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新刊預購進行中:台灣同人誌中心預購表單 

---

Chapter 01 The End and Restart

 

  三巫鬥法大賽很快地來到了尾聲,最後一個關卡是迷宮,四名鬥士由暫定名次決定進入迷宮的順序。

  比賽接近尾聲,Harry Potter先是聽見Cedric Diggory(西追·迪哥里)的質問聲,而後聽見Victor Krum(維克多·喀浪)使用酷刑咒的聲音,緊接著而來的是Cedric的慘叫聲。

  聽見他的慘叫聲嚇得Harry全速往前飛奔,當他死命地穿過那堆濃密的荊棘與樹枝,使得長袍被劃破扯裂,然後他看向右邊,看到Cedric因為酷刑咒的魔力而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痙攣,而Krum就站在他的身旁。

  Harry掏出魔杖指向Krum,他正好抬起頭,看見Harry想轉身就跑。

  「Stupefy!(咄咄失)」

  Harry使用昏擊咒擊中Krum的背部,成功阻止他逃跑的腳步,整個身體往前一栽,一動也不動地趴倒在草地上。

  Harry手上仍拿著魔杖指著Krum,防備他再度甦醒,他來到Cedric的身邊,他已經停止抽搐,躺在地上用手摀住臉,不停地大口喘著氣。

  確認酷刑咒對Cedric沒有造成其他傷害,他們兩人商量過後,還是決定射出紅色火花讓場外的師長們進來把Krum帶出去,而他們則是各自分頭選擇一邊的道路繼續比賽。

  最後獎盃近在眼前,兩人卻對於誰該去拿那個獎盃而起了點爭執。

  因為Cedric幫助Harry解決蜘蛛的糾纏,再加上剛才搏鬥的時候蜘蛛的鉗爪掛在他的長袍上也劃傷了他的腿,讓他想站起來都感到十分困難,雖然Cedric身上也有著各種的擦傷和血跡,至少他還能夠穩穩地站立著。

  Cedric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第一項任務要不是Harry告訴他任務的內容,他說不定在第一回合因為想不出法子拿到龍蛋就被刷下來了,而且剛才也是Harry跑過來擊昏Krum救了他,他幫了他兩次,所以Cedric認為真正的冠軍應該是Harry才對。

  Harry不想再和他爭辯,開口催促著Cedric趕快去拿獎盃,卻聽到他義正嚴辭地大聲拒絕。

  「不。」

  一個單字簡單地表達著Cedric認真的態度,他轉身離獎盃越來越遠,來到Harry的身邊,他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似乎已經下定決心了。

  Harry看著他,清楚地看見他眼底透露出的堅定,卻從他緊握的拳頭明白他的決定有多麼地不容易。

  畢竟他放棄的是Hufflepuff(赫夫帕夫)好幾個世紀以來,都不曾獲得的崇高榮耀。

  Harry將目光從Cedric的臉上移開,望著那座獎盃,他彷彿能夠看見自己拿著那座獎盃得到觀眾的喝采聲以及眾所矚目的光榮感,而Cho Chang因為他而閃耀著崇拜光輝的面孔也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晰,宛如近在眼前。

  一切景象逐漸模糊消失後,他發現他的視線再度回到Cedric的固執面孔,沉默在兩人之中無聲地蔓延。

  「我們兩個一起。」

  Harry的聲音打破兩人之間的寂靜,而Cedric不敢相信他耳朵聽見的話語,「你說──什麼?」

  「我們兩個人同時去拿獎盃,不論勝負都是冠軍,總結還是Hogwarts獲勝。」

  幾句的你來我往後,Cedric的嘴角忍不住牽起一個優美的弧度,他伸手抓住Harry的手臂,接受Harry的提議,扶著他一跛一跛地走向放置獎盃的底座,兩人各伸出一隻手,分別準備握住獎盃的一邊把手。

  當兩人同時各自握住一邊把手時,他們立刻感覺到肚臍後頭某個地方被猛然拉向前方,他們的雙腳離地飛起、雙手無法放開獎盃,而獎盃則拉著他們往呼嘯的風聲和不停變換的風景中心而去。

 

 

  兩人降落在一座雜草叢生的漆黑墓園,因為不熟悉Portkey(港口鑰)的使用方式,Harry整個人狼狽地摔在地上,他感覺到他的雙腿因此而加重傷勢。

  他們兩個人都不知道為什麼獎盃會被改成Portkey,也不確定他們到底身在何處,只好各自拿出魔杖警戒著。

  沒多久,一個穿著黑袍、身材矮小的人手上抱著好像是嬰兒的團狀物,朝著他們越走越近,而後在一個大理石墓碑前停下腳步。

  在毫無預警之下,Harry突然感覺額頭上的疤痕傳來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握緊魔杖,只能蹲下身摀住臉,倒在地上,覺得自己的世界變得一片漆黑。

  一個高亢冰冷的聲音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似乎在命令什麼人似地,「把多餘的人殺掉。」

  「Avada Kedavra!(啊哇呾喀呾啦)」

  隨著咻咻聲響起的嗓音無情地執行著主人給予的任務,Harry眼前忽地閃過一道炫目的綠光,而後又亮起一道黃橙色的光芒,刺得他雙眼發疼,他聽到某個沉重的東西跌落在他身旁,頭上的疤痕痛得他忍不住乾嘔,直到疼痛突然消失,他才緩緩地張開雙眼,一抹恐懼感壟罩著他,讓他害怕地不敢去面對自己即將看到的景象。

  Cedric Diggory死了。

  Harry想要伸手去探測他的呼吸,他似乎感覺他的胸膛仍有起伏──他是抱著這份微薄的希望──但是罩著斗篷的那個男人卻不給Harry這個機會,他拿出細繩將他綁在墓碑上。

  他拼命掙扎,而那個男人揍了他一拳──那隻手少了一根手指──讓Harry頓時明白這個藏在斗篷底下的男人是誰了。

  Wormtail(蟲尾),那個人就是十三年前背叛他父母和SiriusPeter Pettigrew

  他接下來的舉動讓Harry感到匪夷所思,直到他伸出手將自己整隻胳膊切斷放入大釜裡,並且用著閃亮的銀色匕首劃破Harry的手臂,取得他的鮮血來完成整個儀式。

  Harry暗自祈禱著儀式的失敗,然而在大釜發出的耀眼光芒逐漸熄滅,開始不斷地湧出大量的白色水蒸氣,隨即他感受到一陣冷入骨髓的強烈恐懼,一個高大且骨瘦如柴的男人黑影緩緩自大釜中冒出,並且走了出來穿上Wormtail恭敬遞上的黑袍。

  Lord Voldemort重生了。

 

 

  Harry看見Voldemort抓住Wormtail僅存的那隻手,讓他露出手肘上某個看起來像是刺青的東西──一個從嘴裡吐出一條蛇的骷髏頭──那個是魁地奇世界杯時曾經出現在天空的記號,黑魔標記。

  當Voldemort用他細長又蒼白的手指按住那個刺青,Wormtail發出一聲淒厲的哭嚎,伴隨著尖銳的哭聲,Harry額上的傷疤再度感到一陣燒灼般的劇痛,當他把手指離開那個記號的時候,Harry發現原本鮮紅色的部分已經變成一片烏黑。

  沒多久,一個又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巫師們現身在這處杳無人煙的漆黑墓園,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直到一個人影在Voldemort面前跪下,並且爬到他的身旁開始親吻他的下襬,恭敬地稱呼他為主人。

  他身後的那些人也緊接著照做,跪下來,用膝蓋爬行的方式來到Voldemort面前親吻他的下襬,然後以Voldemort為中心圍成一個圓圈,垂首聽著他們的主人給予下一個指示。

  Harry聽著Voldemort一一細數著過去的一切,並且看著他使用酷刑咒折磨他的僕人們──是的,被稱之為Death Eater(食死人)的巫師。

  當他興致勃勃地說起這次的計畫,說著Harry的名字是被他某個忠心耿耿的Death Eater投入火盃,讓他得以參加這次的比賽,並且確保他能夠最先碰到獎盃──Harry這時想起了Krum的異常──那名Death Eater已經將獎盃變成Portkey,讓Harry能夠離開Hogwarts、遠離Dumbledore的保護傘之下……

  說到最後Voldemort的嗓音變得輕柔,他將面孔轉向哈利,舉起魔杖柔聲地吐出惡毒的咒語:「Crucio!(咒咒虐)」

  那是一種Harry從未經歷的恐怖劇痛,比起二年級重新長骨的疼痛更甚,他頭痛得就像是要從疤痕處將身體一分為二,他希望一切能夠快點結束,甚至希望能夠失去知覺或者死亡時,疼痛漸漸地消失了,而他全身癱軟地掛在繩索上,無力反抗。

  在Death Eaters的笑聲中,Voldemort的輕柔聲音穿透笑聲顯得格外清晰,「你們看見了,竟然有人以為這個男孩的力量會強過我,我認為這實在愚蠢至極。」

  「我認為Harry Potter能夠逃過我的咒語只是僥倖,而我現在要殺了他證明我的力量,現在沒有Dumbledore的幫助,也沒有母親來為他而死。」

  「……現在,此時此地,在你們的面前,我給他一次機會,這樣你們就不會再懷疑我們兩個人究竟是誰比較強了。」

  

  

  決鬥一開始Harry根本反應不及,來不及保護自己便被Voldemort的酷刑咒直接命中,毫無任何閃躲的機會。

  難以言喻的疼痛再度籠罩在Harry的身上,他感覺到身上的痛楚是如此的強烈又清晰,他張口尖叫著,卻頭痛得無法聽見自尖銳的嗓音,疼痛漸緩,Harry趴在地上不由自主地顫抖,他試圖想要站起來,卻發現雙腿踉蹌地無法支撐自己的身體。

  「你是否需要我再為你施展一次?」Voldemort輕柔地嗓音讓Harry忍不住打個冷顫,「回答我!Imperio!(噩噩令)」

  魔咒精準地打在Harry身上,這是他第三次感受到這種感覺,腦袋裡的思緒一瞬間被清掃一空,他整個人感到輕飄飄的,就像在夢裡一般地無憂無慮……只要回答『不』,只要回答『不』……『不』……

  我絕不回答!腦海裡冒出另外一個堅決的嗓音,兩段思維開始在Harry的腦海裡你來我往的鬥爭著。

  

  「我絕不回答!」

Harry突然大聲地喊出一句話,他感覺自己的頭髮是濕的,就像是汗水佈滿了整個身體,全身溼透的感覺讓他更加清醒。

  他的回答引來VoldemortDeath Eaters的哄堂大笑,笑聲消失之後,Voldemort的攻擊再度朝著Harry而去,Harry只能狼狽地躲在墓碑後,死亡的恐懼離他越來越近,而他混亂的腦海裡逐漸地只剩下一個念頭。

 

  ──他絕對不要跪伏在Voldemort的腳下等死。

 

  Harry感覺到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緊緊抓住魔杖,轉過身奮力地刺向前方面對Voldemort大叫出聲。

  「Expelliarmus!(去去,武器走!)」

  當Harry的魔杖發出紅色光芒的繳械咒時,Voldemort不慌不忙地吐出這世界上最惡毒的咒語。

  「Avada Kedavra!」

  兩道不同顏色的光束分別從不同的魔杖尖端竄出進而相撞,Harry突然發現自己控制不住拿著魔杖的那隻手,他無法鬆開手上的魔杖,Harry朝著Voldemort的方向看去,發現對方也是類似的情況,兩支魔杖的尖端牽出一道燦爛的深金色光束,光芒一分為二,漸漸地形成一個網子將他們兩人圍繞在其中,而網子外的Death Eaters無法靠近或是觸碰金網。

  Harry突然聽見鳳凰美妙的歌聲和一個聲音,他努力地不讓他們之間的連結被切斷,接下來發生的狀況就連Voldemort都無法理解,他的臉上出現幾乎可以說是恐懼的神情看著魔杖間連結的光芒。

  一個個也許可以被稱之為幽靈的龐大灰影從光芒中心冒出來,讓圍繞在四周的Death Eaters紛紛驚恐地倒抽了口氣。

  一個Harry曾經在夢中見過的老人、被Wormtail誘騙到Voldemort面前而被殺害的Bertha Jorkins……好幾個Harry在夢裡見過、沒見過的霧狀人形……而後出現的年輕女人讓Harry的手臂忍不住劇烈地顫抖著。

  「你父親就快要來了……」她用她霧狀的手掌擦過Harry的臉龐,讓他感到奇蹟般的溫暖,「他想要見你……你會沒事的……」

  接著他就出現了,除了眼眸的顏色不同,他們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他的聲音同樣非常的輕,小聲到Harry不仔細聽就會聽不清楚。

  「連結的光線斷掉之後,我們就只能多待一會……但我們會幫你爭取一點時間,你得趕快跑到Portkey那邊,它會把你送回Hogwarts……」James Potter模糊的面孔顯現出認真的神情,「你聽懂了嗎,Harry?」

  「還有Cedric Diggory……他還沒死……Wormtail的死咒並沒有完全擊中他……」Lily Potter輕柔的嗓音在一旁提醒,「要把他一起帶回去,留在這裡必死無疑……我感覺得到他身上有強烈的守護,就像當初我保護你那樣……」

  「就是現在。」James悄聲地說,他催促著:「準備開始跑……現在就去……」

 

  光線斷裂之後,Harry感受到他手心的汗多到他快抓不住手裡的魔杖,他只能緊緊地抓著,趁著亡靈的霧影尚未散去時加速狂奔,他躲在墓碑後面迂迴的朝著Cedric的身體跑去,躲避Death Eaters的追擊,趁著灰霧遮蔽Voldemort的這段時間努力往前奔跑。

  「Impedimenta!(噴噴障)」

  他拿著魔杖胡亂地對著身後揮舞──不管有沒有擊中敵人──腳步仍然不停地向前,就算腳上的傷口再度潰爛發疼,他也不敢停下。

  「用昏擊咒對付他!」他聽見Voldemort尖叫的聲音,Harry跑到Cedric的身邊,卻發現他是那麼地重,而自己已經沒有力氣能夠拉動他。

  「你們這群愚蠢──無可救藥──」Voldemort的聲音越來越近,Harry緊握著魔杖想著到底怎麼樣才能拿到獎盃。

  「滾開!讓我來殺他!他是我的!」

  Harry轉過頭看見Voldemort的紅眼閃爍著火焰般的光芒,他看見他嘴角扭曲著一個醜陋的微笑,Harry在他準備舉起魔杖的時候,朝著獎盃大喊。

  「Accio!(速速前)」

  獎盃騰空飛到空中朝著Harry疾飛而去,他一手緊抓著Cedric的身體,而另外一隻手緊緊抓住把手。

  「Stupefy!」

  Harry耳邊傳來Voldemort憤怒地大喊聲,同時也聽見一句咒語朝他襲來,當他感受到肚臍被拉扯的感覺時,他的世界也變成一片漆黑,意識模糊昏厥過去。

  然而他的手卻像有意識一般緊抓著把手和Cedric,兩個人和一個獎盃在風吹過的呼嘯聲中朝著Hogwarts飛去。

 

 

  兩個人,三巫鬥法大賽上消失的鬥士們就這樣掉落在迷宮的邊緣,一片黑壓壓的人潮籠罩住他們。

  一個昏迷,一個生死未卜,這個狀況讓在場的觀眾和學生們驚呼出聲,現場的狀況險些讓Corrnelius Fudge(康尼留斯·夫子)壓不下來,只能草草地結束這次的大賽,留待兩位當事人清醒再做這次比賽的判決。



--------------------------------

在奇怪的時間發文了_(:з」∠)_
抱歉最近感冒緩慢痊癒中,這一兩天會在更新一篇,小龍在開學的時候才會出現……
相信我這真的是DM/HP ✧*。٩(ˊᗜˋ*)و✧*。
括號內的翻譯我就不改了,以台灣皇冠出版社為主,感謝><

 


一直猶豫要不要讓Cedric領便當,最後還是讓他吐出來了。
其實我還蠻喜歡他的,雖然他最後去當了吸血鬼。(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