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三人都簡單梳洗,吃點食物補充體力之後,便馬不停蹄地繼續找尋獅鷲獸的動作。

  約莫中午時分,四周的景色從黃沙平地變成山壁山洞,而後水藍色的光線消逝在漆黑的山洞裡頭,褚冥漾暫時解除幻武兵器,轉過頭看向兩位學長。

  「米納斯的指引如果沒有出錯,獅鷲獸應該就是在這個山洞裡頭沉睡。」

  「那就走吧!」冰炎走在前頭,毫不猶豫的走進山洞,一彈指讓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頓時無所遁形。

  褚冥漾看著他的背影,有幾幕影像和眼前所看見的重疊,他甩甩頭,抬頭剛好對上夏碎詢問的眼神,他溫和地對他笑了笑,然後一起跟在冰炎的後頭走進山洞。


  不知道走了多久,山洞彷彿永無止盡,在途中稍作休息,才往前不到五百公尺的路程,三人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威壓。

  「看來,這頭獅鷲獸的脾氣不太好,而且還有嚴重的起床氣呢……」夏碎笑著拿出
冬翎甩,雖然嘴上輕鬆,但是行為卻十分謹慎。

  冰炎看了一眼口中說著別人有起床氣,但是自己起床氣也不差他人幾分的搭檔,無言的收起手中原本要用來喚醒古代聖獸的黑色小石,拿著烽云凋戈準備面對剛甦醒的獅鷲獸。

  四周一片寂靜,除了他們前進的腳步聲外,連原本洞裡些微的風聲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是汝們這般黃毛小輩吵醒吾?』一頭約莫兩人高、外表像獅子卻又擁有一對翅膀的野獸,一臉睥睨由高往低處看著他們。

  「是的。最近深沙荒野一直有鬼族進犯的跡象,公會為了您的安全,派我們前來協助您遷往安歇之地。」雖然用著敬詞,但是冰炎的嗓音毫無起伏,甚至帶著強迫的意味。

  『不管是什麼原因,汝們吵醒吾是不爭的事實!』獅鷲獸站起身,不悅地踏了一下,讓整個空間彷彿地震般搖晃,讓在場的三個人差點站不穩。

  褚冥漾向其他兩人使個眼色,他們在出發時便說好,如果牠不肯好好配合,那麼就由冰炎和夏碎兩人搭檔負責引開他的注意力,然後褚冥漾再出奇不意將白陵然之前交給他的晶石扔進牠的嘴裡。

  兩人都向褚冥漾點點頭,冰炎拿著烽云凋戈從左邊突襲,夏碎則從另外一邊進攻,兩面夾擊著獅鷲獸,他們的這般動作更加激怒牠,張口作勢要攻擊兩人,褚冥漾趁機使用風咒將晶石送入其口中,讓牠停下攻擊的工作。

  順利將晶石投入獅鷲獸張開的嘴中,褚冥漾在言語中使用言靈,使得暴怒中的狂獸漸漸地趨近溫和,最後一道金光閃過,原本高大的聖獸變成約一米八高的男人。

  『吾乃薩拉斯卓,妖師的後繼者,汝想要吾實現什麼承諾?』收起背上的羽翼,男人清冷的聲音貫穿整個空間。

  「很抱歉打擾到您的安眠,但是鬼族過於狡詐多詭,避免他們打擾到您,所以我們想請您到安歇之地。」褚冥漾不卑不亢的說著:「我們知道深沙荒野是您固守的居所,不過因為這個世界不再是神魔當道的世界,也為了您的安寧著想,想請您換個居所。」

  薩拉斯卓凝視著褚冥漾,而他也同樣回視,兩人對看不到五秒,男人突然放聲大笑。

  『哈哈哈──不愧是當初能夠讓吾給予承諾的妖師後繼者,果然膽子不小!』獸眼銳利地看著在場的三人,『好,吾答應汝們前往安歇之地。』

  如果是前幾年的我才不敢這樣跟你對看,說不定連個字都吐不出來咧……看著獅鷲獸,褚冥漾暗自腹誹。

  『想必日後汝一定更有所為。』留下一句別有深意的話,只見男人全身又被金光所包圍,光芒散去,高大的獅鷲獸展翅,腳下出現複雜繁複的傳送陣,很快地便消失在三人面前。

  離開洞穴,看著外頭的大太陽,褚冥漾覺得疲憊感排山倒海的朝他湧來,「好久沒有出任務,我果然還是適合在咖啡店做事,幫忙公會處理原守兩個世界的事情……」

  「偶爾出任務鍛鍊也不錯,不然發生突發事件的時候會來不及反應喔!」夏碎看著學弟的模樣,覺得很有趣,果然每個人都有成長,他不再是之前那個碰到事情只會驚慌失措的學弟了。

  「欸、剛剛的地震是你們弄出來的嗎?」一道熟悉的嗓音突然憑空冒出,席雷兄弟連袂出現在他們面前。

  阿斯利安摸摸褚冥漾的頭,「雖然這邊盡是一望無際的沙子和荒山野嶺,但是也不要隨意破壞嘛!」似乎是想到什麼,阿斯利安笑著問:「你上次做的仙草涼糕很好吃,下次可以教戴洛怎麼做嗎?」

  雖然他們也有份……但是那個震動不是他們弄出來的,而那位肇事者現在也不在這邊了。褚冥漾尷尬地想著。

  「做法很簡單,我改天再把做法寫給戴洛先生,下次也會弄一份給阿利學長。」話鋒一轉,褚冥漾問:「你們怎麼會出現在深沙荒野?」

  「其實深沙荒野也是狩人一族守護的一部分。」戴洛回答他提出的疑問:「剛才我們感覺到一股不小的震動,所以特別過來查看。」

  「原來是你們把獅鷲獸‧薩拉斯卓吵醒,也難怪會引起地面震盪。」

  由於碰巧遇見,他們又聊了一會,之後分別婉拒了席雷兄弟的熱情邀約,回到公會回報任務,三人也紛紛回到自己的住所休息,結束短暫的任務。


  回到位於原世界的店裡,褚冥漾有股歸屬感,也感到格外自在。

  為了引開獅鷲獸的注意力,兩人攻擊薩拉斯卓的時候,他看著冰炎突襲的背影瞬間感覺好像跟什麼重疊……那是以前的記憶嗎……

  「果然之前我跟冰炎學長有很密切的關係吧……」只是為什麼他們都不跟他說呢?真奇怪……改天再問問看其他人好了。

  褚冥漾脫下白袍,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刻也不得閒的走出他那小小的辦公室,伴隨著工讀生們的「歡迎光臨」、「謝謝惠顧」,又開始過原本忙碌但充實的日子。

  關於那份失落的記憶,他會努力地去找回,也許可以去問問疼愛他的表哥或者老是喜歡欺負他的老姊,不過他覺得他們不肯說的機率比較大……


  唉呀……真麻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