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相遇

 

卷島裕介拿著新人的資料,他原本開心地想著總北來了一個善於爬坡的新人,準備讓他參加新一季的爬坡大賽,他一如往常地翻閱著對方的資料,想要了解新人的資料,沒想到資料的第一頁卻讓他震驚地說不出話。

「金金金、金城……」卷島手上拿著紙張,看著同期的金城真護同時也是現任的主將朝他走來。

「卷島?發生什麼事了?」剛換好騎行服裝的金城意外地看見卷島慌張結巴的樣子,不了解發生什麼事情讓他有這樣的反應。

「新、新人……」卷島深呼吸,勉強恢復平常的講話方式,「那個善於爬坡的新人是……」

「你是說小野田坂道?」金城看見卷島手中的資料,瞬間明白他指的是哪一位新人,「他的資質不錯,不只拿下這次測試的第一名,甚至領先其他人許多,雖然騎行技巧有些莽撞,但足以列入這次全國綜合大賽的人選之一。」

「他、他是Omega啊!」他大聲地喊道:「不是我有性別歧視,只是、只是……」

「我明白你的顧慮,卷島。」金城拿下臉上的護目鏡,認真地看著他,「總北為了彌補去年的失誤,再加上前輩受傷退出,今年要獲得冠軍的確有些困難,但是你看過他的比賽就會知道了。」

「全能和衝刺組那邊也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新人,相信今年的總北會有機會……不,是一定能夠奪下那個獎盃的。」

 

 

為了確認出賽的人選,總北照例前往伊豆的自行車運動中心進行一千公里的訓練,途中小野田坂道因為不常坐車及山路蜿蜒導致暈車的症狀發作,但距離他們和廠商約定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最後金城決定暫時把小野田留在路邊的休息處,等待總北的負責人寒咲通司和總北的經理寒咲幹來接他。

「等等、金城!」卷島覺得這麼做似乎有點不妥,「小、小野田他可是……」Omega啊!

「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時代,更何況他已經滿十八歲。」

加入自行車競技俱樂部的年齡限制最低是十八歲,金城聽見田所已經和寒咲兄妹聯繫好後,便轉過頭交代小野田要乖乖待在這裡等待其他人來接他,看見這種情況卷島搔了搔他的長髮,暗自反省是他自己反應過度了。

現在這個時代隨意攻擊Omega可是會被處以極刑的咻。

 

 

「水……水……」

乾嘔了許久,覺得自己快要虛脫的小野田神情恍惚地看著眼前的飲料販賣機,掏了掏身上的口袋,發現自己將零錢包扔在小巴士上,而水壺裡頭的水已經所剩無幾,種種打擊讓他更加難受,忍不住坐靠在一旁的護欄忍耐身體的不適。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三五分鐘,他聽見輕微煞車的聲音,接著一個水壺遞到他的面前,「寶礦力可以嗎?」

在無人車經過的道路上,小野田聽見陌生的嗓音抬起頭,並不是寒咲兄妹已經抵達解救他,而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俊秀少年,只見他將水壺往前遞,臉上的笑容讓小野田放下心中的疑惑和戒心,伸手接過他的好意,迅速地補充自己流失的水分,舒緩生理的不舒服。

「你也是自行車選手嗎?」

「咦?」

「因為一般人拿到這種水壺的時候都會問怎麼使用……」

就這樣,小野田意外地認識了同樣是爬坡選手的真波山岳,不到半個小時的交談,兩個人交換了彼此的姓名,小野田知道他非常喜歡坡道,不過因為對方還有要事在身的關係,他匆匆揮別小野田,再度踏著自己的自行車往前騎行而去。

 

 

小野田再度遇見真波的時候是在集訓的第三天,自行車運動中心的賽道上。

他比其他同期生都要來得早起,雖然他的爬波能力已經得到同樣是爬坡選手的卷島前輩的認可,但體能方面他卻是排名倒數的,因此他只能透過早起、多爭取一些時間增加圈數,以達到一千公里的目標。

原本他以為騎在他前方的會是同期的成員或是其他前輩們──畢竟這裡已經被他們包了下來──想著可能是跟他一樣早起訓練,驚訝之際他也提醒興趣追了上去,沒想到追上之後,前方的人似乎是聽見齒輪的轉動聲而回過頭來,當他看清楚對方的面貌讓他更為震驚。

「欸──真波君?」

「呦、坂道君。」

小野田的嗓音中帶著幾分不敢置信,他加快腳下的迴轉數與真波並行,過於驚訝導致嘴裡吐出的話語顯得有些語無倫次,「──真、真的是本人!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在這裡、這裡做什麼呢?」

「來偵查的。」真波笑得一臉燦爛,說得理所當然的樣子,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麼不對,「原來坂道君是總北的一員啊!」

「是的……」小野田習慣性地回話,慢了幾秒才發現搞懂對方說了什麼,「等等、等──偵查?」

「我好像忘了說……我是箱根的選手。」他不等小野田思索他話中的含意,直接自顧自地往下說:「坂道君也會參加這次的全國綜合大賽吧?」

「還、還不知道呢……」

他是因為另外兩位同期生的關係加入的,要不是今泉和鳴子的鼓勵,他根本就不敢遞出申請,更何況總北本身的實力堅強,怎麼可能輪得到他上場呢。

「這樣啊……」真波的模樣看起來有些落寞,「原本我還想說可以跟坂道君一起騎行的說……」

「我、我──」小野田看著真波失落的樣子,一時腦熱忍不住開口提議:「不然我們在這裡比賽,怎、怎麼樣?」

「這是個好主意!」

聽見他的建議,真波的雙眼瞬間亮了幾分,讓小野田原本因為騎車而紅潤的臉頰更紅了幾分,一時之間無法分辨自己到底是為何而感到臉熱。

一定、一定是因為太陽已經完全升起的緣故,一定是!小野田拍拍自己的臉頰,看著真波的背影毫不猶豫地追了上去。

 

 

由於小野田的輪胎為了訓練被前輩們動了手腳,刻意使用笨重的舊輪胎,導致騎行的速度變得更慢,所以這場較量的勝利理所當然地由真波奪下。

當小野田騎到中途的休息區、也是比賽的終點時,真波已經將自行車停放在一旁,悠哉地拿著水壺補充水分。

「真波君果然好厲害啊!」

小野田一點也沒有輸了比賽而產生的不甘心,反而驚嘆於對方的速度,「結果最後的直線完全追不上你啊!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你的背影離我越來越遠,不用參加全國綜合大賽我就已經輸給你了呢!」

真波看著小野田流著汗水的臉龐,突然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感覺像是百合清雅的香氣朝他撲鼻而來。

對於性別向來不怎麼在乎的真波,突然猜測起眼前少年確切的性別,思考不到五分鐘,他便沒了興致。

對他而言小野田坂道就是小野田坂道,主要引起他濃厚興趣的是他這個人,並非他的真實性別。

小野田看著明顯發呆出神的少年忍不住開口喊了一聲,「真波君?」

「──今年夏天,」

真波突兀地開口,他盯著小野田的臉龐,眼底透露著認真,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捉弄他,「我會在全國大賽等你。」

真波趁著小野田愣住的時候又丟下擅自決定的話語,頭也不回地離去,「就這樣,我們約好囉!」

「還有……坂道君身上的百合香氣,我很喜歡喔!」

「欸、全、全國……等、等一下……」

當小野田反應過來想要開口喚住真波的時候,他的背影已經離他越來越遠,無法看清,只留下小野田站在原地因為他的話而困擾著。

「百合香……?我明明有按時吃藥啊!」

小野田聽見真波最後留下的那句話,努力回想自己的生理週期,確定自己每天都有按時服用藥錠,他也沒有擦香水的習慣,應該不會散發出發情期特有、屬於他個人的氣味才對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