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 CWT25插花於《淡愛》 by 日雲,已獲得作者同意,故貼出(*´ω`*)


  你們是兄弟。

  這點不管是你或者是他都明白,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而你慶幸、幸好你們是兄弟。

 

  否則你們可能不會相遇,也許窮極這一生連和對方擦肩而過的機會都不會有,所以即使背上兄弟相戀的背德之名,你從來都沒有後悔也不曾怨懟,甚至很珍惜你們的血緣關係。

 

《所珍視的》

 

  你出生在寒冷的冬,尤其雪野的冬特別冷冽,再加上你出生的那一天是雪融時分,比起下雪的時候讓人更覺得雪凍三尺。

  你眼底所流轉的紫金讓父親和族裡的長老歡喜不已,而你父親的元配、你哥哥的母親始終保持著嫻靜的笑容,溫言軟語地叮嚀你的母親要好好休息,兩個女人毫不避嫌的聊著天,度過那個靜謐的下午。

  而你清醒的時候,眼前出現一個模糊的影子,是你的哥哥好奇地乖坐在一旁觀察著你,看見你睜開骨碌碌的黑瞳,開心的上前撫摸著你軟軟的頰側,彷彿你知曉那是你同父異母的親人,一點也不怕生的露出淺淺的笑。

  這是你們第一次見面,也註定以後無法切割的開始。

  「醒了啊?」隨後你被抱進一個帶點微淡香氣的懷裡,熟悉柔軟的女性軀體讓你放鬆的窩在其中,睜著還看不太清楚的眼睛,小手努力地想要掙脫布巾的糾纏。

  「千冬歲好像不喜歡被包著呢,趁婆婆不在我們弄鬆一點,讓夏碎陪他玩好不?」你的母親溫婉的點著頭,覺得也這麼做似乎比較好,把你放在一旁的軟榻上,讓布巾鬆垮垮的披在你的身上,你開心的揮動著小手,好動的讓一旁的大人露出笑容,而你的哥哥、夏碎則是讓你捉著他的指頭,上下擺動,你們彼此好奇的觀察著對方,都不由自主的露出和煦的笑臉。

  「夏碎,你是哥哥,要保護弟弟。」你應當叫大姨的女子這樣叮嚀著自己的兒子,「你是夏天出生的孩子,本來就應該要保護冬天的孩子,無論之後你們會不會一起成長,……明白嗎?」

  夏碎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並說了句明白,依舊讓你抓著他的食指揮舞,一點也不會覺得你的動作令他厭煩。

  「……姐、」你的母親欲言又止,卻被制止,大人們停止交談,整個空間只剩下你咿呀咿呀的童稚聲,最後她只能釋懷地笑了。

  「那就拜託夏碎要保護好千冬歲囉。」輕柔溫雅的嗓音換來一聲稚嫩的保證,而他的確也做到了他的保證。

 

  你感覺到額前冒出的汗水正被人細心的用毛巾擦去,不用問你也知道那人是誰,知道他的細心,知道他的體貼。

  感覺毛巾離開自己,你才緩緩睜開眼,過於刺眼的光線讓你不自覺地瞇起眼,直到眼睛習慣亮度才明顯看見你的弟弟小心翼翼地捧著一小碗的粥轉身朝你走來。

  「……夏碎哥,」你看見他欲言又止,無奈地勾起嘴角,主動用左手接過他手中的粥碗,等他反應過來之後,他動作迅速的將碗從你手中拿走,弄好小桌子,才讓你自己進食。

  「月見說你現在還不能自己拿著吃……」他小聲的說著,低下頭,過長的瀏海遮去了他的眼睛,沉默不語。

  想著方才所夢到的夢,有股熟悉懷念,卻永遠回不去的感覺,看著眼前的至親,亦是你這一輩子想要保護呵疼的人,你笑了,也許是因為夢見那個夢的緣故。

  那個無憂無慮的下午時光。

  「……小千、千冬歲。」放下他為你費盡心神熬煮的粥,你用單手將繪有彩楓的陶碗擱置一旁也將小桌子推回原位,你伸手拉住他的手,將他摟進你的懷裡。

  即使這樣會讓你的肩膀和手臂感到疼痛,你依舊這麼做,讓他靠向你,就像小時候午睡時,你們總是會趁大人們不注意偷偷的溜出去玩,玩累以後在某個涼爽的樹蔭底下,你摟著他、他依偎著你,然後一起睡著,直到被其他人找到,輕責挨罵。

  不過你們還是常常這麼做,你總是小千小千的喚著他,他則是葛格葛格的回應你,小小的手掌牽在一起,在偌大的雪野家探險,度過短暫、卻又讓人十分珍惜的日子。

  「等等、你的手……」他慌亂的想要起身,而你卻堅持不放開,他只好妥協地靠著你,無奈的望著你。

  「真的不能夠……」你知道他想說什麼,所以你開口截斷他的話,不讓他說出口。

  「不可能,只有這件事我不能答應你。」

  「我的母親曾經對我說過,夏天的孩子必須保護冬天的孩子。」你低下頭親了親他,「我知道你想反駁這句話,但是千冬歲……就算我的母親沒有這麼對我說,我還是會選擇做你的替身,沒有人能夠逼迫我,你應該最明白。」

  聽完你這麼說,他倔強的撇過頭,不發一語,似乎在隱忍著什麼,你們已經為了這件事爭辯不下數次,他甚至因為這樣而強行接下任務,足足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不曾踏進醫療班探望你。

  「……以後我會注意,不會讓你再有機會替我承受這些!」黑瞳睜大的看著你,裡頭的堅定讓你愣了幾秒,隨即你發出笑聲,讓他忍不住抗議。

  「我是認真的!這次換我保護哥!」

  「我知道、我知道……」忍不住揉了他的髮,你還是笑著,似乎是受你的笑意感染,總之他也笑了。

  就像小時候一樣呢……你懷念的輕嘆,緊握住懷中的人,直到他抗議才放開他,笑容不減的看著他起身收拾湯碗,因為疲倦靜靜地又陷入睡眠之中。

 

  你希望能夠在夢見那個夢,或者夢見你的母親,能夠對她說你的確做到了,夏天的孩子確確實實的保護了冬天的孩子,不只這一次,往後的日子,你還是會保護他。

 

  因為他是你窮極此生最想保護的那個人。




──所珍視的,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