯,終究他是男的啊!」

  「男的又如何?」坐起身,褚冥玥認真的問:「難不成你歧視同性戀?」

  「沒有,只是、只是……」也許是因為方才情緒激動的關係,褚冥漾的臉紅成像是打翻番茄醬一般,結結巴巴的不知所云。

  想起冰炎,褚冥漾的臉又更熱上幾分,該不會真的被老姊說中了吧……他真的喜歡上那位殿下了?

  看著弟弟慌亂的樣子,褚冥玥笑著說:「喜歡同性沒有什麼可恥的,喜歡就是喜歡,愛就是愛了,不是嗎?」

  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真不知道他高三畢業那年,到底是哪來的勇氣,敢在她和然面前承認他和冰炎的戀情。

  思考到最後,褚冥漾默默點著頭承認,整個腦袋紅得嚇人,讓旁人看著他,深怕他會因此燒壞腦袋也不一定。

  聽見胞弟的回答,褚冥玥想起早一點收到夏碎傳來的訊息,露出微笑,她回答褚冥漾一個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關於你想知道的事情,這幾天就會有人回答你,很快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