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忘了要貼了orzzz

※ 收錄於CWT39《Unlimited Possibility》


---------------------

打從有記憶以來,真波山岳對於醫院消毒水的味道和那潔白無垢的環境比其他孩子都要來得印象深刻,再加上體弱多病的身體,氣候轉換的季節,稍微不注意就會感冒生病,甚至是發燒住院。

相較於其他孩子而言,他身體狀況差得太多,即使是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馬,那個跟他同年紀的女孩子,整體素質和體力也比他強得多。

因為身體的關係,導致他經常請假在家休養,不能跟其他孩子在外奔跑玩耍,因此掌上型電玩和各種遊戲成為他打發時間的娛樂。

宮原、也就是真波的青梅竹馬,某一天放學後的傍晚,站在她房間的陽台,隔著一扇窗戶對他說:「你又請假了哦。」

「因為媽媽說還在發燒,還是不要到外面去比較好。」聽見外面隔著窗戶傳來的聲音,真波放下手中的遊戲機,打開窗戶回應對方開啟的話題。

「這樣的話,你沒辦法成為強大的人,身為你的鄰居,我必須在這裡鄭重地跟你講清楚。前陣子的球類大賽你也只是在旁邊觀摩而已,就是因為你喜歡玩電動,才會變成那樣的!」宮原雙手撐在腰上,嚴肅地看著不遠處的真波,小臉上充分地表達著她對他那份恨鐵不成鋼的心情。

聽著她的指控,真波並沒有感到生氣或是惱怒,沉默了幾秒鐘,他的眼底僅僅流露出無奈的情緒,「……可是,其實我不喜歡打電動呢。」

「啊?」

宮原驚訝地放下撐在腰上的手,疑惑地看著他,不了解他是真心不喜歡玩電玩,還是想為自己的行為開脫才這麼說的。

真波看著握在掌心的螢幕畫面,裡頭的虛擬人物和殘存的血量,轉過頭對女孩解釋著:「你想想,就算被劍刺中也不會覺得疼吧?」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聽見他這麼解釋,宮原感到一頭霧水,認真地回答著,仍然不明白真波話中想要傳達的意思。

「這一點就是玩遊戲的好處啊?」

「那麼……被劍刺傷的痛楚又是怎麼樣的呢?」

「啊?痛楚……?」女孩不了解男孩的意思,雙手扶著陽台的鐵欄杆,疑惑地重複著對方說過的單詞。

「班長……你能在日常生活裡感受到自己是『活著』的嗎?」

宮原聽見真波的問話頓時愣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看著他的表情想安慰他,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最後只能乾巴巴地講幾句話,帶著有些歉疚有些困惑的心情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不過就是個奇怪的傢伙……活著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他老是生病,所以總是待在家裡……難免會有那些想法,而且他的眼神很認真呢……

她隔著彼此的窗戶看著一臉懨懨神情的真波,思索著能夠讓他心情好一點的辦法……

想到這裡宮原不免紅了一張俏臉,她在半空中胡亂揮手,說服自己那只是為了消除自己的罪惡感而已,再加上那傢伙只是自己的鄰居,她只是看不慣他的那個樣子!

對!只是這樣而已!

 

 

某一個假日宮原邀請真波外出踏青,當作是上次自己講錯話的賠禮,雖然嘴裡嚷嚷著彆扭的言語,但是她心裡還是很在意真波的感受。

「自行車?」

「是的,自行車和一般運動不同,聽說進行這個運動的時候也能夠休息,所以對身體負擔很小呢!這一點是我從書上看來的。」

「這裡一圈是三公里,汽車也不會開進來,所以可以很安心地在這邊騎車,我們一家人常來……」

真波看著宮原和自己手裡牽著的腳踏車,對於女孩的解說左耳聽右耳出,不是很在意,他的視線餘光剛好看到車棚內不同於兩人手裡的淑女腳踏車,好奇地開口詢問:「自行車……哪一種我都可以挑嗎?」

「可、可以是可以……」宮原將鼻樑上的眼鏡扶正,好心地勸退青梅竹馬,「但那是運動競技型的自行車跟一般的腳踏車不一樣,沒騎過很容易摔跤的!」

「沒關係……」真波搖搖晃晃地騎著,一旁的宮原緊張地頻頻回頭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這輛自行車和其他的不一樣,車啊啊啊──」

結果真波的話還沒說完,他重心不穩地倒向一旁的草叢堆,狼狽地連人帶車摔在地上。

「欸──沒事吧?」女孩緊急剎車,連忙停好車子想查看他的傷勢,嘴裡卻不留情地叨念著:「你是白癡嗎?為什麼要選這種車來騎啊?你看看你……還好嗎?」

「不要緊的。」

真波吃力地撐起自己的身體,用肢體拒絕對方的協助,「我可以……我能夠靠自己,站起來。」

「這台車子……太棒了!」

宮原聽見真波說了這句話,接下來的時間她看著他努力地在她身後騎著,即便搖搖晃晃,甚至是在上坡路段顯得更加辛苦,真波依舊不放棄地騎著。

「要停下來嗎?」

「沒、沒事!就這樣、就這樣一直往前騎,我會趕上妳的!」

「但是……」

「我、我絕對……會趕上妳的!」

「我似乎找到了……我一直在尋找的、」縱使流得滿頭大汗,真波臉上認真的神情卻讓宮原愣得說不出話來,只能就這麼看著他一直追趕著自己。

「──一直在尋找的痛楚。」那瞬間,宮原無法忽視真波的表情,雖然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拉得越來越遠,卻無法模糊他那張被汗水浸溼的臉龐。

他們就這樣騎了一圈又一圈,直到真波的體力耗盡為止,他躺在草地上不甘心地喘息著:「結果、結果……還是沒能趕上啊……」

女孩緊張地湊上前詢問,她很害怕身體孱弱的青梅竹馬就這麼暈過去,「欸你不要緊吧?」

「世界在旋轉呢,班長……」真波露出虛弱的笑容,看著晴朗無雲的天空,眼前的人事物在他眼底一直緩慢地旋轉沒停過。

「我沒有在旋轉啊?」

真波突然伸手指向右前方的山,「下次……下次去那座箱根山吧。」

「哈?怎麼可能去那裡,你在胡說些什麼啊?」宮原開始擔心是不是因為運動過度讓他的腦子產生錯亂,不然他怎麼會開始胡言亂語了。

「我覺得坡道的盡頭存在著……」真波不管耳邊傳來的質問,轉過頭看著遠方的山坡,自顧自地往下說:「存在著,我所追求的……活著的感覺。」

他的眼裡盡是閃閃發亮的光芒,深深地吸引著身旁女孩的注意。

 

 

自從徹底喜歡上自行車這項運動後,真波的身體狀況也逐漸好轉,原本他的父母總是擔憂著他的健康,慢慢地也能夠放下老是懸著的一顆心,不用再為了他的健康操煩。

即將報考高中的前夕,真波突然找上了學習方面向來頂尖的宮原,詢問她關於箱根學園的相關資訊,經過一次談話後,真波突地覺得自己應該能夠順利考上那一所、據說擁有眾多騎車好手的學校。

隔年春天降臨,各所學校開學時,宮原也的確在箱根學園的校門口與真波碰面,兩人同樣成為該所學校的新生。

真波確實加入了箱根學園的自行車競技社,開始他所期待能夠與眾多好手一同飆速騎車的日子。

雖然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騎行爬坡,並不常遵守學校的上課時間和社團的集合練習。

所幸學業上他有程度優異的青梅竹馬負責盯梢,再加上他的考運都還不錯,考試的部分都能夠順利過關,免於重考的危機。

社團的部分倚靠他在爬坡上的才能,身為隊長的福富壽一並沒有多做要求,再加上箱根學園的自行車競技社向來是以實力說話,只要社員有完成規定的練習量,福富並不會硬性要求他人一定都得準時參與社團活動。

這也就造就了真波逃課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隨心所欲地騎行在他熱愛挑戰的坡道上。

不論汗水讓全身溼透,亦或是心臟跳動得快要喘不過氣來,這些都讓他甘之如飴。

因為這些都能夠讓他感覺到他正所追尋的,活著的感覺。

 

 

小野田坂道從小就是個害羞內向的孩子,再加上他是獨生子,家裡只有他一個孩子,親戚之間和附近的鄰居並沒有年齡相仿的玩伴能夠一起玩耍,再加上個性使然,除了上學時禮貌性和同學之間的招呼交談外,他甚少和班上同學有更進一步的交集。

其中也因為他喜歡上動漫人物的關係日漸沉迷於其中,雖然母親會擔憂他的交友狀況,卻也放任他的行為,頂多在日常相處時詢問一二,不給自己的孩子承受過多的壓力。

「坂道在學校有交到新朋友嗎?」

小野田剛上初中的兩個月後的某一天,母親關心地詢問他的狀況,也想藉此了解孩子的交友,主要也是希望他能夠交到親密、能夠分享喜怒哀樂的朋友。

畢竟父母親並不能夠代替同齡朋友的存在,有些話也不能夠向父母傾吐,小野田也沒有其他的兄弟姊妹能夠聊天討論,這時候朋友的存在就格外地重要。

「有幾個比較熟悉的同學……但是、」小野田低落地搔著頭,「我們之間沒有共同的話題,他們比較喜歡打籃球或是棒球之類的運動……沒有人喜歡動漫的樣子……」

「這樣啊……」

小野田的母親看著神情落寞的兒子也不知道能夠說些什麼,畢竟她了解自己的孩子其實並不擅長運動,對於那種需要揮灑汗水和熱血的活動向來興致缺缺,提不起任何一絲興趣。

他打起精神,期許自己的同時也安慰母親,「沒關係!相信我會碰到同樣喜歡動漫的同好的!」

午餐吃飽後,小野田幫忙母親收拾桌上的碗盤,揮別母親,騎著腳踏車往心愛的秋葉原前進。

「唉真希望像那孩子所說的,他能夠在學校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她撐著臉頰看著兒子逐漸遠去的背影,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不要這麼消極,「坂道一定可以的!他可是我的兒子啊!」

 

 

然而事實卻不如小野田預期的那般發展,初中三年的歲月裡,其中並非沒有交好的同學,但一直到他畢業為止身旁都沒有跟他一樣熱衷於動漫人物的同好,就這樣不鹹不淡地結束初中生活,這點讓他感到有些沮喪。

因此,他考上總北高中後,立志要加入動漫研習社,希望能夠跟同道中人一起討論不同的動漫畫,分享不同的看法以及一同逛秋葉原。

開學當天,入學典禮和各個班級的注意事項交代完畢後,小野田興致沖沖地前往社團辦公室,想要提交入社申請書,徹底洗去初中時期的鬱悶感,卻沒想到社團因為社員減少的關係,所以這一個學期開始便終止活動,如果希望重開這個社團的話,必須再招集五個人才得以復社。

正當小野田盯著那張公告感到絕望的同時,他身邊經過兩個同年級的女孩子,他也因此在新學校新學期的開始認識了寒咲幹和橘綾,而後因為騎著淑女車和今泉俊輔有數面之緣的關係,被叫到頂樓對他下了挑戰書,希望兩個人用自行車比賽一場。

原本小野田對於這場比賽沒有任何興趣,再加上他也不懂自行車競技是什麼,正當他想要婉拒的時候,他手中的傳單隨著颳起的一陣風從他的手中飛走掉到地上,今泉幫他撿起傳單,對他隨口說了一句話,進而激起他同意參加比賽,並且贏得比賽的慾望。

「要求你跟我比賽,我也不能就這樣平白無故讓你答應我。」今泉手中拿著傳單,認真地對小野田說:「如果你贏了,我就加入動漫研習社,反正我也還沒有正式加入自行車競技社。」

「真、真的嗎!」

小野田感覺自己就像是突然被半空中掉下來的餡餅砸中,重開社團的五個人去掉他自己和今泉兩個人,這樣只要再招集三個人就能夠讓漫研社重新復活了。

欣喜之餘小野田開心地詢問今泉喜歡哪一部動漫,講了幾句話之後,他們約定好比賽的日期和時間,四天後的上午。

雖然最後的比賽結果如同眾人預料,淑女車終究不敵競賽型的自行車,但小野田的表現也讓其他人跌破眼鏡。

隔天小野田來到今泉的班級歸還計時器時,今泉更是對他提出入社的邀請,他認為小野田在這方面很有潛力,比起其他只是到社團裡玩玩的社員感覺更為不同。

「我也不是想要勉強你加入,只是覺得你有發展的可能性。」

「我、我……」小野田聽著今泉所說的話,激動地語無倫次,「我很高興,真真、真的!我從來沒有這麼被稱讚過……可、可是……」

說著說著他原本亢奮的情緒突地消沉,「但是……那個……」

他並不擅長運動,就算加入也只會拖今泉後腿和造成其他人的困擾吧?

「我說過了,我並沒有強迫你加入。」今泉推開椅子站起身,「騎自行車,如果自己本身沒有毅力就無法堅持下去,因為會受傷還會花錢。」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邁開腳步離開自己的座位,經過小野田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自顧自地說著:「自行車就是想要騎得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快,騎在最前面,就算流血流汗,就算車毀、再也跑不動……你只需要變成像那樣子的人來騎車就夠了。」

最後今泉揮別小野田時,他甚至開口答應小野田會幫他詢問同個初中的同學,如果有對於動畫或漫畫有興趣的人,再請他們加入漫研社,希望這樣會讓復社的機會更近一步。

因為這次的交談,讓小野田更加覺得今泉是個熱心的同學,不僅平易近人邀請他參加自行車競技社,更是主動答應幫他詢問有沒有對漫研社有興趣的同學,這點讓他感到開心不已。

週末放假時他又在秋葉原認識了鳴子章吉,雖然對方熱情又大咧咧的個性讓他覺得有些拘謹,卻又羨慕對方毫不遮掩勇於表達的性格。

最後在鳴子的鼓勵言語下,小野田跟著鳴子和剛認識的杉元一同前往社團休息室報到,沒想到參與社團的第一天就碰上比賽,但是只要一想到能夠和今泉和鳴子一同騎車,小野田心中只有興奮愉快,毫無對比賽的懼怕。

就算騎著比公路車還要更差的淑女車,就算途中摔跤他也不怕,只要能夠和朋友一起騎行,小野田便感到欣喜若狂,什麼恐懼都無法存在於他的腦海。

他在中途換上寒咲通司提供的公路車,超越櫻井和杉元,接著又超過位列第三的川田,最後追趕上今泉和鳴子,也藉由鳴子的支持在山坡路段贏了今泉,但他最終敗給了自己的體力,無法再騎行下去,摔到一旁的草地上,四肢痠痛無法站立,只能退出比賽。

雖然身體感到疲憊,但小野田卻覺得很開心,那是一種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情緒。

畢竟他少有這麼親密或是對他和善的同學或朋友,自開學以來認識了幾個對他友善的同學和前輩們,都讓小野田覺得溫暖和快樂,自行車……應該說是公路車,做為繫絆將他們聯繫在一起。

也是因為公路車,讓他認識真波山岳。

 

 

小野田坂道和真波山岳第一次相遇是在前往伊豆附近的一個坡道上。

由於小野田不常坐車以及山路蜿蜒的關係,導致他暈車,眾人不得不在路肩停下讓他舒緩片刻,卻也因為和自行車運動中心約定的時間所剩無幾,田所負責聯絡寒咲幹,讓寒咲兄妹運送自行車過來的途中再一起把小野田送過來。

「水……水……」

覺得自己快要虛脫的小野田神情恍惚地看著眼前的飲料販賣機,掏了掏身上的口袋,發現自己將零錢包扔在小巴士上,這個打擊更讓他感到難受,忍不住趴在地上忍耐缺水的不適。

就是在這個時候,他聽見輕微煞車的聲音,接著一瓶水壺遞到他的面前,「寶礦力可以嗎?」

在無人的道路上,小野田聽見陌生的嗓音抬起頭,卻發現自己不認識這個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就這麼盯著對方看。

「沒關係的,你喝吧。」陌生少年將水壺往前遞,臉上的笑容讓小野田放下心中的疑惑,滿懷感激地接下他的好意。

「不好意思,謝、謝謝你!」他拔開水壺的壺頂,用力擠壓瓶身,讓壺中的寶礦力快速地流進體內,舒緩他的不適。

「不過我真的沒有想到這年頭還能看到有人倒在路邊啊……」少年開玩笑地說著,看著小野田的制服又好奇地問道:「看你穿著制服,應該是高中生吧?不過應該不是就讀附近的高中?」

「啊……是、是的,我是就讀總北……」

小野田意外地在暈車的時候認識了其他學校的學生,幾句來往互動交談,小野田知道他叫真波山岳,非常喜歡坡道,不過因為對方還要上課的關係,他匆匆揮別小野田,再度踏著自己的自行車往前騎行而去。

 

 

小野田再度遇見真波山岳是在合宿的第三天,他們這次集訓的地點,伊豆的自行車運動中心的坡道上。

原本他以為是二三年級的前輩或是同年級的社員,驚訝有人和他同樣早起訓練的同時也提起興趣追了上去,沒想到追上之後,前方的人也聽見他的聲音回過頭來,看清楚對方的面貌讓他更為震驚。

「欸──真波君?」

小野田的嗓音帶著不敢置信的情緒,他加快腳下的迴轉數與真波並行,因為過於訝異導致嘴裡吐出的話語顯得有些語無倫次,「真的是本人!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在這裡、這裡做什麼呢?」

「原來你在千葉縣代表總北高中,同時也加入了自行車競技社啊!」

「話是這麼說,但是你怎麼知道呢?」

兩個人就這麼並肩騎行在坡道上,雖然小野田驚訝於真波是箱根學園的自行車社派來偵查他們的訓練情況,但是訝異歸訝異,他對他的印象仍然停在那個在山間道路遞給他水壺的好心少年,並沒有因為對方是來偵查而對他起了防備心。

談話途中,小野田突然想起真波上次借給他的水壺,原本真波推辭說他不必還給他,但是看著小野田一直表達著對他的感謝,最後兩人約定好,如果小野田在這次的較量中獲勝,小野田就把水壺還給他。

由於小野田的輪胎為了訓練被三年級的前輩動了手腳,導致他騎行的速度更慢,所以這場比賽理所當然地獲勝的人是真波。

當小野田騎到這次比賽所設下的終點時,真波已經將自行車停放在一旁,悠閒地拿著水壺補充水分。

「真波君果然好厲害啊!」小野田一點也沒有輸了比賽而產生的惱怒,反而驚嘆於對方的速度,「結果最後的直線完全追不上你啊!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你的背影離我越來越遠,這樣我就不能把水壺還給你了呢。」

小野田覺得真波的自行車十分漂亮,他忍不住開口詢問,真波也不是小氣的人,欣然同意讓他近距離觀看自己的自行車。

與此同時,真波也發現小野田所穿的鞋子並不是騎乘競技型自行車專用的鞋子,而是一般的運動鞋,小野田所騎乘的自行車,車輪磨損的痕跡比車身還要舊,他伸手拿起自行車後,發現車子本身的重量也比大部分的自行車來得重。

種種的發現讓真波覺得小野田這個人比他想像中得有趣,他想和他再比一場,讓兩個人在坡道上再次較量,所以他離開前對他提出一個約定。

「……果然,水壺還是還給我吧。」

「啊?好、好的,可能要麻煩你等我一下,我現在就去拿。」小野田突然聽見真波願意讓他歸還水壺的時候有些驚訝,卻沒有多想,開心地轉身就想回到房間去拿水壺還給對方。

「不是現在啦。」

「欸欸?」

「今年夏天,」真波盯著小野田的臉龐,眼底透露著認真,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捉弄他,「我會在全國聯賽等你。」

真波趁著小野田愣住的時候又丟下擅自決定的話語,頭也不回地離去,「那麼,我們約好囉!」

「欸、全、全國聯賽……等、等一下……」

當小野田反應過來想要開口喚住真波的時候,他的背影已經離他越來越遠,無法看清,只留下小野田站在原地因為他的話而困擾著。

 

全國聯賽什麼的……他不可能參加的啊……

 

先不說二三年級的前輩們,光是一年級的今泉和鳴子,他很清楚地明白全國聯賽的比賽資格不會有他的位置。

雖然是這麼想著,但是小野田心底隱約地對於真波擅自約定的比賽感到嚮往,他也很想要再跟真波比賽一次。

想起剛才兩人競賽的過程,小野田便感覺到喜悅的情緒滿滿地充斥全身,他很高興能夠認識真波這個開朗又厲害的朋友。

一切都是因為自行車的關係,自從踏入自行車競速的世界,他認識了許多的新朋友,大家都對他很友善,這點讓小野田心存感激和歡喜。

如果可以,他想要就這麼跟前輩們還有今泉鳴子,還有真波君一起共同騎乘於賽道上,單單這麼想著,小野田就滿足地笑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