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末有碎肉R18請注意!不喜者請自行繞道感謝!_(:з」∠)_




  小野田拿出鑰匙打開了公寓的門鎖,習慣性地把同居人亂丟在玄關的鞋子收進鞋櫃,接著才將脫下自己的鞋子放進去。

  「歡迎回來,坂道君。」真波的臉從廚房冒了出來,小野田看見他臉上燦爛的笑臉忍不住也跟著笑了。

  「真波君,我回來了。」

  「今天吃咖哩飯,我另外有加花椰菜在裡面,晚上喝味噌海帶湯嗎?」真波看著冰箱的食材,偏過頭問著走進廚房的小野田。

  「好啊!我來煮吧,畢竟真波君準備咖哩的配料已經很辛苦了,湯的部分就由我來負責吧!」分工合作這點是小野田的堅持,但同時他也對自己的廚藝感到有些心虛,「雖然沒有真波君煮得那麼好喝就是了……」

  真波關上瓦斯,將手中的湯勺放回去鍋子裡稍微攪拌,「不會喔!我很喜歡坂道君煮的菜啊!」

  「最喜歡了!」真波的話讓小野田的臉紅了紅,他看著真波臉上的笑容忍不住把真波趕去客廳,接著換他準備今天晚飯的湯品。

 

  

 

  兩個人在廚房清洗碗盤,一個人負責洗乾淨,而另外一個負責擦拭,小野田突然想起今天系上同學的邀約也順口問了同居人同樣的問題。

  「真波君晚一點想要去神社參拜嗎?」

  「參拜?」

  「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真波君忘了嗎?」

  「沒在注意……擦好了。」真波將碗盤放回收納櫃裡,他轉過頭突然直盯著小野田的臉沒說話。

  「真波君?」

  「你臉上有飯粒。」

  「這邊?」小野田伸手摸了左邊臉頰,真波搖了搖頭,他又接著摸了右邊,他還是搖頭說不是那個地方。

  「嗯……這邊。」真波直接低下頭吻上小野田的側臉,把那粒飯捲進自己的口中,順勢擦過小野田的嘴角,留下濕漉漉的痕跡。

  「咦咦──」他震驚地看著對方,因為兩個人的距離和真波的舉動臉紅得徹底,就像煮沸的熱水只差頭上沒有冒熱氣了。

  「坂道君要去嗎?」

  「呃?」

  「神社參拜。」真波笑著把小野田推出廚房,他總是對於這樣逗弄小野田感到樂此不疲。

  啊,不過只有他可以這樣做就是了。

  「我們家沒有這個習慣,今天同學邀我一起去,不過我婉拒了。」小野田冷靜下來,只是臉上的紅暈還沒退去,他轉過頭問同居人的意見,「神社離這裡不遠,真波君要去嗎?」

  「好啊!」真波接下來的話讓小野田又忍不住紅了臉,「坂道君想去哪裡我就去哪。」

  真、真波君的話真的是太讓人感到難為情了……

 

  

 

  晚間十一點半,真波和小野田著裝完畢,兩人的手藏在大衣底下緊緊地牽著,以徒步的方式前往附近的神社,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

  由於不是著名的神社,所以前來參拜的民眾都是附近的居民,現場的狀況也不會過於擁擠,兩人各自完成參拜的儀式和許下對來年的期許後,接過神社免費提供的薑茶,悠哉地散步踏上歸途。

  小野田小口地喝著薑茶,喝了幾口還是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喝了之後覺得身體暖呼呼的,不過辣了一點。」

  「我覺得還好。」真波手上的紙杯已經空了,他伸出手拿走小野田的杯子,把剩下的茶水喝光。

  「真、」

小野田被真波的舉動殺得一個措手不及,他才剛開口說話,就被真波拉到一個陰影的角落,接著一個又一個熟悉的吻落了下來。

  藉著嘴唇之間的親密互動,薑茶很快地消失在兩人的嘴裡,雖然夜晚的街道人煙稀少,真波還是知道小野田的忌諱,親暱地咬了咬對方的下嘴唇後才甘願地放過他。

  「我們回去吧。」真波笑得燦爛,左手牽著滿臉通紅的小野田踏上回家的路上。

 

  

 

  回到住所後,小野田匆忙地跑到客廳打開電視機,鬆了一口氣,「啊剛好趕上了!」

  「怎麼了?」兩個人剛回到住處,小野田就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胡亂脫了鞋子之後,真波就這樣看著他衝進客廳,被他的舉動搞得一頭霧水。

  「差點忘了新年的第一天會首播『LoveHime』的劇場版!」即使上了大學,小野田的興趣從未改變,除了自行車以外,他還是會追著動漫的新進度,固定每週去一次秋葉原。

  真波看著小野田興奮的側臉,口氣顯得有些惆悵,「這樣啊……」

  「啊,如果真波君會累的話就先去休息吧?」小野田的表情夾雜著歉意,這是他的興趣,他不希望因為這樣影響到同居人的作息。

  「沒關係。」真波將手腳放進客廳暖桌的被單裡,整個人湊近小野田,「我在這邊陪你看。」

  小野田看著真波堅持的模樣也不再多說什麼,他將注意力轉回電視螢幕上的人物,兩個人就這樣在暖桌裡依偎著。

  真波看著小野田開心的側臉突然覺得有點不高興,他知道那是戀人的喜好,但他還是不喜歡有其他的人事物吸引他的注意力……

  一步、兩步……真波慢慢地從小野田背部將他整個人擁入自己的懷裡,即使對方喊了句帶有疑問的真波君,他也沒有回答,將整張臉放在他的肩膀上,就這麼安靜地抱著小野田。

  「睡著了嗎?」螢幕播放著電影主題曲和感謝名單,小野田偏過頭試圖看清楚戀人的臉卻徒勞無功。

  「……痛!」小野田感覺到細微的疼痛,而後他發現是真波在嚙咬著他外露在外的皮膚,從脖子一路咬到肩膀,直到被衣服覆蓋的部分為止。

  「真波君?」小野田不解地看著真波,他明顯地瞧見對方眼底的不滿和委屈,卻不知道那些情緒是從何而來。

  「你現在是我的了。」

真波的手悄悄地拉開衣服下襬,然後熟練地鑽進去撫摸著小野田柔韌的腰身,「……坂道君的眼底應該只有我才對,明明我就在你的身邊。」

  「真波君……」他聽著他的控訴,終於明白對方的負面情緒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難、難得嘛……」

  「我不管。」真波哼哼兩聲,舔吻著小野田的頸側,孩子氣地回答:「坂道君只能看我。」

  「咦欸──」

小野田感受到脖子傳來的刺痛感,對於戀人幼稚的話感到無奈又歡喜,再加上目前處於劣勢,他只能順著對方的話,「我現在只看著你。」

  「以後也是。」

  「一起吃飯一起爬坡……」真波從頸脖一路吻到臉頰,就像小動物留下氣味表示那是自己的地盤,兩個人的臉龐幾乎沒有距離,真波嘴裡呢喃著saka這個單字,最後融入小野田的嘴裡,舌尖親暱地與之交纏。

  不知不覺小野田的上衣已經被真波扔在客廳的角落,兩人身上都只剩下外出穿的長褲,真波解開小野田褲頭的鈕釦,手指描繪著那裡的形狀。

  「坂道君已經有感覺了呢……」

  真波的吻一路從肩膀往下,來到胸前的兩點,因為接觸到冷空氣的關係,乳尖已經不自覺地翹起,真波舔吻著其中一邊,另外一邊也沒有忽略,手指夾著那一點然後輕捏著,讓小野田忍不住發出喘息聲。

  「不、不要說多餘、多餘的話……」小野田抓著真波的肩膀,不管做幾次他都不會習慣這種事,雖然他不討厭,卻免不了覺得羞澀和難為情,尤其是真波總是喜歡將動作或是生理反應說出來,讓他羞得無所適從。

  「我喜歡坂道啊……當然要說出口,不是嗎?」

真波打開放在客廳櫃子上的凡士林,從容器中挖了一點抹在小野田的後穴,性愛本來就是情感加溫的催化劑,他得做好潤滑的工作,不然兩個人都會覺得難受和不愉快。

  「最喜歡了。」啾的一聲,真波故意在小野田的臉上留下親暱的吻並且發出聲響,緩和了小野田緊張的情緒。

  「我也最喜歡真波君了……唔……」才剛回應戀人的話,小野田感受到有異物伸進體內的怪異感,他知道那是真波的手指,但還是忍不住小幅度地扭動身體。

  「放輕鬆……」

做了適度的潤滑後,他抽出沾染到液體的手指,接著小心翼翼地將炙熱的下體放入戀人的身體裡,當整根埋入,兩人不約而同地發出吁了一口氣。

  真波開始小幅度的動作時,小野田只能無助地抓著他的肩膀,雙腿夾著他的腰,嘴裡吐出細碎的呻吟和喘息,他的昂揚也隨著兩人的動作在真波的小腹不時地磨蹭著,當真波的速度加快時,很快地便達到高潮,白濁的液體噴發在兩人交疊的地方。

  不久後小野田也感覺到體內有股熱流射在他的體內,他看著真波滿頭大汗的臉忍不住捧著他的臉在上頭落下一個不夾帶情慾的吻。

  「だいすき。」

  小野田看著真波因為他的這句話,深藍色的眼底夾雜著滿滿的喜悅,臉上也露出燦爛的笑容,他看得出來他和他擁有相同的情緒,充斥在他們的胸口。

 

 

  激烈的運動過後,真波把小野田拉進浴室裡,體貼地幫他清理後面殘留的液體,只是差點又在小空間裡擦槍走火,當兩人都將身體洗乾淨後已經是一個小時候的事情了。

  「新年快樂,真波君。」小野田睡意濃厚地說著,上下眼皮頻頻打架,「……能夠……認識你真好……」

  「我也是。」

  真波滿臉柔情地看著昏睡過去的小野田,即使對方已經沒有意識,他依舊在他的耳旁呢喃著:「認識你真好。」

 

  「新的一年也請多指教了。」

 

 

 

 ----------------------

聖誕小遊戲,冰瑚的CP:山坂|tag:跨年、肉

希望瑚瑚會喜歡嗚嗚QQQQQQQQQ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