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Resurrection

   

  兩名鬥士被送進醫院廂房,Madam Pomfrey手中的魔杖不停地發出不同的檢測魔法在他們的身上,而後開始翻找魔藥瓶罐準備讓他們喝下。

  「魔法檢測出Mr. Potter身上有昏擊咒和酷刑咒的反應,到底是什麼人會對十四歲的孩子用不赦咒啊!」

  Madam Pomfrey用著譴責的語氣和眼神看著將學生送進來的DumbledoreCorrnelius Fudge等人,然後看向Cedric的眼神夾雜著許多複雜的情緒,有著憐憫和悲傷,這時Mr. DiggoryMrs. Diggory匆匆忙忙地趕到了學校,不顧儀態地衝進醫院廂房。

  「Cedric──我、我的孩子他怎麼了?」Mrs. Diggory尖著嗓子,不敢相信自己唯一的孩子正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

  「冷靜點,Mrs. Diggory。」Dumbledore平緩柔和的語氣安撫著她,希望她稍安勿躁,「我們正在聽Madam Pomfrey說明情況。」

  「Mr. Diggory身上有酷刑咒以及……索命咒的痕跡。」Madam Pomfrey艱澀地將結果透過顫抖的嘴唇說出口,而一旁的Mrs. Diggory已經泣不成聲。

  「但意外的是,Mr. Diggory仍有生命跡象,結果顯示他身上有另外一個魔法保護他,但我卻不明白那是什麼樣的保護魔咒。」

  「是我……」

  Mrs. Diggory擦去臉上的淚水,走到Cedric的身旁,從他破碎凌亂的衣服裡拿出意料之中損毀的護符,「這是我在Knockturn Alley(夜行巷)買到的……因為我實在太擔心Cedric,雖然他能夠代表Hogwarts參加這次的比賽我們以他為傲,但身為一個母親……」

  「我明白了。」

  Madam Pomfrey伸出手拍撫著她的背部,「這部份需要更多的協助,我已經通知St. Mungo,他們將會派人來將Mr. Diggory轉移過去。」

  St. Mungo派來的巫師十分迅速地趕到HogwartsThe Diggory兩個協調過後,決定由Mrs. Diggory留在Hogwarts了解事情的經過,而另外一個人則是陪同Cedric做進一步的治療。

  「現在我們需要Harry說明事發經過……Dumbledore看到Madam Pomfrey不贊同的眼神頓了一下,無奈地繼續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Poppy。」

  Dumbledore在得到Madam Pomfrey同意後,拿出魔杖對著Harry施以能夠將人從昏擊咒中喚醒的咒語,「Enervate!(萎萎起)」

  只見床上的男孩發出呻吟聲,翠綠的眼眸從疲憊的眼簾後看清楚現在的狀況,他才剛撐起身體,馬上就被Madam Pomfrey塞了兩小瓶的魔藥。

  「先喝掉,孩子。」她的語氣不容反駁,Harry只得乖順地喝下手裡味道有點奇特的魔藥,他感覺一股溫暖的液體穿過他的喉嚨,流過他的腸胃,將方才充斥在體內的冰冷逐一驅逐。

  「很好,現在你們可以詢問他了。」身為醫院廂房的護士長,Madam Pomfrey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但時間不能太長,他需要足夠的休息。」

  「好的,Poppy,我明白。」Dumbledore對著老同事保證,然後轉過頭面向Harry,站在他身旁的Fudge明顯地表現出他開始有點不耐。

  「Harry我們現在有幾件事情需要你的幫助。」Dumbledore伸出手擋下其他人的躁動,示意他們稍安勿躁。「你們在迷宮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重生了,」Harry喃喃地說著:「他重生了,Voldemort重生了……」

  「不、不可能──!Fudge大叫出聲,「You-Know-Who他、他早在……」

  「Corrnelius。」Dumbledore嚴肅地打斷他激動的情緒,「我認為,應該要先讓Harry敘述過程,相信這也是The Diggory迫切想知道的。」

  Fudge的嘴角因為Dumbledore的話抽動了下,轉過頭對著Mr. Diggory點頭示意,而後不再說話。

  「Cedric……Cedric,他們說Cedric被索命咒擊中,但是還活著!」Harry聽見他們提到Diggory,他慌亂地說著:「我沒有見到Cedric的影子……他們要我帶著他回來,我……」

  「發生了什麼事,Harry。」一道粗啞的聲音突兀地出現在醫院廂房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個人的身上。他是Alastor Moody(阿拉特·穆敵)。

  「……慢慢說,Harry。」Dumbledore將視線從Moody身上移開,眨眼的瞬間隱去眼底的疑惑,語氣柔和地引導著少年。

  「我們都有聽見Fleur的尖叫聲……但是我沒看到紅色火花,不知道她究竟是脫困了還是狀況很糟糕,當我擊倒爆尾釘蝦以後連忙往反方向走,接著聽見Cedric的聲音,他在質問別人,結果我聽見Krum唸出酷刑咒……可是他的樣子很奇怪,我把他擊昏以後,確定Cedric的狀況還能繼續行動後,我們又分開走……」

  Harry接著從他們爭執獎盃誰該拿,而後決定兩人一起獲得順利,卻沒想到獎盃會是Portkey開始說起,後來跌落到一個詭異的墓園,看見Wormtail抱著一個奇怪的包袱……也就是Voldemort,以及那個詭異的儀式,他露出自己的手腕用著那個痕跡作為證明,並且說出Voldemort強迫他們決鬥,兩人魔杖出現古怪的事情,讓他看見死去人們的影像,還有怎麼逃回來的過程。

  即便Harry說得坑坑巴巴,其他在場的人們不自覺地沉下一張臉……除了一旁的Moody,他的臉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笑容,而注意到這一幕的Harry忍不住地打了個冷顫。

  「喂喂、Dumbledore。」Fudge突然冷靜下來,「你──你該不會相信這名十四歲男孩的話吧。You-Know-Who重生了?真是太荒唐了。說不定這只是幾名黑巫師的惡作劇……以You-Know-Who的名義教訓教訓這位名氣過盛的孩子?或者這只是他的妄想症發作了?」

  Harry看見Fudge望向他的古怪表情,一個念頭從腦海裡一閃而過,讓他脫口而出,「你看了Rita Skeeter(麗塔·史譏)的報導,Mr. Fudge。」

  「我──我看了又如何。」Fudge的臉微微泛紅,他朝著Dumbledore露出一副像是挑釁的神情,「要是說這個男孩有著怪裡怪氣的毛病,而你卻不告訴我……你現在卻要我相信他說的──那些荒謬的事情?」

  「怎麼不相信他呢……」Moody突然發出低啞的笑聲,他臉上的魔眼正在瘋狂的亂動,「Corrnelius Fudge你是個懦弱的巫師,就只知道譁眾取寵,為人傲慢浮誇,也難怪你不相信……」

  「偉大的Voldemort已經歸來,這個事實。」

  「你你你、你瘋了嗎──這是Dumbledore指使你說的吧!」Fudge哈了一聲,「你和Dumbledore是一夥的,當然贊同他的言論。」

  「不──!Moody厲聲地反駁他,「你怎麼會認為──認為我支持這個偽善的巫師──」

  「你以為Harry Potter是怎麼──」他的樣子看起來有點癲狂,嘴上的敘述卻不曾停下,「他是怎麼把名字扔進『火盃』的?」

  「──是我!」Moody眼神倨傲地看著現場的人,「為了讓Harry Potter參與這場『三巫鬥法大賽』,告訴他龍的秘密、幫助他、讓他贏得最後的勝利,碰到獎盃……」

  「為他驅逐一切障礙,將他送到我的主人身邊,做了這一切的人,是我。」

  Fudge神色慌張地看著Moody,腳步越退越後面,「你、你你究竟是誰!」

  「你不認識我了嗎,Corrnelius Fudge。」Moody嗤笑了聲,他拿著手裡的魔杖比劃著自己的臉,然後開始神神叨叨地說著他的過去,屬於Bartemius Crouch Jr.的過往以及他在Hogwarts的計畫。

  Bartemius Crouch Jr.似乎一點也不覺得他在其他正派巫師面前曝露自己有什麼不對,也許他真的瘋了──或許沒瘋,總之,Dumbledore趁他不注意的時候使用昏擊咒擊昏了他。

  「你可以相信了嗎,Corrnelius?」

Dumbledore平靜地看著Fudge,手裡的魔杖指著昏倒在地的Bartemius Crouch Jr.,他的臉龐漸漸地變成另外一個人,真正屬於他的外貌,「我明白你是怎麼想的,但你看看他的模樣。」

  「事情不容得你一味地逃避。」

  「至少我的兒子,」方才都不曾開口的Mrs. Diggory開口了,「他身上的酷刑咒和索命咒可以證明,就算不是You-Know-Who……我們也該懷疑那個人可能重生的事實。」

  「難不成你想要說Harry Potter身上的傷口都是為了博取同情……神經錯亂傷害自己也迫害共同競爭的同學?胡亂編造那個人的重生?如果你還懷疑,相信Mr. Potter不會反對我們檢查他的魔杖。」

  她的聲音有一絲地顫抖,卻仍勇敢地把話說完,「十三年前、十三年前……他可是魔法界中最可怕的黑巫師啊!而我的孩子、我可憐的Cedric……卻成了第一個受害者……」

  「那、那他呢?」Fudge感覺自己滿身冷汗,他指著地上的黑巫師,「我要把他帶回Azkaban(阿茲卡班)。」

  「可是我們還沒詢問他。」Dumbledore聲音冷淡地回答,Harry發現一向和藹的老人收起臉上的笑容,感覺上就像是另外一個人。

  「詢問?」Fudge再度大聲叫嚷,「這是魔法部的責任──Dumbledore這個超出你的職務範圍!你這是越權了!」

  「可是,他出現在Hogwarts。」Minerva McGonagall開口幫腔,她和Severus Snape收到Dumbledore的通知後一起出現在醫院廂房。

  「我也認為交給Dumbledore會比較好。」

Mrs. Diggory用著委婉的語氣勸說,即使她並不怎麼喜愛這位部長,「外面還有其他觀眾──其他國家的巫師、學生們需要魔法部部長去處理。身為Cedric Diggory的母親,我也會在這裡旁聽詢問的過程,不會讓Dumbledore有任何偏頗。」

  「──好、好吧。」Fudge紅著一張臉──大概是氣得憋紅的──用著妥協的語氣,幼稚地哼了聲,「那麼我等著你們的通知。」

  「當然,」Dumbledore恢復平常的笑臉,吐出的字句卻無比的慎重,「但是Hogwarts不歡迎Dementor(催狂魔)。」

  回應他的是更用力地踏步聲。

 

  

 

  DumbledoreSnape帶來了吐真劑──一種能夠讓人說出實話的魔藥──準備使用那個藥劑讓他們更了解一切的來龍去脈。

  原本他們要轉移到Dumbledore的辦公室進行這件事情,但是身為當事人的Harry堅持,就連Madam Pomfrey也不得不妥協在他那雙不屬於十四歲少年應該有的眼神裡。

  「我建議應該要用記憶水晶。」Mrs. Diggory身為證人的身分提出意見,「否則Crouch有什麼意外,我兒子受傷的原因很有可能會變成懸案,然後不了了之。」

  Harry看著眼眶泛紅卻神色堅定的Mrs. Diggory,胸口突然湧起一股羨慕,妒忌著Cedric有著這麼一位處處為他著想的好母親。

  似乎是注意到他的目光,Mrs. Diggory來到Harry的病床邊對他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抱歉,我似乎欠你的一句感謝。」

  「什、什麼……我不、」Harry被她的一句話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結巴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是我們欠你的。」Mrs. Diggory攔下Harry凌亂的句子,「謝謝你堅持將他帶回來,沒有讓他一個人留在那群黑巫師的手裡。」

  「即使他有可能會死去,身為母親的我,也不希望孩子的軀體被人凌虐。」

  「那是我應該做的……」Harry下意識地回答,他被擁入一個懷抱裡,很溫暖,讓他原本疲憊酸澀的眼睛感到更加酸痛,卻始終不敢放聲大哭。

  因為這不是他的親人,他很清楚這一點。

  「但是你沒有義務這麼做,所以我和我的丈夫由衷地感謝你。」Mrs. Diggory放開Harry,認真地說:「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事情的真相被淹沒。」

  「更何況,你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啊。」

  他們兩人對視著,Harry有些僵硬地點了點頭,這個學期以來,少數有人這麼堅定地站在他這邊……至少,一個陌生人願意為他說話……

  即使她更多的是為了自己的孩子……為了Cedric Diggory……

  Harry依舊感受到來自心臟的疼痛和幸福感,雖然他只有十四歲,但因為他的身分,大多數的人、包含他的同學們都把他打上特殊的標籤,讓他覺得些許飄飄然之餘,更多的是寂寞和孤單。

  很少有人還記得,他其實是個只有十四歲的少年。

 

  

 

  記憶水晶和證人皆就位後,Dumbledore朝著Crouch滴了三滴的吐真劑,然後他拿起魔杖對著他使用甦醒咒,讓他從昏擊咒的魔法裡清醒過來。

  Crouch因為藥劑的關係向Dumbledore吐露事情真相的過程,再加上Winky(眨眨)──原本屬於CrouchHouse-elf──在一旁的補充,讓過去一些詭異的事情都有解答。

  「好了。」Madam Pomfrey拿著一個高腳杯,裡頭裝滿了液體,她將高腳杯遞給Harry,「你該休息了,接下來的事情你也無法插手,現在你應該做的事情是好好休息。」

  「這是讓你安穩入睡、不受夢境干擾的魔藥,Cedric如果有什麼狀況我會讓貓頭鷹通知你的。」Mrs. Diggory用著溫柔的嗓音說著,她和其他人打過招呼後,便迫切地離開Hogwarts,馬不停蹄地前往St. Mungo了解兒子的傷勢。

 

  

 

  隔了幾天,當Ron WeasleyHermione Granger來到醫院廂房探望Harry的時候,同時也為他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在St. Mungo的治療師們的努力救治下,Cedric恢復了意識,只是得短期住院觀察。畢竟傷害他的咒語是三大不赦咒之一,也是最可怕的索命咒。

  「Dumbledore跟全校師生說不要來打擾你。」Ron看著守在Harry床邊的大黑狗,「雖然沒有人公開說明那天發生的事情,但學生們之間議論紛紛的……」

  「還有Moody……沒有人看出來他是偽裝的。」Hermione小聲地說著,真正的Alastor Moody正躺在隔壁的病床上,他被Crouch關在行李箱的最深處,整整十個月的時間。

  Harry在醫院廂房的這幾天,幾個人陸陸續續地來看他,Mrs. WeasleyBillHagrid……原本待在他身邊的大黑狗,在Dumbledore的指示下,依依不捨地離開Harry,去執行他被賦予的任務。

  即便Harry再怎麼不願意,學期結束的前一天終於來到,他默默地在寢室中整理行李,與他同寢室的男孩們也異常安靜地沒有打擾他,再加上離開醫院廂房的這幾天裡,Harry刻意地遠離人群,寧願等人少的時候才走進餐廳,進去用餐,也不願意面對其他同學好奇疑惑或是聽見他人的竊竊私語。

  Dumbledore並沒有對他解釋,只是希望他回到Privet Drive(水蠟樹街),至少住上一段時間,這讓他感到十分的鬱悶。

  當他和Ron還有Hermione走進餐廳時,他們意外地看見CedricThe Diggory出現在Hufflepuff的餐桌上。

  「Cedric……我我、我以為你還在醫院裡……」Harry驚訝到說話有些結巴,但是毋庸置疑地,再度看到Cedric出現在Hogwarts他很開心。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Cedric爽朗地笑著,並且對Harry伸出右手,「而且我也還沒有表達對你的感謝。」

  「謝謝你帶我回來,Harry。」

  「不、不用客氣……」Harry不知所措地回握住對方的手,然後放開,「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

  「不是,」他搖了搖頭,眼底仍然殘留著當時的懼怕,「雖然我不清楚之後的情形,但是在那麼危急的狀況下,你願意帶著我回來,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謝意。」

  「別說了,Cedric。」Harry認真地看著他,「如果我沒有提議我們一起握住獎盃,你也不會經歷那些……」

  「又是一年。」兩人的交談被Dumbledore打斷,他們互看了一眼,分別回到所屬學院的餐桌,仔細聽著校長的演講。

  Dumbledore站在最前方的餐桌前,視線掃過每一張餐桌,環視所有學生,「宣告結束了。」

  「我今晚有很多話想跟你們大家說,」Dumbledore的口氣帶著輕鬆,「首先,我們必須感謝Cedric DiggoryHarry Potter,他們兩個人為我們拿下『三巫鬥法大賽』的冠軍,這份榮耀屬於Hogwarts,更加屬於他們兩個人,請大家拿起你們的杯子,敬Cedric DiggoryHarry Potter。」

  他們聽從他的吩咐,每個人都舉起他們的高腳杯──Slytherin有些人不情不願地──大聲歡呼地複述:「敬Cedric DiggoryHarry Potter!」

  「Cedric可說是Hufflepuff的學生典範,他具有許多這個學院代表的特質。」Dumbledore微笑著敘述,「他是一位忠實善良的朋友,他勤奮努力且心地光明磊落,正直無欺。」

  「Harry也符合Gryffindor所特有的素質,他可能莽撞衝動,卻也勇敢無懼,做事無愧於心。無論你們和他們兩個人熟不熟,相信他們或多或少都曾經影響過你們,更何況我們是一同在這所學校成長的人們。」

  「因此,我認為有權利知道,『三巫鬥法大賽』最後一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非報紙上所撰寫,那些不堪捏造的文字。」

  CedricDumbledore說完那番話後,他站起身,面對在場的所有人,「我被索命咒擊中。」

  餐廳中迅速地響起一陣驚恐的耳語,Cedric接著說:「一定有人會懷疑,那為什麼我還能夠站在這裡。其實事情發生的當下,我來不及反應便失去意識……醒來已經躺在St. Mungo的病床上。」

  Cedric侃侃而談自己所知道的過程,並且感謝他的父母親和Harry,在這個場合裡Dumbledore並沒有讓Harry說話──Harry不想、也不知道能說什麼,因此他非常感謝Dumbledore這個決定──最後,DumbledoreCedric坐下,他再次站起身,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

  他宣布了Voldemort重生的消息,不論其他學生的驚恐和慌亂,他嚴肅且沉重的敘述,希望學生們以及他們的家長能夠團結,一起共同面對這個即將到來的黑暗時刻。

  無論在場的人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

  經歷三巫鬥法大賽後,魔法界的平靜漸漸地宣告終結,趁著人們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地參雜著緊張和不安。




----------

我有讓他們談戀愛!真的!
即使他們是對中二生!(被打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