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A幫我校稿完之後只有一個感想:「我褲子才剛脫就結束了嗚嗚嗚」
朋友C的感想是:「乾真波好帥!!!竟然沒有打成野●……」
 
不過一致的感想是:「好短……」
 
嗯因為是突發,所以到這邊就結束了><
當然有很多來不及寫的,希望之後有機會和時間能夠寫出來。
同時在這邊感謝事後幫我校稿和緊急幫我送印的朋友(因為太極限連排版都很趕、當然就沒有後記惹)以及最重要的繪者花花!!!
愛死你了QQQQQQQQ 雖然你幫我畫了詐欺(??)的封面,但是我好喜歡
 
 
抱歉廢話這麼多,也許會繼續寫,總之一切看緣分_(:з」∠)_
 
 
 
---
 
◆ 約定和最終標記
 
兩種不同的信息素在室內交錯,逐漸融合成另外一種令人無法忽視的麝香味,偌大的雙人床上兩個軀體糾纏在一塊,間斷不歇的喘息聲讓人聽得不免臉紅心跳起來。
「坂道君是百合的味道呢……」不明顯的清新花香,卻是如此地吸引著他的味道。
真波埋首在小野田的肩膀嚙咬著,在上頭留下專屬於自己的記號,一步步溫柔地攻城掠地,無論是頸項和鎖骨任何一處都不肯放過,甚至伸出舌尖勾畫著耳垂,引來對方輕微地顫慄和抽氣聲。
「不、不要這樣嗚……真、」
以往清亮的嗓音因為生理和情緒的波動變得有些低啞,他的眼角忍不住泛著淚水,身體傳來的悸動讓他無法忍受,只能攀著眼前的人,快感藉由他的動作一波又一波地朝他襲來,讓他承受不住地頻頻求饒。
他一點也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變成現在的情況。
他和真波已經將近交往快要兩年的時間,最近有個爬坡比賽,身為爬坡選手的他們是一定會參加的,真波突然開口和他約定,誰贏了對方就要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因為他覺得很有趣,所以他就答應了他。
原本他是想好,如果他這次比賽贏了真波,就要和真波一起去秋葉原,並且讓他幫他抽抽看公主的一番賞公仔。
他是有點嫉妒真波的好運氣,身為動漫迷也想要自己抽中,但這似乎是天生的,他嫉妒這個似乎也沒什麼用,還不如讓他幫他抽比較實際一點。
可惜的是,比賽最後是真波贏了,雖然真正的冠軍是真波的前輩──東堂盡八,但勝負是在他們兩個人之間,而真波獲得第二名,他則是第四名,所以這次的獲勝者是真波。
當下真波沒有確切說出他的要求是什麼,只是跟他說要空下幾天的時間給他,然後今天就是約定的那天,他就被真波帶到一個奢華的五星級飯店,然後聽著真波說出他的要求。
 
──最終標記。
 
小野田其實一點也不排斥這件事,長達兩年的時間,雖然時間並不長久,但他知道他這輩子的另外一半只會是真波山岳,不會是其他的Alpha或是Beta。
他知道真波只是想要藉由這個約定完成最後的儀式,讓他真正屬於他的,這樣他的心才會真正踏實安定。
無關勝負,小野田看著真波認真的眼眸,他靦腆地回答了真波想要的答案,下一秒他便被他的熱情襲擊,變成現在的局面。
 
 
真波的吻沿著小野田的臉龐來到了唇角,堵住他的喘息聲,溫柔地勾引著柔軟的舌頭,來不及吞嚥的水漬從兩人的縫隙中流下,他兀自放開他的唇舌,將兩人的唾液一一含吻舔去。
Omega的嗅覺充斥著大海特有鹹味,那是Alpha發情期所散發的氣味,彷彿整個人置身於海中,那麼地遼闊卻又狹窄,被海水緊緊包裹,無法掙脫。
他的褲子輕鬆地被Alpha褪去,一隻手肆無忌憚地揉捏著他的臀肉,敏感的後穴不顧主人意願的流洩出濕黏的液體染濕對方的手指。
腦袋混沌的小野田現在什麼都無法思考,他只能順著本能攀附著眼前的戀人,無助地喘息著。
「坂道、」
真波的手指沾染上他的液體,順利地將兩根手指放入穴口中來回抽插,碰觸到體內某處的軟肉時引來小野田驚慌地叫聲,真波再度將他的聲音吞噬,手裡的動作卻不曾停下,甚至是故意往方才觸摸的地方桶去。
真波看著眼眶泛紅的小野田露出一個笑容,極具危險又帶著一絲溫柔,「你是我的,坂道。」
「我、我……」小野田用著低啞破碎的聲音緩慢地表達,整張臉和身體早就因為生理和心理反應紅得不能再紅,「……是你的。」
小野田看見真波的臉龐瞬間亮了起來,無須言語,他就能夠知道眼前的人是多麼地快樂。
 
因為他的一句話。
 
但是接下來的情況已經讓他無法思考,真波將手指抽出,隨之取代的是他的熾熱粗長的性器直搗他的體內。
隨著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小野田只能用雙腳夾著真波的腰部,哭喊著求饒,不知道該求他停下來還是加快速度。
真波像是在找尋什麼似地不斷變換著角度撞擊著濕熱的後穴,碰撞到一個隱密的入口,毫不遲疑地直接頂入那個緊窄的地方。
當Omega隱密的第二入口處被Alpha身下炙熱的昂揚硬撐開來時,過度的疼痛與酸脹感讓原本還沉溺於快感中的Omega全身一震,不由自主地繃緊了身體,緊抓著戀人的肩膀哭喊出聲。
「山、山岳……痛……好痛!這、這是什麼……」體內深處隱密的入口處不停地被捅開來的快感與強烈痛楚讓小野田攀著真波,忘記羞恥忘我地驚喘著。
「這是最終標記的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會痛是正常的……忍耐一點。」真波略為低沉的嗓音安撫著小野田的不安,他看見他臉上因為疼痛而忍不住落下的淚水,溫柔地用唇舌為他舔去。
在一陣強而有力的衝撞後,小野田感受到體內的凶物感覺更為巨大,他感覺它就這麼卡在他體內的第二入口處,然後一股又一股的滾燙液體沖刷著他的體內,不同的感覺刺激著小野田,他的嘴唇忍不住地顫抖,嘴裡發出虛弱的嗚咽聲,而身下的昂揚終於忍受不住噴灑出白濁在兩人的小腹上。
卡結的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小野田的感官已經有些麻痺,他甚至不知道真波什麼時候離開他的體內,真波翻個身,讓他整個人趴俯在他的身上,溫熱的氣息停靠在他的耳旁,他感受到兩人身上的汗水和信息素毫無縫隙的糾纏著,那是一種讓他感到溫暖又安心的舒適感。
他聽見他的Alpha在他的耳邊說著不斷地說著喜歡,歡欣的情緒滿滿地塞滿他的內心,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幸福感。
 
於是,小野田也小聲地靠在他的耳邊回應著,而後互相交換著一個最為純粹、不帶著任何情慾的親吻。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