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定時更換XD 中英日皆有可能]

  

基本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Chapter 01 Potter’s Bother

 

  Potter這個姓氏在巫師界並不常見,即使這個家族的人數不多,但純血的巫師們都知道Potter是個古老又純粹的家族。

  現任家主Charlus Potter曾任職於魔法部,Auror其中一個小隊的隊長,在即將晉升局長一職時,毅然決然地辭職離去。

  離職的理由簡單明瞭,再加上魔法界的生育率逐年下降,所以法規對於嬰幼兒有特別的保障條例,這讓當時的魔法部部長無法退回他的離職信。

 

  ──因為他的妻子,Dorea Potter生下第二胎時,一度難產,狀況岌岌可危,幸好最後母子均安。

 

  ☆

 

  Dorea Potter以年屆四十的高齡先後生下James and Harry Potter兩個男孩,為古老且人丁稀少的Potter家族延續血脈。

  由於第二胎的生產過程中,Dorea身上的魔力突然紊亂暴動,導致生產過程發生變故,幸好Charlus緊急通知Black家族中精通魔藥並擁有藥劑師身分的Cassiopeia──同時也是Dorea的嫡親姊姊──特別為Dorea調製魔力調和劑以緩和魔力紊亂的情況。

  最後,在整整折騰一天後,Potter現任家主的夫人終於為他生下了第二個兒子,卻也因此導致母子倆的身體孱弱,需要長時間的調養。

  尤其是剛出生的那個孩子,病症是因為母體虛弱造成的,再加上年幼瘦小,剛出生的體重只有別人的三分之二,他不能用成人的調理方式,只能從小慢慢調養身體,過於急躁反而對孩童的身體不好。

  Potter家的第二個兒子取名為Harry,擁有Potter家標誌的黑髮,以及一雙綠眸──據說是遺傳自他已故的祖母。

  Mrs. Potter覺得二兒子的瘦小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將身體調養好的關係,才會在生產時發生魔力紊亂,進而無法讓孩子跟他的兄長一樣擁有健康的身體,為此她感到十分內疚,所以也格外疼愛這個孩子。

  更何況自從Harry會開口說話表達自己的意見後,幾乎沒有抱怨過為什麼要天天吃藥的問題──為了保持藥性,味道雖然並不是十分難喝卻也不是能讓孩子們喜歡的味道──由於Harry總是面不改色地將藥水喝下肚,因此James Potter曾經好奇試喝過,覺得自家親兄弟的味覺一定出了問題,不然這麼難喝的藥水怎麼天天喝都不嫌噁心。

  Harry從嬰兒時期開始,除了發燒引起的不適會哭鬧不休之外,大多的時間都乖巧地待在母親身邊聽故事或是自顧自地玩玩具,完全和個性調皮、喜歡四處搗蛋的兄長呈現明顯的對比。

 

  ☆

 

  一頭毛躁亂翹的黑髮往室內看去,發現自己的目標物後,高興地小跑步過去,趁對方不注意的時候打斷對方正在做的事情。

  「HEY, JAMES POTRER──

  來不及防備兄弟的動作,Harry冷不防地被他勾得一個踉蹌,險些沒拿穩手中的書,讓書摔落在地。

  「我說過幾次了,不要老是這樣惡作劇。」他瞇起漂亮的綠色眼眸,「我不喜歡。」

  「別像個小老頭嘛,你才六歲!」James不在意地擺擺手,「我們還有大好的青春讓我們揮霍──」

  「你也才七歲,James Potter。」Harry不客氣地回嘴,「你連學校都還沒去,還說什麼青春?」

  「反正我再四年就要去Hogwarts,很快的!」

  男孩剛講完話,門口的方向傳來藏不住的笑聲,兄弟倆行為一致地朝房門口看去,是兩個跟他們一樣擁有墨黑髮色的男孩,笑聲便是從其中一個人的口中發出的。

  「你的弟弟真有趣,James。」

  「像個小老頭兒。」

  這個評語得到弟弟的瞪視,James摸摸鼻子,想起原本來的目的,隨即恢復原本興奮的情緒,「我介紹一下,他們是Black家的SiriusRegulus。」

  James攬著Sirius的肩膀,興奮地跟弟弟說著:「Sirius跟我同年,你也可以把他當作你的哥哥!」

  魔法界的孩子太少,能和他玩在一塊的人又更少,所以遇到一個跟他臭味相投……呃,應該是一見如故,反正很難得,所以他格外地開心。

  雖然他有兄弟,但因為Harry身體的狀況,他被禁止做很多事情──在James看來那根本是酷刑,不過當事人似乎不太介意──所以他幾乎沒有玩伴,也可以說是他單方面折騰戲弄別人居多。

  「你們好。」

  Harry把書籤夾在正在看的頁數,然後闔上書,雖然是疑問句,但語氣卻十分肯定地說:「你們應該是Walburga Black的兒子。」

  「你怎麼知道?」Sirius毫不掩飾地驚呼,「從姓氏猜出來的?」

  「不是,是Mammy告訴我的。」Harry瞥了興致沖沖的哥哥一眼,「所以論血緣,我不能叫Sirius哥哥。」

  「為什麼?」James褐色的眼底透著不敢置信,「我覺得他就像是我們另外一個兄弟一樣!」

  「因為我們是他們的表親舅舅。」看著兄長一臉迷惑的表情,Harry皺起眉頭,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別忘記Mammy之前也是姓Black。」最後他只能暫時用這句話做結論。

 

  這個問題在兄弟倆的母親那裡得到解答。

  「你們看過族譜就能明白了。」

  Dorea攤開一張空白的羊皮紙,魔杖在上頭輕劃幾筆,一個簡單的樹狀圖出現在四個孩子面前,上頭寫滿了人名。

  「我在這裡,Walburga則是在這裡。」魔杖在兩個點上游移,「所以我們兩個差了一輩,你們身為我們的孩子,理所當然也差了一輩。」

  「家裡的族譜掛毯原來也可以出現在羊皮紙上啊!」Sirius對於輩分不是那麼在意,反而對於Dorea讓族譜顯示在紙上比較感興趣。

  他和James年紀相仿,對他而言跟他個性相像的男孩就像他另外一個兄弟一樣。

  「這只是一個小魔法,將來你們去Hogwarts上課也會學到類似的魔咒。」

  DoreaPotter兩兄弟跟Walburga打過招呼後,知道大兒子坐不住的個性,直接把他們趕去玩,如同意料中的反應,他們聽見JamesSirius歡呼一聲,轉眼間客廳就不見他們兩人的身影。

  「就只知道玩。」

  Walburga皺著眉頭,對於兒子的行為不甚滿意,「也不知道要帶弟弟一起行動,再加上這麼跳脫的個性,這孩子我真的拿他沒辦法。」

  「Black家總是會有一兩個性格突出的孩子,不是嗎?」

  Dorea的指尖磨蹭著杯緣,懷念的口吻帶著明顯的悵然,「也不知道是家族的不幸還是轉折點……」說著說著,她瞥見乖巧坐在旁邊看書的小兒子和沉默不語的Regulus,心裡自責著自己的疏忽,溫柔地轉頭看著兩個男孩。

  「帶著Regul去玩吧,未來你們兩個也要一起去學校上課,培養感情,這樣在學校也不會覺得無聊。」

  兩個人對看一眼,接著各自對母親點點頭,Harry身為這個家的小主人對Regulus擺了擺手,示意要他跟上自己,兩人才一前一後的離開這間廳室。

 

  ☆

 

  「我跟James不一樣,比較喜歡安靜的活動,我怕你會覺得無聊。」討厭彎彎繞繞的Harry直白地對男孩這麼說著,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鎮定,但其實還是有點緊張和害怕,怕他難得冒出來的小夥伴會因此而討厭他。

  「我也是。」

  RegulusHarry頑皮地眨眨眼,「家裡有個太會胡鬧的哥哥不是件輕鬆的事,對吧。」

  「是這樣沒錯,但是少了他,整個房子就顯得太安靜了。」Harry順著話題接著說,兩個男孩對視幾秒後,相視而笑。

  他像個小大人似地,用著成人的口吻向對方自我介紹:「Harry Potter,今年六歲。」

  「Regulus Black,今年六歲。」RegulusHarry伸出手,「未來的同學,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Harry為了自己找到同齡的小夥伴而露出開心的笑臉,毫不猶豫地將手握上對方的。

  相同的興趣總是能夠讓彼此的友誼更進一步,兩個男孩都覺得對方會是自己一生的好朋友,如同他們的兄長。

  未來的日子裡也證明事實如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梧星
  • 第一次看到這種形式的教授和小哈
    期待下一篇的出現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