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短暫標記

 

在眾人的意外或意料之內,小野田坂道成為總北今年度參加全國綜合大賽的選手之一。

全國大賽一共分成三天,這次主要的場地落在箱根,不論是哪一天的比賽都有崎嶇蜿蜒的山路,這點對於身為爬坡選手的小野田具有相當的優勢。

前兩天的比賽,雖然歷經摔車和隊友掉隊的重重障礙,初次參加重大賽事的小野田都一一挺了過來,並且和其他五位隊友順利地晉級到第三天的比賽。

只是比賽往往不到最後關頭誰都無法預測結果,原本真波和京都伏見的御堂筋在追逐最前方的福富和今泉,他們都沒想到看似弱小的小野田卻緊追在後,甚至能夠和他們並行。

然而任所有人都無法猜測到的,他們認為最為棘手、屢出怪招的御堂筋竟然在抵達終點前因為體力透支而摔車退出這次的比賽。

雖然說自行車競技,往往會因為爆胎或是車架受損,生理上的不適導致具有優勢的選手退賽,進而扭轉局勢。

但是在最後的最後,讓在場觀眾和評審感到訝異的是,爭奪這次全國綜合大賽冠軍的選手竟然會是兩位年僅十八的爬坡選手。

從兩千公尺一千公尺,剩下一百公尺、七十公尺……甚至到最後的五公尺,真波和小野田兩人的速度仍然無法分出勝負,屢屢交錯或並肩騎行,兩個人都盡了自己最大的能力,除了吶喊嘶吼喘息以外已經無法多做交談,只能死守著彼此的約定,憑著自身的毅力突破風所產生的障壁和自然對抗,以及和自己的疲憊戰鬥。

最後僅僅只差零點五秒、由機器判定的些微差距,小野田獲得本次的冠軍,為總北拿下今年度全國大賽的綜合優勝。

 

「……坂…道。」

「……真波。」

兩個人都低垂著頭,緊握著把手不讓自己摔車,真波只能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著:「我已經全力以赴……哈……已經不……剩下一點力氣了。」

「恭喜你,是你,贏了……」

真波看著自己正在顫抖的手,望向小野田,兩個人四目交接,「糟糕……我連抬起手的力氣……都沒有了啊……連握手都、都做不到……」

「實際上……哈……我也是,抱歉……」小野田勉強露出笑容,因為身體過於疲憊導致笑臉看起來格外疲倦。

「和你……能夠和你一起比賽真是太好了……」他們兩個人忍不住歪倒在對方身上給彼此一個支撐的力量,兩台自行車緩慢地繼續往前騎行,讓他們不至於狼狽地跌倒在地上。

 

 

經過這次比賽之後,真波和小野田私底下交換了彼此的聯繫方式,經常在空閒的時間相約爬坡,他們也因此對於彼此更加熟悉。

幾次相處下來,真波總是在小野田身上聞到一股百合的花香,他曾經開口詢問過對方是不是有擦香水,卻得到否定的答案,在這之後真波也沒有問過關於性別的話題,讓小野田不明就裡,但也沒放在心上。

不過意外總是往往發生在不經意之間。

某一天的假日,他們約定好重新騎行全國大賽第一天的坡道,就是他們兩位前輩一較高下的箱根山。

沒想到抵達山頂之後,他們交談不到幾句,小野田感覺自己突然渾身燥熱起來,他和真波明明已經坐在樹蔭底下一段時間,由運動所引起的熱度已經明顯退去,照常理來講應該不會再有這種情況發生才對。

「坂道君……」

「呃?」

真波不知道什麼時候貼近小野田,讓他有些不自在地往旁邊挪動幾步,幸好真波沒多久也回到他原本的位置,讓小野田暗自鬆了一口氣。

「怎、怎麼了嗎?」

「你有沒有聞到百合的味道?」真波認真的神情讓小野田不自覺地緊張起來,「而且越來越濃厚了。」

「沒、沒有……」他沒有聞到什麼味道,反而是他覺得體溫越來越高,他明明是穿著輕薄的騎行服裝,卻還是讓他感覺很熱,真是太奇怪了。

「嗯……」

真波盯著小野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少年被他的眼神看得有點起雞皮疙瘩,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說話緩和氣氛。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坂道君……」真波終於開口,他用手指刮著自己的臉頰,「我原本是想要等到坂道君主動告訴我的。」

「什、什麼?」

「……你是Omega,對吧。」

「咦咦咦──!!!」小野田沒有預料……不,應該說他沒有想到真波會在這個時間點問這件事情。

「你、你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聞得到坂道君的味道。」

真波的嘴角揚起弧度,看著慌張的小野田,默默地逼近他,「清淡的百合香,而現在……味道越來越濃郁了。」

「不只因為你是Omega,是因為我喜歡你。」小野田看著真波的眼眸中流轉著再也認真不過的情緒,深深地被吸引著:「喜歡,所以關注著你,所以才會知道你是Omega。」

「真波君……」

小野田被真波突如其來的告白襲擊,不只是生理上引起的臉紅,他更是因為對方的一席話感到害羞,讓他的全身紅到不能再紅,他甚至覺得自己連腳趾都紅透了。

他們認識已經長達將近快一年的時間,雖然並不是那麼頻繁地交流來往,但是和其他人比起來,他格外珍惜和真波相處的時光。

不是說他不喜歡和其他朋友、前輩們接觸,相反的他很感謝他們對他的照顧和指導,只是……真波對於他的意義很不一般。

這一點他一直都知道,卻從來不去深究,要不是這次真波直接點破,他可能不會認真去思考真波對於他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你呢,坂道君?」真波的嗓音緊緊貼著小野田的耳邊,「雖然這樣有點……不,我的確是在趁人之危。」

「我或許不應該在你疑似發情期到來的時候問這個問題,但我很想知道你的答案。」

「我……」

發情期?可是我都有乖乖吃藥啊……?小野田腦袋的思緒有些混亂,卻還是順從地回答真波的問題,「喜歡你……」

「真的嗎?」真波開心地抓著小野田的手臂,「像戀人一樣的喜歡?」

「嗯一樣喔。」小野田露出一個笑容,他終於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你說的發情期是怎麼回事?我都有按時吃藥啊……」

「你的氣味變濃了,如果真的進入發情期就會來不及了。」真波疑惑地看著小野田,「藥錠的效力不是絕對的,你的主治醫師沒跟你說過嗎?」

「可可、可能有吧……」小野田的腦海中突然閃過醫師要求他要定期回診的事情,「那現在、現在該怎麼辦?」

他固定去的那間診所在千葉,而他現在在箱根,就算衝去搭最快的列車至少也要三個小時的時間,更別提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無法全速騎車直衝車站。

「找個Alpha暫時標記你,這是最快也是最保險的事情。」真波認真地看著他,「我承認我想趁人之危,我也很高興坂道君也喜歡我,但是我知道互相喜歡不代表你願意被我標記,這方面我還是想要得到你允許……可以嗎?」

「該、該怎麼做?」

關於這方面的訊息小野田一點也不了解,除了讀書上課以及基礎的Omega該知道的常識外,他更多的時間都花在動漫畫上,這幾年慢慢地接觸自行車他才將一點點的時間分給練習騎車,最多的時間仍然花在他最愛的宅物身上。

「我將你身上的腺體咬破,將Alpha的信息素注入和Omega的信息素結合就可以達到短暫標記的效果,每個人的體質不同,但基本上都可以維持四個月到八個月左右的時間。」

「那、那你來吧!」小野田閉上眼睛一副從容就義的模樣逗笑了真波,他聽見真波的笑聲忍不住睜開一隻眼睛偷看著他。

「被我標記就這麼委屈嗎?」

「不委屈……」只是他不知道怎麼做,難免會感到緊張啊……

「放心地交給我吧。」真波的手指撫摸著小野田的脖子,當他的手指來到Omega腺體的所在,小野田無法控制地顫抖了下。

小野田聽見小聲的笑聲出現在他耳邊,接著他的嘴被另外一個柔軟又濕潤的嘴唇含住輕咬,似乎想藉此安撫著他的情緒,當他不滿足於唇瓣相貼想要更多的時候,對方冷不防地用舌頭推開他的牙齒,勾起他的與之交纏,直到他喘不過氣才慢慢地鬆開他。

真波滿意地看著小野田因為他的親吻而迷離的目光,這只是他的私慾、他骨子裡天生就存在的佔有欲,希望他的Omega只看著他。

 

他是他的。

 

他俯下身,手掌扣住他的後腦勺,嘴唇沿著耳邊開始親吻嚙咬,親密的行為讓沒有經驗的小野田感到不安,他小幅度的扭動想要掙脫,卻讓真波控制住他的行動,無法逃脫。

濃郁的百合花香透過嗅覺告訴他要快點行動,不然等待真正發情期的到來,就不是短暫標記這麼簡單可以解決了。

雖然他很想就這麼直接標記他,但無論時機還是地點都不對,他不想要給小野田一個不好的印象和回憶。

嘴唇親吻到Omega腺體,真波毫不猶豫地咬破它,他耳邊傳來Omega小聲地悶哼,他溫柔地舔拭著傷口,並且將自己的信息素透過這個傷口徹底地和心愛的Omega的氣息融合。

小野田感受到刺痛過去後,隨之而來的是原本已經退去的熱潮從那個傷口處悄悄地蔓延開來,讓他感覺全身虛軟無力,甚至他的下腹部都有了反應。

「怎、怎麼會……」小野田的臉上就像打翻了一整瓶的番茄醬,沒有被衣服遮住的部分都呈現紅潤的色澤,讓真波看了蠢蠢欲動。

「因為我們兩個人的信息素交互作用之下,難免會起生理反應……」小野田聽見真波這麼說著,他也感覺到自己的大腿抵著對方同樣翹起的生理反應。

「可以吧,坂道君?」

雖然嘴巴上是這麼問著,真波手下的動作卻未減慢半分,還沒得到對方確切的回應,真波就先一步拉下小野田的騎行服,兩隻手指靈巧地撫摸著他突起的肉粒,時而揉捻時而撫摸,不一會便在真波的逗弄下,變得挺立而堅硬。

「嗯……」

小野田摀住自己的嘴唇,不想讓自己羞恥的聲音洩漏在戶外,然而卻在真波一個舔咬乳尖的動作之下忍不住放開手呻吟出聲。

「啊……嗯啊……」

Alpha的吻又回到Omega的唇邊,他啃咬著他的唇角,接著輕而易舉地直闖對方的口腔,如入無人之境般地攪弄著他濕熱的口腔,而手下的動作毫不猶豫地朝著翹起的下體而去。

這是小野田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感覺,他感受到自己的弱點被對方掌握,害羞的感覺和快感並肩朝他而來,讓他只能無助地抓著他的肩頭,整個人不由自主地靠著他,沉迷於他帶給他的激情,任憑他對他上下其手。

Alpha的種種舉動刺激著Omega的本能,他的手揉捏著他圓潤的臀部,濕黏的液體緩緩地從後頭的穴口分泌而出,當Alpha的手指悄悄地要伸進去時,Omega下意識地夾緊雙腳讓他不得其門而入。

「不、不行……」

小野田臉上的眼鏡早就被真波摘下,染上情慾的眼睛此刻含著淚水,理性因為對方的動作勉強回籠,他小聲而堅定地拒絕著:「至少、至少現在不行……這裡不行……」

「噓……我不進去……」

真波貼著小野田的耳邊答應他的要求,意料之內地看見對方輕顫著,他的動作間接證明那裡果然是他的敏感帶,真波在他耳邊落下一個又一個地碎吻,讓他明顯更加放鬆,不再那麼緊張。

Alpha抬起Omega的下半身,用著昂揚猙獰的下半身磨蹭著他的根部,模擬性交的動作讓Omega既焦慮又興奮,深怕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他們就會在這個荒郊野外做完全套。

最後小野田在真波的手中釋放,過沒多久,真波也在對方的股間釋放,霎時間,濃郁的AlphaOmega的氣息散布在整個空氣當中,然後散去。

幸虧附近沒有其他人經過,不然小野田覺得光是想像都要害羞地找地洞把自己給埋起來,不敢和其他人見面了。

就這樣,真波山岳和小野田坂道悄悄地開始交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