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資訊請見:台灣同人誌中心

※ HP paro,非原作背景。
---


  「……Hufflepuff!」

  今年升上四年級的葉修左手撐著臉頰,無趣地看著每年不變的分院儀式……啊,至少新生每年都會不一樣。

  正當他閉上眼睛想打瞌睡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蘇沐澄突然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同時他也聽見女孩兒們興奮地討論聲。

  怎麼啦?葉修轉頭看向蘇沐橙。

  「新生。」她小聲地說,並且朝他眨眨眼。

  葉修將視線轉往最前方的高腳椅,正巧看見一個俊秀的男孩被髒兮兮的帽子蓋住雙眼。

  大概會是個Ravenclaw。葉修這麼想著,剛才匆忙瞥見那名新生的長相,清秀斯文,葉修能夠理解為什麼他會引起女孩兒們騷動的原因。

  「……Slytherin!」

  分類帽大聲地打碎了葉修的猜想,Slytherin的餐桌響起熱烈的歡呼和掌聲──尤其來自女孩子們──就連蘇沐澄也跟身旁的好友唐柔小聲熱烈地討論起來。

  「我說沐澄,」

  葉修看著男孩靦腆侷促地拿下分類帽,然後走到Slytherin的餐桌挑了一個位置坐下,「妳之前不是才跟我說,男人看外表是靠不住的嗎?」

  蘇沐澄哼了一聲,對葉修擺擺手,「這也不妨礙我們欣賞漂亮的事物啊!」

  早就已經習慣青梅竹馬的古靈精怪,葉修不經意地將視線調往新生的方向,意外地跟那位俊秀的男孩四目交接,他友善地對他露出一個微笑,沒想到對方的臉龐突地染上了可疑的緋紅。

 

  ……真是個有趣的新生。

  葉修突然覺得今年或許不會那麼枯燥了。

 

  

 

  一年級與四年級的交集其實很少。

  Hogwarts占地廣大,光是城堡內的空間,各學院的交誼廳到個別教室的距離不盡相同,課程的時間也不同,沒有額外約定時間,縱使他們同個學院,也很難見得到面。

  偶爾周澤楷能夠在用餐時間看見葉修出現在大廳裡,早上看著他逗著送信前來的貓頭鷹,親暱地餵了牠幾口生肉;中午看著他神色懨懨地戳著餐盤裡的土豆,彷彿下一秒臉就會砸進食物堆裡的模樣讓他有點擔心;晚上看著他跟身旁的學姊談話說笑。

  或是偶爾在交誼廳內看見葉修縮在角落柔軟的沙發椅中看著書,有時候甚至會看著看著就這麼在沙發上睡著了,整個人就像是要被吸進去一樣。

  周澤楷的視線就這麼不知不覺總是跟著葉修的身影,就連身旁的竹馬都隱約發現他的異樣,有一天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他。

  「小周、小周。」江波濤放下手中的羽毛筆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沿著他的視線不意外地瞧見同學院前輩的背影,然後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回神。

  「我說……你是不是很在意那個學長?」

  周澤楷回過神聽見江波濤的問話後,一張俊俏白皙的臉龐瞬間染上緋紅的顏色,就像是有人打翻了番茄醬那樣地紅,讓江波濤有點不忍直視。

  「……、歡。」周澤楷偏過頭,過長的瀏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喃喃地說出了幾個字音。

  「什麼?」

  「……喜、喜歡。」

  從嬰兒時期長到十一歲、只差不是跟周澤楷共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江波濤幾乎可以確定周澤楷栽了。

  而且還是在短短兩個月內栽在同性別的學長身上。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周澤楷眨眨眼,臉上的熱度有減退的趨勢,連想都沒想就回答他的問題:「分類。」

  感覺有點意外的江波濤愣了一下,隨即反問:「分類儀式的時候?」

  周澤楷點了點頭,然後開始翻起手邊的書籍為課堂上指定的作業找著有用的資料可供撰寫。

 

  「……你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欸、那個學弟常常在看你耶。」

  在圖書館裡蘇沐橙壓低聲音對著葉修這麼說,燦亮的黑眸興味盎然地看向對面的葉修,似乎企圖從他口中套出什麼消息似地。

  「妳魔藥學的論述都寫完了?」葉修含著糖──圖書館禁止飲食,他只得把食物藏在嘴裡不被管理員發現──瞥了一眼蘇沐橙,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反而問起了她的作業進度。

  「剩下三英吋……難道你就不好奇嗎?」蘇沐橙撐著臉頰看著他,「被這麼可愛帥氣的學弟看著──多少人會羨慕你啊!」

  葉修的羽毛筆在羊皮紙上穩定地隨著主人的動作起舞,但他嘴裡的糖咬出了聲音,在靜謐的圖書館內顯得特別清晰,幸好他們坐在離櫃台有些距離的位置,這點小聲響並沒有引來圖書管理員的注意。

  他嘆了一口氣,放下手中的羽毛筆,等著羊皮紙上的墨水乾透,眼神無奈地對上蘇沐橙滿是笑意和八卦意味的雙眼,他忍不住又吁了一口氣。

  「我是關心你啊,不然怎麼會問這麼多。」

  「如果妳收起『快告訴我吧』的眼神,或許我就會相信妳了。」

  「可是小周在看你,難道你就不好奇嗎?」蘇沐橙鼓著臉,不滿地看著葉修,「說不定、」

  「他要看我是他的自由。」葉修打斷蘇沐橙的話,「更何況他也沒有干擾到我的生活。」

  葉修比現在更早一點就知道周澤楷有時候會看著他,當他們兩人的視線交錯的時候他的目光就會不自覺地閃躲,並且對著他露出靦腆的笑容,當葉修挪開視線的時候,周澤楷沒多久又會盯著葉修看,但是周澤楷從不主動找葉修談話。

 

  一次都沒有。

 

  這種情況讓葉修感到百思不得其解,雖然他和他交談過幾次,他知道周澤楷是個害羞不多話的後輩,但課業卻足夠優秀,不論是哪個科目的教授都對他讚譽有加,不管是實作或是論述的課程都能夠交出讓師長滿意的成果。

  簡單來說,周澤楷就是一名實打實的優等生。

  總是被這麼一位優秀的學弟盯著瞧,就算是被說心髒、沒下限的葉修都有點無法承受這麼熾熱的目光洗禮了。

  更別提他一點都不了解他為什麼總是注目他的原因。

 

  

 

  六十幾天後的某個日子裡,葉修終於了解為什麼周澤楷總是不時地盯著他看著原因了。

  他看著眼前紅著臉,只說了幾個字音的後輩,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

  「你是說,你喜歡我?」

  周澤楷點點頭,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語氣卻堅定地重複著:「喜歡,葉修。」

  「喂喂,好歹也稱我一聲學長吧?」葉修聽到他直接稱呼自己的名字,沒好氣地糾正著,不過他也不是那麼介意這點就是了。

  「學長。」

  聽見對方認真乖巧地修改稱呼,葉修忍不住笑出聲,「你開心怎麼叫就怎麼叫,其實我不太在意那些稱呼。」

  「不過小周啊……你到底喜歡我什麼?」他自認沒什麼太大的缺點,但也不覺得有什麼優點能夠讓認識不到半年的人就喜歡上自己。

  「一見鍾情……?」周澤楷偏過頭想著,丟出這句話,他的模樣讓葉修覺得他就像是隻大型犬,讓人想摸摸他,而他也真的伸出手揉亂了他一頭整齊的黑髮。

  「學長?」周澤楷不解地看著他,他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有這個舉動,但是他並不討厭。

  葉修收回手,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啊,抱歉抱歉,不自覺就伸手了,別介意。」

  「不會。」他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葉修忍不住跟著露出笑臉,讓葉修看得有些恍神。

  難怪這傢伙一入學就風靡整個Hogwarts……光是一個笑容就可以大殺四方,等他年紀漸長,嘖嘖,真是前途不可限量。

  他們兩個人站在黑湖附近的一顆樹蔭下,葉修看著他不說話,周澤楷也就這麼靜靜地站著,任對方打量的目光上下掃射。

  「跟哥告白以後呢?」

  周澤楷聽見葉修拋出來的問題,想到江波濤曾經說過的話戀愛教戰手則──聽說是從書上看來的──告白之後就是要勇敢地踏出交往的第一步。

  「在一起?」周澤楷顯得有些小心翼翼地,「……你和我?」

  葉修看著眼前的少年,他的眼底帶著一絲希冀,眼神透亮地看著他,讓他下意識地開口答應。

  「好。」

  周澤楷聽見那個小聲卻清晰的單字頓時愣了一會,他的模樣更讓葉修覺得他就像是一隻大型犬,使得他再度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怎麼,不相信?」

  周澤楷搖搖頭,突地伸手抱住葉修,像是想起什麼似地又放開葉修,然後在他的臉頰邊烙下一個親吻。

  「戀人。」在一起之後就能夠互相親吻,但是江波濤沒有說要親哪裡,純情如周澤楷,他就選擇在葉修的臉上留下自己的印記。

  聽懂周澤楷的意思後,葉修止不住臉上的笑,只覺得他純情得可愛,等他稍微冷靜下來之後,他咳了兩聲看著周澤楷。

  「情人之間的親吻是要親在這裡的。」

  葉修的呼吸湊近周澤楷,讓兩人的氣息纏繞在一起,而後他在周澤楷的純角印上自己的嘴唇。

  這是他和他之間的第一個吻,輕柔卻熨燙的親吻。

  肌膚相觸的瞬間,葉修想著,或許他對周澤楷也是一見鍾情也說不一定。

 

 

 

  ──所謂的一見鍾情,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