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 Hogwarts

 

  James Potter上學後的隔年,Harry也接著收到Hogwarts的入學信,這天他們早早來到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月台上都是送別的家人和學生們。

  「Cassiopeia固定每個月都會寄魔藥給你,你要記得乖乖吃藥,也不要忘了寫信給Mammy。」Dorea細心地叮囑,雖然知道從小體弱的兒子總有一天也要念書、離開她的身邊,但是當這一天真的到來,她還是捨不得。

  「會的,我不怕吃藥。」

  Harry摟著母親的手臂承諾著:「雖然James說很難喝,但我覺得還好,至少Cassiopeia不會在我的藥裡多加墨葉花。」

  墨葉花,一種外表不起眼、擁有黑色葉片的花朵,與任何藥劑都不會產生反應影響藥性,卻會讓液體中多出一種難以形容的苦味使人難以下嚥。

  某次感冒時,因為James抱怨魔藥太過難喝,恰巧被為他配置感冒魔藥的Cassiopeia聽見,他的藥裡因此被多加了一味,讓James一直到痊癒都苦不堪言。

  「我知道你不怕,就怕你忘記。」到學校上課後,周遭都是同齡的學生,Dorea只是以防萬一的提醒,接著看向一旁的大兒子。

  「希望我不要再接到學校的來信,James。」

  James原本默默地站在父親旁邊當隱形人,以為今年弟弟上學會分散母親的注意力,就此逃過一劫,卻依舊沒有逃過母親的目光。

  「Cassiopeia說她很期待跟你一起度過聖誕假期。」

  「Mam!」James想起他那個一臉嚴肅的阿姨忍不住哀嚎,「那是一個多月的時間啊!」

  「這得看你的表現了,寶貝。」她安撫似地拍了拍他的頭,「你們該上車找座位了。」

  「無論你被分配到哪個學院,你都是我們Potter家的小寶貝。」

  這是Mrs. Potter在月台上對Harry說的最後一句話,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下,兄弟兩人分別擁抱過父母,踏上火車,揮別父母。

  「Hey, Lily!」

  Harry跟在兄長的身後,看著他打開一個車廂門,對著裡頭的人打招呼,如同James過去一年曾經對他說過的,這位被稱呼為Lily的女孩並沒有給他好臉色。

  擁有漂亮火紅色頭髮的女孩不快地說:「我們很熟嗎?Mr. Potter.

  「我們是同一個學院的同學啊!」James一點也不在乎對方的臉色,看到另外一個男孩,不高興地質問:「Snive、我是說Snape為什麼也在這裡?」

  看到女孩的臉色,James雖然不願意,但不想引起對方的反感,他還是緊急改口。

  「我們是朋友。」

  Lily瞪了James一眼,「所以沒有為什麼!」

  原本James想厚著臉皮跟Lily待在同個車廂,但是看到對方生氣的模樣,還是把話吞回肚子裡,他不想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Harry看著James幾乎可以說是落荒而逃的背影逐漸離他遠去,一點也不在乎兄長連招呼都沒有打就離開,反正他也不是個需要旁人照顧的小男孩,只是看著他的背影,他還是忍不住笑出聲。

  Harry的笑聲引起另外兩個人的注意,LilySeverus對看一眼,覺得眼前的男孩除了眼睛的顏色以外,長相幾乎和落跑的James一模一樣。

  Harry發現自己引來旁人的注目,他有禮貌地對他們打招呼,一點也沒有受到剛才事情的影響,「你們好,我是James的弟弟,同時也是今年的新生,我叫Harry Potter。」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Lily看著眼前的男孩,聽著他自我介紹和有禮貌的態度,簡單地擄獲Lily的好感。

  「當然可以。」

  Lily轉頭看向不表態的Severus,發現他的臉色如常後,愉快地對Harry介紹自己和她的朋友,「我叫Lily Evans,他是Severus Snape。」

  「請多指教。」

  HarryLily聊了幾句,沒多久Lily同學院的朋友也來打招呼,Harry便拿出書本在車廂裡閱讀著。

  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在同個空間的Severus看了一眼專心看書的Harry,而後又垂下眼,繼續翻著他手中顯得破損的書籍。

  「Harry!原來你在這裡!」訝異的驚呼聲將Harry從書中的世界裡吵醒,他抬起頭來不意外地看見兒時玩伴。

  「我以為James會告訴你我在這裡。」

  「他根本就不記得你被他忘在哪裡了。」Regulus擺擺手,深知James的個性有多麼地……粗心,「你也沒有去找我啊。」

  「你這不是來找我了。」Harry笑嘻嘻地回嘴,餘光瞄見將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的Lily

  「這是剛認識的Lily EvansSeverus Snape,他是Regulus Black。」

  Regulus對於外人一向比較冷淡,他簡單地點頭打招呼,「你們好。」

  「你好。」

  聽見Regulus的姓氏,Lily有些好奇地問:「Black……你是Sirius Black的弟弟嗎?」

  「是的,我是他的弟弟。」

  「Sirius怎麼了嗎?」Lily的問話引起Harry的好奇,他雖然知道兄長在學校的惡作劇,卻沒聽過同儕之間對於他們的評價。

  「也沒什麼……」

  她搖了搖頭,接著說:「PotterBlackGryffindor是出了名的搗蛋二人組,常常讓教授們處罰他們,不過最出名的還是剛開學時Mr.Black收到的那封『咆哮信』。」信件中的咆哮女聲和事後的小爆炸都讓她仍然難以忘懷。

  無論是RegulusHarry都知道這件事情,他們也不難理解Mrs. Black的怒火和Sirius叛逆的堅持,畢竟這在高貴又純粹的Black可是一件大事啊!

 

  ──代代皆為Slytherin出身的Black家竟然出了一個Gryffindor

 

  如果是以睿智聞名的Ravenclaw就算了,畢竟往前幾代也是有Black被分配到Ravenclaw,但那是在Slytherin眼裡愚不可及、莽撞衝動,甚至是死對頭的Gryffindor,簡直就是Black家族史上的一個汙點。

  但是分院儀式已經結束無法更改結果,再加上分類帽是從Hogwarts創校以來,四巨頭時流傳下來的魔法物品,千年來沒有人質疑過它分院的方式,更別說分錯學院的問題了,更何況Hogwarts創校至今從未有學生轉院,而且Sirius也不可能會同意轉到Slytherin

  Harry感慨地拍拍青梅竹馬的肩膀,「幸好你應該會毫無懸念地被分到Slytherin,至少今年餐桌上不會再有激烈的『咆哮信』了。」

  「那你呢?」

  Lily好奇地開口,卻發現兩個男孩的視線突然放在她的身上,察覺自己有些突兀的舉動而臉紅了紅。

  難怪James會喜歡她。看著臉紅的Lily,這麼想著,同時也注意到一直埋首在書中的Severus也分神注意他們的談話。

  真是有魅力的姑娘啊。HarryRegulus眨眨眼。

  你別搗蛋攪和進去。從小一起長大的Regulus知道一向表現乖巧的Harry其實和James沒有太大的不同,事情頂多分成他有沒有興趣和懶得動兩種而已。

  Harry失望地收回跟竹馬交流的視線,接著回答剛才的問話:「哪個學院都好,只要不是Gryffindor就好。」

  坐在他身旁的Regulus笑出聲:「聽到你這樣說,你父親會傷心的。」

  「咦?」Lily不解地問:「Gryffindor不好嗎?」

  「太吵了。」Harry皺起眉頭,光是聽James整整一個暑假形容獅院有多好,讓他聽到耳朵都要長繭了。

  「Ah?」

  「James說宿舍是六到八個人一間,而且被分配到Gryffindor的學生通常比較活潑外向……我沒辦法想像跟好幾個James住在一起的畫面。」

  「就因為這個?」

  Harry無奈地瞪著靠在他身上悶笑的幼時玩伴,「這算是原因之一吧。」

  事實上他也喜歡與人玩鬧惡作劇,卻不喜歡吵鬧的環境,所以被分進Gryffindor的話,他大概有好長一段的適應期要過。

  這也是深知這一點的Regulus為什麼會難得笑得那麼開心的原因。

  「很高興娛樂您,Mr. Black.

  「不會不會,真希望James也聽到這句話,他的臉色一定很有趣。」

 

  「我聽見了,親愛的弟弟。」倚靠在車門上,James神色不悅地看著他們,「原本想說來提醒你們要換上校服,沒想到會聽到這麼讓人……不高興的談話。」

  「你不得不承認你經常打擾我閱讀。」對於他的壞臉色,Harry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但你不能否認你也很開心!」James反駁道:「我還偷偷地把玩具掃帚借給你玩!」

  「所以我原諒你的打擾。」

  被弟弟堵到一時無法回嘴的James只能哼一聲,轉移話題:「那麼你打算去Slytherin嗎?」

  「這得看分類帽先生怎麼決定,況且Slytherin也沒有不好。」

  「那可是思想邪惡的巫師才會被……」Sirius插嘴說著,但還沒發表完自己對於蛇院的看法就被Harry打斷。

  「容我提醒你,不說Black家的人,至少我的母親,Dorea Potter以前就是Slytherin學院畢業的,所以我不認為這個學院有什麼不好。」

  「縱使它邪惡,也是外人給它的定義。」

  「好吧。」
  JamesSirius對看一眼,發現Sirius並沒有因為Harry的這番話感到生氣,「就像Mam在月台說的,無論你被分到哪個學院,你都是我的弟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