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收錄於CWT33新刊《朝日晴空》



《朦朧而透明》黃瀨視角



  黑子哲也。
 
  一開始你對於這個人的印象只有他的名字,你不記得他的長相,或者說可能根本沒見過他本人,只知道他同樣是籃球部的二年級生而已,這點對你而言是有點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你因為外在優勢的條件,對於任何事只要用點心力很快就能夠上手,不管是課業還是運動都是如此,所以從小到現在養成了你對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三分鐘熱度的態度,也許是記憶力還不錯的關係,你對於記清人的長相和姓名還是很有把握的,不是說能夠百分之百只見了一次面就記住,見過幾次面後你多少能夠把人的名字和面孔連在一起。
 
  但你就是想不起來黑子哲也的長相。
 
  你知道他是你的入部輔導員,不是說特別高,身高只在一般平均值,投籃數極低,十顆球裡投進的數目連一半也不到,總歸一句就是存在感極低的人。
 
  他每次都會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突然出現,提醒你一些沒有注意到的事情,然後又默默地消失,他是一個很矛盾的存在,你加入籃球部的原因是因為青峰大輝的籃球,他的技巧炫目地讓你睜不開眼,讓你想要去追逐,黑子哲也則是一個讓你莫名其妙去在意的人。
 
  明明看起來那麼地不起眼,沒有厲害的技巧,甚至比剛加入的一年級生都還不如,無論是身高還是體力技巧都不比他人強,但這樣子的他卻是帝光中學籃球部的一軍成員。
 
  真的一切都很莫名其妙。

  「完全不能理解啊!」
 
  邊做著肢體伸展的體操,得知黑子也是一軍成員的你忍不住地當場嚷嚷,一點也不在乎會造成他人的困擾。
 
  「為什麼這傢伙會是正式隊員啊?」你不敢置信地轉過頭問著一旁的青峰,一隻手沒禮貌地指著黑子哲也,這幾天的觀察下來,這個人的進籃數幾乎不到一半,先別說存在感之低,就光體力和進籃數上就不夠格進入一軍了吧?他記得一軍的資格遠比二軍嚴格得多了。
 
  聽見你毫無節制地大聲嚷嚷,青峰無奈地轉頭看向你,「還在接受入部指導的傢伙不要隨便指著你的指導員。」
 
  沒有得到正面回答的你換個問題拋出去,「那如果我和這傢伙一決勝負的話,你覺得誰會贏?」
 
  「這個啊……應該是你吧?」雖然給了一個問號,但青峰的語氣是肯定的。
 
  「那、為什麼……」
 
  他會是一軍的成員呢!明明就這麼弱!你的問話還沒完整說出口就被青峰截斷話尾。
 
  「那傢伙不是你想的那樣。」青峰偏過頭看了黑子一眼,嘴角帶著笑意,「雖然他跟你我相反……但是比賽的時候他可是值得信任的同伴,我也是在不久之前才了解到那傢伙厲害的地方。」
 
  啊?正當你不解地想要開口再問些什麼的時候,另外一邊傳來叫喚的聲音,讓你的問話只能硬生生地吞回嘴裡。
 
  「黑子、黃瀨,教練那邊來了指令。」
 
  同樣是一軍成員的綠間真太郎帶來教練的意思通知在現場的當事人,「這次二軍的練習賽,你們兩個人要組成搭擋一起去。」
 
  在這次練習賽開始之前,你曾經對黑子提出隊服的賭注,沒想到他想也不想地直接回絕你,而且他難得地說了好幾句話,接二連三地把你堵得無法反駁。
 
  其實也不是無法反駁,但你知道你並不是一個喜歡強詞奪理的人,也不是喜歡去挑釁他人的人,只是對於黑子哲也這個人,你覺得他一直是一個謎團。
 
  明明人就站在你面前,卻感覺一伸手他就會消失不見,無論是籃球技巧還是其他樣樣不如人的他,卻跟你一樣是帝光中學籃球部的一軍成員,倒也不是不服氣,只是你想不透他到底為什麼能夠晉級為一軍成員而已。
 
  他是一個朦朧讓人看不清,而且神祕的存在。
 
  不過你很快就在比賽上知道他特殊的能力,足夠成為一軍成員、專屬於他的特殊技巧。
 
  從帝光落後十幾分時,他被場邊的指導員換上場後,你突然莫名其妙地接到球,黑子只是叮嚀你視線不要離開籃球,而後幾乎每個得分都是由你獲得,他就是那個幫助你得分的人。
 
  回程的路上你們聊了幾句,你知道他不是不想要投藍,不過如果能夠善用這個技巧讓自己的隊伍獲得分數的話,他並不介意。
 
  他不在意因此放棄得分的機會,投籃的權利,只為了整個球隊的榮譽。
 
  你看著平靜地說著這些話的黑子,瞬間明白他是真的不介意,比起自己的私心,他更想讓隊上贏得勝利。
 
  看著眼前的黑子,你瞬間覺得之前的偏見不滿通通都消失了,原本堵在胸口的鬱悶也不存在,你扯開嘴角笑開了口,自作主張親暱地喊著小黑子這個稱呼,果不其然遭到對方毫不留情的拒絕。
 
  從那次比賽之後,原本你認為存在感極低的那個人,突然變得鮮明起來,不再像初次見面的時候被神出鬼沒的他嚇著,現在即使在走廊上的另一端也能夠發現在人群中的黑子,然後開朗的上前跟他打招呼。
 
  經過幾次的接觸,再加上共同的興趣,你對於黑子的印象從朦朧透明到了解這個人之後,漸漸地喜歡上他的認真,也不會因為他的冷淡而氣餒。
 
  因為外表和才能的關係讓你對許多事情都不特別地放在心上,無論是課業還是運動或者是玩票性質般地兼職,由於得心應手的緣故,讓你覺得一切都無聊地可有可無。
 
  你想,要不是偶然碰到青峰,碰巧走到室內籃球場看見青峰精湛的球技,進而加入籃球部的話,你可能還是會漫不經心地在各項運動上,不會對籃球如此上心,也不會認識這麼多有趣的人。
 
  在一軍的成員中有才能的人很多,特別是同樣被稱為「奇蹟世代」的那幾位,但對你而言,覺得最特別的還是一開始你對他帶有偏見的黑子哲也。
 
  雖然他總是對你的態度不冷不熱,你還是喜歡跟他攀談,縱使知道比賽時大家都是聽從赤司所下達的指示行動,你仍然喜歡嚷嚷讓黑子也把球傳給你,而不是總是只傳給青峰,結果當然也只是得到冷淡地回絕,讓你自己去跟隊長說,因為傳球不是他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你聽到也不會覺得不高興,反而繼續扯著其他的話題,就算被其他人吐槽也不在乎。
 
  因為你很喜歡他們,喜歡和他們相處的氣氛,並且一同張揚而恣意地打響帝光中學籃球部的名聲。
 
 
──《朦朧而透明》,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