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 推理Only插花於《手足》 by 花絳,已獲得作者同意,故貼出(*´ω`*)


  虞佟熟練地轉著方向盤,順利讓車子拐過一個又一個的彎,最後彎進一片翠綠山林,依照路牌指示往前行駛,最終停在某間民宿設立的停車場。

  「夏,起來了。」虞佟輕推著雙胞兄弟的肩,同時也叫醒後座的兒子們。

  虞因揉著眼睛,打著哈欠,有點語意不清地問著:「大爸我們到了?」

  「對,就是這裡,你們先去後面行李廂把行李拿出來。」虞佟看著剛睡醒的大兒子和小兒子陸續下車,轉頭看向靠著座椅依舊熟睡的虞夏,嘴角勾起寵溺的弧度。

  再度推了推對方,「夏,我們到了。」

  「……嗯。」緩慢睜開眼睛,虞夏掩不去一臉疲憊地看了一眼虞佟,沒有說話,自顧自地打開副駕駛座的門下車,看見虞夏下車,虞佟也跟著下車,拿著隨身的行李跟在虞夏後頭走進民宿。

 

  由於今年清明節放了四天的連續假期,這讓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在辛苦工作的人們無不開心鼓舞--即使週六可能要加班--這也無法澆熄他們的熱情和喜悅。

  部分大專院校也因應這次的國定假日,用了不同的理由讓自家學校的學生們放了五到九天,甚至是更長一點的春假,讓學生們開心得成群結伴地規畫旅遊,然而旅行社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良好的商機,趁機推出了不少的方案提供準備出國或者在國內遊玩的人們。

  虞家大家長選擇了苗栗南庄這個地方,雖然還未到油桐花真正盛開綻放的時節,但是也有不少油桐花已經悄悄開花,讓沿路的山景遍地白花,如同傳說中的五月雪。

  選擇這裡的理由很簡單,純粹只是想要讓家人踏踏青、放鬆身心--尤其是他的那位雙生兄弟--平常都在都市裡頭,很少這樣接近大自然,享受芬多精,所以他便趁著難得的假期,帶著虞夏和兩個兒子出來晃晃。

 

  「咦--這裡的四人房竟然有樓中樓的格局!」虞因背著行李袋,驚訝深山中的民宿有這樣的房間,轉頭詢問虞佟:「那我和小聿就睡樓上囉?」

  「也好。」虞佟點點頭,看著虞夏不吭一聲的直接躺在床上,而小兒子則是一臉擔心地望著他,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去關心。

  「夏他只是因為前幾天都超時工作,一天睡不到四小時,讓他補眠一下就會好的。」伸手揉著少荻聿的頭髮,虞佟笑著解釋,推了推對方的肩膀,說:「這間民宿有提供下午茶的服務,阿因你帶小聿去看看,這裡有剛才櫃檯給的抵用券,我和你二爸在這邊休息一下就好。」

  虞因接過抵用券,「嗯那我就和小聿去吃囉,大爸你們就好好休息吧!」一旁的少荻聿則是拉了拉虞佟的上衣下襬之後,臉上難掩開心地轉頭主動拉著虞因走出房間。

  走進浴室簡單梳洗之後,虞佟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而且打著小呼嚕的虞夏,忍不住輕笑出聲,還是覺得自己的弟弟如同以往的可愛--如果這個想法被虞夏知道一定又會惹來他的白眼。

  他躺上另外一側的床鋪,側著身,虞佟將對方睡得凌亂的頭髮撥得更亂,卻意外吵醒熟睡的虞夏,他瞇著眼看著自家兄長,嗓音因為剛睡醒而顯得低沉。

  「要睡覺就睡覺,不要吵。」抗議完就強迫虞佟躺下,抓著對方的手臂閉上眼睛繼續睡,臉部表情放鬆且平順,一點也不像平常的虞夏,反倒像平時的虞佟。

  老大只有在睡著的時候才會跟佟一樣……這是某鑑識人員的心聲,也是局裡大部分的同事共同的感想。

  不過對於虞佟而言,虞夏始終是虞夏,是他那個可愛又直率的弟弟,看著那張睡顏,虞佟低頭落下一個親吻,就著手臂被抓住的姿勢躺下休息。

 

×

  隔天一早他們在民宿裡用過早餐,決定聽從老闆娘的建議,開車到附近的南庄老街逛逛,反正他們本來就只是打算出來散散心,不想假日還要東奔西跑,為了去某個景點而趕時間,反而弄得自己更加疲憊。

  他們逛了南庄有名的南庄郵局,虞因還特別詢問過裡頭的人員後,拍了幾張照片和買了幾張明信片,因為這裡的老郵局外頭是木造建築,呈現懷舊的風格,因為本科系的緣故,虞因已經養成出門遊玩隨身帶相機的習慣,方便做作業或者是準備相關展覽的時候可以拿出來參考,同時也是充實自己。

  少荻聿拉著虞因的左手,手指著某間一直有人群進出和排隊的店家,外頭也貼著各式冰品跟甜點的價目單供遊客觀看。

  「你想吃那個?」少荻聿點點頭。

  「那大爸和二爸呢?」點好自己和少荻聿的份,虞因轉頭問著虞佟和虞夏。

  「抹茶紅豆冰一份。」虞佟說,他和虞夏並不嗜甜,所以一人一半剛剛好。

  「噢好。」知道父親們不像少荻聿那樣愛甜食,虞因回頭向店員再加點一份抹茶冰。

  接過店員遞過來的甜品,虞佟先吃了一口之後,轉頭問虞夏:「不太甜,你要不要吃一口看看?」

  直接就著自家兄長遞過來的湯匙一口吃下,虞夏微皺著眉頭說:「抹茶味道有點重,不過這家的粉圓很好吃。」

  「你們接下來有想要去哪裡嗎?」把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冰品塞給雙胞兄弟,虞佟問著走在前頭的兒子。

  聽到問句,虞因和少荻聿對看一眼,少荻聿對虞佟搖搖頭表示他沒有意見,虞因邊回想邊說:「聽老闆娘說這附近有當地有名的永昌宮和百年古井,還有一間有名的製冰廠,也有其他店家賣鹹的點心。」

  「那我們就去……」原本還想繼續說下去的虞佟被突然響起的尖叫聲給打斷,然後看到某個人影迅速鑽過人群,除了尖叫聲還伴隨著小孩子的哭聲此起彼落。

  「我的皮包!快來人幫我抓住他!」

  被害人緊跟在後追著,但是礙於人群和腳程,遠遠落在犯人後頭,眼看犯人就要消失在人海當中而無能為力。

  騷動離虞家一家有點距離,當虞因把視線轉向身為警察的兩位父親時,發現兩個人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只見少荻聿將手機遞到他面前,上頭寫著:「夏爸剛剛一聽到尖叫聲就追上去,佟爸也是。」

  虞因沉默地看著手機,再看往事件發生的方向,「我們去找大爸他們吧。」大概等他們找到父親們,犯人也差不多被逮到了。

  少荻聿收起手機點點頭,跟著虞因往案發現場走去,去找追捕犯人的虞佟和虞夏。

  等他們找到虞佟他們,發現虞夏將那位現行犯反手壓制在地,而虞佟則是把被搶的皮包還給受害的當事人,當地的警察則是從人群中出現並驅趕圍在旁邊看熱鬧的人們。

  「謝謝你們大力相助,沒想到現在還是有這麼見義勇為的年輕人。」外表看起來大概有五十來歲的警察拿出手帕擦著額頭不停冒出的汗水,「不過可能還是要麻煩你們跟我走一趟警察局,做一下筆錄。」

  「沒問題。」虞佟保持著微笑,身為警察他明白必須有這樣的流程。

  「……誰是年輕人。」看著另外一名警察將手銬銬在嫌犯身上,虞夏不耐煩地在一旁抱怨,不過因為音量沒有很大聲,所以只有站在他身旁的虞佟和虞因他們有聽見。

  哇噢又來了……虞因知道他家二爸最討厭被誤認年紀,明明被認為比實際年齡小是件不錯的事,但是偏偏這就是二爸的雷點,好險方才那位大叔是講年輕人,不然二爸早就跳起來想揍人了吧!

  「好了,我們走吧。」他拍拍虞夏的肩,示意兒子們跟上。

  「你剛剛抓那個嫌犯的時候,讓我想起你高一也是用同樣的方式把人壓制在地上,不過跟當時不太一樣的是當時是在充滿碎石子的路上,所以那個時候你還弄得滿手的小傷口,那個被你抓住的人就不用說了。」

  對虞佟說的事情,虞夏只是撇過頭哼了聲,不予置評,一點也沒有想要回想的意味,對他而言那些事情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一點也不值得回憶。

  做完筆錄之後,走出警局,虞夏轉頭揉著小兒子的頭,問:「小聿要去那間製冰廠嗎?」

  少荻聿低頭拿出手機用觸控筆寫了幾個字,「要,聽說有客家擂茶的口味,而且附近有賣布丁。」

  「那我們去那間製冰廠吧。」虞夏說,而虞因則在一旁抗議。

  「不能這麼寵他啦!二爸!」他剛剛有瞄到手機上出現布丁的字樣,到底是為什麼這麼愛吃甜食啊這傢伙。

  「少囉嗦,不然你不要去。」反手就是一掌,虞夏走在前頭,一點也不想理會摀著頭唉唉叫的大兒子。

  「順便去買點點心回去給局裡的同事好了。」虞佟走在後頭,招呼大兒子快點跟上,彷彿一點也沒有看到方才的家暴行為。

  「那我也買點什麼回去給阿方他們吧!」虞因無奈地跟上,反正他已經習慣這樣被虞夏打……可悲的習慣,唉。

 

×

  後來他們吃了不少當地的小點心,還去當地有名的寺廟參拜,開車回民宿的時候正巧趕上晚飯時間,老闆娘特地為客人準備了道地的客家菜餚,讓來玩的民眾品嚐客家的美食。

  「啊……吃得好飽!」虞因坐在房間的沙發上,懶懶地靠在一邊的扶手上,一旁的少荻聿看了他一眼之後又把視線放回手上的書本裡。

  「欸小聿,你要不要去看螢火蟲?」像是想起什麼,虞因維持原本的姿勢,問著正在專心看書的某人。

  虞佟將手上的報紙對摺收好,聽見大兒子的問句疑惑地反問:「這邊看得到螢火蟲?」

  「聽說這棟民宿的後院那邊是螢火蟲的棲息地,這間民宿的老闆有在做保育,這也算是賣點之一吧?」

  畢竟環境汙染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別說是在都市地區,就連鄉下地方也不見得看得到螢火蟲了。

  「好。」少荻聿頭連抬都沒有抬起來,小聲地開口回答。

  「咦咦咦--你剛剛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你再說一遍!」這次虞因是真的沒有聽清楚,廢話!講話那麼小聲誰聽得到啊!

  少荻聿抬頭看著從沙發上坐起,情緒稍嫌激動的虞因,看見走到他身後的那個人,隨後又低下頭繼續看他的書。

  「幹嘛不理--痛!」再被這樣打下去真的會變笨啦……虞因痛得彎下腰,讓少荻聿看得上前揉了揉他的後腦勺,給予關切。

  「就跟你說不要逼小聿,活該。」肇事者一點也沒有同理心,將頭髮擦到半乾就把毛巾扔到一旁的籃子裡頭。

  「夏,把頭髮吹乾。」

  「……不要。」他討厭熱風一直吹,反正他是短髮,等等就會乾了。

  沒有多說什麼,虞佟拿出吹風機,直接走到虞夏旁邊開始幫他吹頭髮,虞因和少荻聿面對這個結果感到習以為常,一點也不覺得驚訝。

  「大爸我跟小聿去後院晃晃,等等就回來了。」因為吹風機的關係,虞因刻意放大講話的分貝,虞佟朝他們點點頭,表示同意,見父親同意,兄弟兩人便走出房門,準備去碰碰看運氣,看不看得到螢火蟲。

  「好了。」放下吹風機,虞佟的手指沿著虞夏的髮尾一路來到了他的脖子,讓虞夏覺得有點癢,側過身子遠離虞佟的觸碰。

  「我們好久沒有這樣一起出來玩了。」將吹風機收好,虞佟在虞夏的旁邊坐下。

  除了學生時代以外,他們很少這樣一同出遊,職業當然是一部份的因素,但有部分也是因為虞佟那時候的閃電結婚、虞因的出生……以及那次的車禍。

  「嗯……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歡出門。」這是實話,除了執勤以外,虞夏寧願在家休息和打電動。

  房間除了他和虞佟以外就沒有其他人,虞夏側著身體躺在虞佟的大腿上,臉部往虞佟的懷裡縮,動作像是在撒嬌,而實際上的確也是,只是虞佟並沒有戳破。

  「我知道,不過偶爾還是要出來走走,這也是第一次帶小聿出來玩。」他摸著虞夏的後頸,虞佟動作輕柔地幫他按摩紓壓,和他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直到虞夏睡著,他才停下動作,拿起茶几上的雜誌翻閱,動作小心地不想吵到正在睡覺的那個人。

  一直到虞因他們回到房間,他們都是維持相同的姿勢,雖然有些錯愕,但是他們兩人還是放輕了腳步和音量,跟虞佟說有看到螢火蟲和一些蒜皮小事之後,洗澡的洗澡,看書的看書,等兩個兒子都準備睡覺之後,虞佟才把虞夏叫醒,讓他到床鋪繼續睡。

  被叫醒的虞夏看起來臉色有點臭,逕自拉起一床棉被躺進去,不發一語,感覺像是又睡著了,虞佟和兩個兒子說了聲晚安,關了燈之後拉起另外一邊的被子躺進去,才發現雙胞兄弟還沒睡著,往他這邊靠了過來。

  「怎麼了?」虞佟無聲地問著,感覺虞夏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沒什麼。」小聲的回答,虞夏難得主動地湊向前親了一下虞佟,「晚安。」

  面對弟弟難得的主動,虞佟無聲地笑了,湊近虞夏的耳邊落下幾個細碎的親吻,然後小聲地回道:「晚安。」

  虞佟的舉動讓虞夏的耳根紅透,整個晚上都故意轉向另外一邊側睡,不想理會身後的雙胞兄長。

 

 

 

 

++END++

 

 

不知道怎麼塞進去的小片段★

 

  「你會不會拿太多了?」虞因看著少荻聿盤子裡放滿的小蛋糕和布丁,瞬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你吃得完嗎,先跟你說我可是不負責幫你吃完喔!」

  少荻聿點點頭,心情愉快地捧著盤子回到座位上開始吃起民宿附贈的點心,似乎一點也不怕自己的胃會放不下眼前的甜點。

  唉。

  虞因拿著幾樣小點心和兩人的飲料,看著少荻聿盤內的點心,他真的不明白他的胃是什麼樣的結構,竟然可以塞進這麼多的甜點,幾乎每次他帶著他去下午茶吃到飽,少荻聿的心情都特別好,盤子裡的甜點也都是滿滿的,一點也不怕自己會吃不完,而事實也證明他真的都吃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