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收錄於CWT33新刊《朝日晴空》 

  他想要成為他的光。

  不僅僅只因為他說他是影子。

  相反地他不希望他是影子,他只希望自己能夠給他帶來溫暖的光,讓人感覺到溫暖而不刺眼的光芒,這樣就夠了。

 

  《陽光之於影子》

 

  黃瀨看著眼前經過自己身邊的學生,對於他們的竊竊私語和指指點點毫不在意,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會在意他人目光的人,這幾年的經歷已經讓他習慣了,更何況他沒有變裝過,直接穿著海常的制服,所以被人認出來是很正常的。

  至少他對自己的外表和曝光率還是有一定的自信。

  「好了,全員集合!」

  相田里子對著籃球部裡所有人宣布著這一次的對手,當其他人聽見對手是海常高中,而且今年更有被稱為「奇蹟的世代」的黃瀨涼太加入他們的籃球隊,別說海常高中是全國大賽的水平,光是這一點就讓誠凜的眾人謹慎看待了。

  當二年級的開始討論起黃瀨涼太的同時,里子突然聽到旁邊傳來交談的吵雜聲,滿臉疑惑地轉過頭去看,卻發現體育館內開始出現排隊的人潮,而且都是女孩子。

  「欸,怎麼回事?怎麼開始排起隊來了?」

  相田里子四處張望,突然發現引起這股排隊簽名人潮的人竟然是他們剛才正在討論的當事人,黃瀨涼太。

  「唉,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做這些事情的啊。」黃瀨苦惱地看著眼前的女孩子跟後面滿滿的人群,抬頭卻發現誠凜的練習已經結束,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他是……」日向順平有點錯愕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剛才才在討論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任誰都會感到意外的。

  「為什麼『奇蹟的世代』會在……」里子臉色凝重地看著黃瀨,「為什麼黃瀨涼太會出現在這裡。」

  看到黃瀨發現他們都在看他,黑子主動先打聲招呼,「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了。」的確……是很久不見了,小黑子。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好不容易等女孩子們都散去後,黃瀨跳下台子,面對日向的問話,他慢慢地走向前,邊走邊回答。

  「聽說對手是誠凜,我就想起小黑子在這裡,今天過來打個招呼。」看到黑子又站在自己面前,黃瀨瞬間覺得心情變得更好了,「在國中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呢。」

  「普通吧。」黑子覺得他們離要好還有一段距離。

  「好過份!」黃瀨知道是他自己常常纏著小黑子,但聽到黑子這麼坦白地吐槽還是有點小受傷。

  「黃瀨涼太,初二的時候才開始接觸籃球,依靠著優秀的體格和球感,加入籃球部後轉眼間就成為帝光正式的選手。」旁邊的一年級生拿著雜誌,翻到敘述黃瀨的那一頁,順口唸出給在場的旁人聽。

  「和其他四人相比,雖然經驗稍嫌欠缺,但是一個飛快成長的多方面選手。」

  「初二才開始打籃球?」

  「呃沒有啦,那個報導是有點誇張。」他抓了抓頭髮,無奈地說:「我很高興被稱為『奇蹟的世代』,但是在裡頭我可是最差的那一個。」

  「所以我和小黑子常常被欺負呢。」

  「沒有人欺負我喔。」黑子說的是實話,雖然他的實力不如其他人,但籃球隊裡頭的確沒有人會故意欺負他。

  不管是被稱為奇蹟的世代的那五個人還是其他人,都沒有人會欺負他啊。

  「咦欸──?對不起,原來只有我嗎?」黃瀨哭喪著臉,小黑子說話還是這麼地不留情面啊。

  一顆球突然丟了過來,打斷他們的敘舊,面對火神大我的挑釁,黃瀨則是不甘示弱地接下了。

  因為他想看看被黑子選擇隊伍,尤其是被他選擇的光究竟擁有什麼樣的實力。

  一聽見前輩說這次友誼賽的學校是創校才兩年的誠凜高中,是一所新學校,想當然爾他們的籃球部沒有什麼實力堅強的選手,但黃瀨第一個想到的不是這一點,而是黑子哲也。

  他在畢業之後才輾轉從桃井那邊得知小黑子後來選擇就讀東京的誠凜,一間名不見經傳的新學校,更別說運動部門方面的基礎了,根本就沒辦法跟國中時期的帝光相提並論。

  但是黑子哲也在那裡,所以黃瀨涼太來了。

  他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託自己外貌的福,他從上學以來就收過不計其數的情書,小學畢業的時候更是有女孩子哭著說要當他的女朋友,想跟他一起唸同一所國中云云。

  黃瀨也曾經交往過一兩個女孩子,他喜歡過她們,但很快地就分手了。

  不是他花心,不是喜歡左擁右抱,也不是喜歡被女生們追逐的感覺,而是感覺不對。

  他是喜歡她們,在答應每一個跟他告白的女生的時候,但答應之後,幾天相處下來,他甚至覺得跟小桃在一起都比跟她們在一起快樂。

  後來他才明白,他不討厭她們,但沒有喜歡到能夠在一起的地步。

  因此他才了解小黑子對他的意義不一樣。

  他想跟他在一起,所以才會向他提出到海常高中的邀約,只是如意料之中、毫不留情地被拒絕了。

  「我很榮幸被你這樣稱讚,但容許我鄭重拒絕。」

  黑子的表情毫無任何變化也不帶有其他的情緒,如同他的個性一樣,他有禮貌地拒絕了黃瀨的提議。

  聽到黑子是認真地想要跟火神大我一起打敗「奇蹟的世代」,包含他在內的其他四個人,原本想要和黑子再一起打球的黃瀨,瞬間覺得是不是在一起好像不是那麼重要了。

  雖然的確如同黑子所言,他們並不是要好到談心的朋友,但將近兩年的相處,他對他還是有一定的了解。

  他說他的想法改變了,那一定就是變了,小黑子不喜歡開玩笑,即使他不願意相信,但基本上他什麼就是什麼,不會隨便改變他的想法。

  火神大我,是個有趣的傢伙。

  但他還是不太喜歡,他站在小黑子的旁邊。

  經歷過I‧H夏季賽,輸給了青峰大輝就讀的桐皇高校,一次又一次的訓練和比賽下來,讓黃瀨逐漸了解黑子堅持地究竟是什麼。

  他不得不承認,黑子想要的,的確是當時帝光無法給他,根本可以說是完全背道而馳。

  看著自己身邊的隊友和前輩們,他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這麼一支隊伍,同時也為黑子感到開心,至少誠凜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也許誠凜在夏季賽中輸了,但他們也知道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不因為輸球而氣餒喪氣,他看著待在這樣子隊伍裡的黑子,突然感到有點落寞。

  在未知勝負前,第二節結束中場休息的時候他在外頭意外地碰到了黑子,雖然只是簡單地交談幾句,但原本壓在肩上沉重的感覺一瞬間消失無蹤。

  也許是屬於小黑子的魔法吧。

  就像他跟他說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贏的感覺,其實也很不錯。

  只要用盡全力,不論輸贏,至少都盡力了。

  籃球如此,感情亦然。

  其實當初在誠凜看到黃瀨的時候,黑子有點意外,聽到他對他的評價和邀約更是感到驚訝,但他還是拒絕了。

  除了他不能拋下誠凜以外,更因為他和火神之間的約定,而且看得出來黃瀨還是不懂,他不明白他當初退出帝光籃球部最主要的原因。

  他也想跟他們再一起打球,但對於現在的他們而言,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不想因此會錯意……至少他們還會是相處不錯的朋友關係。

  直到I‧H夏季賽,他看見桐皇和海常的比賽,看到青峰和黃瀨之間的對決,後來恰巧在中場休息時的短短對話,然後再看到黃瀨在球場上的表現,他突然覺得黃瀨變了。

  他知道他一直在變,但他說的不是球技,而是他似乎懂得他之前說的那些話。

  有些自以為是的大話,卻是發自他內心的願望。

  黃瀨涼太現在的籃球球風和帝光時期相似卻又截然不同,他不再是漫不經心、一味地得分,而是為了自己的隊伍為了自己的隊友努力著,只為獲得屬於他們的榮耀。

  與福田綜合學園高校一戰的時候,黃瀨涼太遇上了曾經是帝光正選,和他擁有類似才能的灰崎祥吾。

  黃瀨原本以為自己就要輸在對方強烈的過去陰影之下,結果是黑子的一句「我相信你」喚醒了沉溺在過去的黃瀨。

  他看著少年一臉認真的表情,他難得在大庭廣眾之下對他喊話,讓黃瀨想起他們之間還有約定,他們約定好了要在準決賽的時候碰面,再比賽一次分出高下,也為了自己的隊伍而獲得勝利。

  不論是海常還是誠凜拿到決賽的門票,至少他在這裡不能輸,因為他已經跟人約好,要打敗福田綜合學園高校,打敗灰崎祥吾,然後得到準決賽的資格。

  先姑且不論是誰贏或輸,誠凜海常和洛山還有秀德這四所學校,至少都是WC冬季賽的前四強,這是無庸置疑的。

  WC冬季賽結束後,黃瀨看著黑子的側臉,他看著他和隊友們之間默契的相處,長久以來在他心底一直沒有說出口的事情,他決定是時候了。

  這一天黃瀨特地約黑子在東京碰面,不是車水馬龍的鬧區,反而是在一個靜謐的包廂,他約的不是正餐時間,店裡的人並沒有很多,再加上他選擇的是店家特別配合喜歡隱私的客人而設計的小包廂,所以不怕他們的談話會被其他人聽到。

  「黃瀨君?」黑子疑惑地看著眼前的昔日隊友,不知道為什麼他約了自己來這裡,卻看著自己發呆。

  「啊、啊小黑子。」黃瀨發現自己不小心走神了,他笑著跟黑子說:「這裡的香草奶昔也很好喝,小黑子應該會喜歡。」

  就這樣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在黃瀨的磨磨蹭蹭之下,過了許久他才肯面對現實,對黑子說出這次邀他出門的主要原因。

  「小黑子。」黃瀨湛金色的瞳眸認真而嚴肅地盯著黑子,「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可能會覺得很噁心,也可能會覺得我這個人居心不良,但我是真心誠意的,這點你一定要相信我!」

  黑子看著黃瀨,心裡浮現了一絲不安,但又覺得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是他曾經夢裡才會實現的話而開始忐忑不安。

  他不想改變現在的關係,但又有點不滿足於現在的關係,這讓黑子很苦惱。

  看著維持平常表情的黑子,黃瀨暗罵自己沒用,然後鼓起勇氣說出自己的心情傳達給對方知道,就算對方不接受,至少他不必再苦苦隱瞞自己的心情了。

  「我喜歡你,小黑子。」聽到這句話的瞬間,黑子覺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該檢查了,不然怎麼會聽到自己希望、但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變成真實了。

  「也許我從進入籃球部的時候就被你吸引。」黃瀨發現他一開口之後,要說什麼就能夠很順地表達,「一直到你退出籃球部,離開帝光,我才發現自己對你的感情。」

  「我喜歡你,小黑子。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我想成為你的光,不是僅僅只是在籃球場上,而是成為你生命裡的光,你也不僅僅只是影子,我想分享我的一切給你,小黑子。」

  「你願意嗎?」

  黑子突如其來的眼淚讓黃瀨措手不及,慌亂間他只好從對面的位置換到黑子的鄰座,連忙抽紙巾不顧會被對方討厭急忙幫黑子擦去眼淚,在他還沒說出什麼安慰人的話時,一個溫暖的物體直直撲進他的懷裡。

  「……小黑子?」

  靠在黃瀨懷裡的黑子哲也不發一語,整個人面向他,使得黃瀨看不見他的表情,更無從判斷起他對於他的告白有什麼反應。

  「我可以理解成你也喜歡我嗎?」黃瀨忐忑地詢問,「小黑子?」

  「我喜歡你喔,黃瀨君。」埋首在黃瀨胸前的少年默默地冒出了這句話,抬起頭,被淚水洗過的水藍色眼眸更加透徹。

  「可是為什麼呢,我並沒有任何過人的優點能夠讓黃瀨君喜歡上我。」這點黑子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為什麼啊……」黃瀨摟抱著黑子的腰,感覺自己原本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踏實地回到自己身體裡,「我沒辦法具體的回答你,但小黑子有很多優點的,只是你自己沒發現。」

  「不過最大的原因我想還是純粹只是,」黃瀨的臉龐慢慢地湊向黑子,然後輕輕地印上一個吻在對方的唇瓣上,「喜歡。」

 

  有陽光的地方就有影子,光帶來溫暖,影帶來陰涼。

  陽光和影子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陽光之於影子》,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