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定時更換XD 中英日皆有可能]

  

基本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HP新刊預購進行中:台灣同人誌中心預購表單 

---


Chapter 03 The new semester and change

 

  晴空萬里的天空照耀著美麗的花圃,而Harry卻悶悶不樂地窩在Dursley家中屬於他的那個小空間。

  當然,比起以前的碗櫥好多了。

  這個暑假以來他不曾收過Ron或是Hermione的隻字片語,預言家日報上更是充滿著各種荒唐的報導──好吧,至少有記者肯懷疑Voldemort是否復活了。

  但是──他卻沒有收過任何一封──連張紙條都沒有,已經整整三個禮拜沒有人聯繫他了!

  沒有任何一個人!

 

  今天更是糟透了。

  他今天待在室外,面對Dudley和他那群狐群狗黨的挑釁時,天空被染上了一層灰,那種熟悉的冰冷和恐懼再度壟罩他們。

  Dementors突然出現在Little Whinging(小惠因區)的上空,那幾個少年一哄而散,只剩下他和Dudley留在原地,最後是他使用了護法咒驅趕了它們,卻也因此收到魔法部的來信以及Sirius要他不要輕舉妄動的紙條。

  

  真的,沒有什麼比現在更糟了。

 

  

 

  Draco Malfoy在學期末的餐廳裡,聽見Dumbledore親口承認Voldemort的重生,與其他學生的恐慌不同,他和部分的Slytherin感到胸口湧起的激動,甚至是驕傲。

 

  ──造就Slytherin輝煌的君主回來了。

 

  他態度傲慢的在車廂裡用語言嘲諷了救世主和他的夥伴們,甚至在火車上互相射出魔咒攻擊彼此,被Weasley家的雙胞胎制止,最後不了了之。

  當他回到Malfoy Manor感覺到家裡氣氛格外沉重,不像往常的奢華優雅,即使環境一如以往,但是從小在這裡成長的Draco可以感受得出家中的不同。

  「Mather?」

來到大廳,Draco沒有看見Mrs. Malfoy,這個時間點她通常會坐在外頭的庭院或是客廳的茶几旁品嘗下午茶,而不是像現在不見人影。

  整個Malfoy Manor靜悄悄地,就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原本因為Voldemort重生而感到振奮榮譽的Draco心底閃過一陣不安。

  最後他在父親的書房門口聽見父母親交談的聲音,原本懷著興奮的心情想要打開門,卻因為他們交談的內容而停下手上的動作。

  「那個人……他、他真的……」Narcissa Malfoy柔細的嗓音明顯地顫動著,「為什麼他要、……」

  「Cissa。」Draco聽見他的父親嚴肅地打斷母親的話,「這不是我們能夠討論的。」

  「是的,他重生了。」Lucius的語氣帶著一絲壓抑,「雖然他的模樣和以前不同,但的確是他。」

  「即使我們不願意……縱使他現在並不是十分地相信我……」

  「為了小龍,我們的兒子,我們都必須聽從他的命令。」Lucius攬住妻子的肩頭安撫地說:「我知道妳的害怕,你們都是我的家人,相信我。」

  「Malfoy必須審時度勢,我會見機行事,現在Draco才十四歲,暫時不會有事的。」

  「我不只害怕『他』,我更害怕的是我的姊姊……」Narcissa遮住自己的臉龐,情緒顯得有些激動,「她是如此地崇拜那個人,不久之後,他一定會讓那些被關在AzkabanDeath Eaters重獲自由,如果她突然想起她的外甥、我的小龍……」

  「不要自己嚇自己。」Lucius倒了一杯熱可可給她,安慰著妻子的情緒,「不會有這麼一天的,我們都盡力避免。」

  「可是我的Draco還那麼小……他只是個孩子……」
  「不會的、不會的……」

 

  

 

  Draco在母親的低泣聲中悄然離去,腳步有些虛浮地回到自己的房間,震驚地想著父母的異樣。

  事情真實的面目也許和他的觀念有些偏頗,與他一直以來被灌輸的概念有所不同,足以顛覆他的世界觀。

  但是他的父母親卻不曾和他談論過這些事情,他們踏出書房後,一如以往的態度,Draco接受母親的悉心呵護,父親過問學校的事務,當他提到Dumbledore宣告Voldemort的重生,他看見雙親明顯僵硬的神情,只說了句這件事情他們知道了,卻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打轉。

  他不明白為什麼。

  優雅地維持著餐桌上應有的禮儀,Draco將嘴角不存在的髒污擦去後,他忍不住開口詢問,卻得到一室沉默。

  「……Dray。」Narcissa輕聲且親暱地喊著Draco,打破他們塑造的寂靜,「Dark Lord已經回來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

  「他已經不是那個我們當初跟從的那個人了。」

  「什麼意思?」Draco不懂母親的意思,對他而言Dark Lord就是他從小知道的那個強大、擁有一切自負傲慢條件的人,縱使他在他一歲的時候意外地殞落了,在他心底他還是覺得那個男人是最強的、是純血統的榮光,他們的驕傲。

  「不,那個人……」Lucius斟酌用詞才重新開口,「撇除外貌上的不同,他變得殘暴又喜怒無常,不、其實在他消失前的那段日子,他已經是那個樣子了,只是我們盲目地跟從他,沒有、也不敢懷疑他的異樣。」

  「Harry Potter告訴Dumbledore他重生的那一天,他招集了Death Eaters,」Lucius伸出手臂,露出那個標誌,鮮紅色又猙獰的模樣讓第一次看見它的Draco感到驚訝又震撼,「那天……我也在。」

  「縱使我們是你的父親和母親,我們也是會犯錯的。」Narcissa伸出手摟住他,就像他小時候記憶中那樣地安撫他,「不要盲目地聽從,你即將滿十五歲,是個大男孩了,卻也永遠是我的小寶貝。」

  「不需要改變你的態度,用你的眼睛去觀察,不論你做了什麼決定,我們都支持你,我們只希望你能活得好好的。」

  「在這場煙硝瀰漫、即將開始的戰爭中……你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只要你好好的……」

  Draco感覺到父親的大手也拍撫著他的背脊,他將臉龐埋進母親溫暖的懷裡,心理的無所適從似乎散去了不少,慌恐不安的感覺消散,整顆心顯得更加踏實。

 

  

 

  對於Ron當上級長,他並不忌妒……這麼說並不完全正確。

  雖然他們總是說、不論是George還是Kingsley Shacklebolt,就連Ron都認為應該是他會得到級長這個殊榮。

  但後來當他聽見自己的父親James Potter一樣沒當上級長,似乎一切變得不是那麼得重要了。

  學期開始後卻證明他這個想法是錯的。

 

  當他遇上Draco Malfoy──那個毫不意外當上Slytherin級長的混帳,尤甚。

 

  Harry對於Draco Malfoy到他所在的車廂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但對於他說的話戳到自己的痛處這件事,感到萬分厭惡。

  「比Weasley次一等的感覺如何啊?Potter。」Draco嗤了一聲,他身旁的Gregory Goyle(葛果里·高爾)和Vincent Crabbe(文森·克拉)跟著大笑出聲。

  「一點也不,滾開,Malfoy。」Harry聽見自己冷淡的聲音,身旁的朋友們也跟著怒瞪著Draco一行人。

  「顯然我戳到某個痛處,Potter。」Draco似乎不放棄每個能夠激怒Harry的機會,「好吧,小心一點,你的一丁點錯我都不會放過。」

  看著Draco大笑著離開他們的包廂,而GoyleCrabbe笨重地緊跟在他身後,Harry憤怒地關上門,似乎想藉此宣洩自己的怒氣。

 

  

 

  新的學期開始,縱使人們不確定Voldemort是否真的復活重新回到魔法界,他們的生活依舊得按部就班的過著,Hogwarts的學生和教師當然也不例外。

  今年的教程更動讓舊生們感到吃驚,黑魔法防禦術的老師每年都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替換,但是今年的教授人選讓他們感到訝異。

  「Severus Snape今年將擔任你們的黑魔法防禦術教師。」Dumbledore伸出手指向Snape的方向,而他僅僅對著其他人點了點頭,不做任何表示。

  「他除了在魔藥學上的天分,相對地,他的黑魔法防禦術也十分地出色,相信未來的一年裡,你們能夠學會更多保護自己的魔法。」

  Harry掩住自己的臉龐,突然覺得以往喜歡的課程讓他感受到腸胃絞痛,他不敢想像未來一年要在課堂上接受Snape毫不留情地毒液噴灑。

  「接下來讓我們歡迎Horace Slughorn(赫瑞司·史拉轟),Professor Slughorn將接任魔藥學的教程,他在魔藥學上的成就可不比Professor Snape差。」Dumbledore眨眨眼,Slughorn舉起高腳杯對著其他餐桌點點頭,然後喝了一口杯中的液體。

  「最後,很遺憾Professor Hagrid有些私事,所以無法繼續授課,奇獸飼育學由之前的Professor Kettleburn(焦壺)回到Hogwarts繼續負責,我們還有些事情要宣布,不過現在──盡情地大吃大喝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H萬年粉
  • 求更新呀///很吸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