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Black Genealogies Secret

 

  「Dorea顯示在羊皮紙上頭的人名和家裡的族譜掛毯不太一樣。」

  某一天RegulusHarry說到Black家的族譜,Regulus突然想起兩者之間的不同而冒出這一句話。

  「哪裡不一樣?」他還不曾拜訪Black家,所以沒有看過在Grimmauld Place大宅的那張掛毯。

  Regulus托著下巴回想著,「有幾個分支應該是有人名,但是卻被汙漬染上或是上頭有燒焦的痕跡,我問過母親,她臉色顯得很難看,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但是那天羊皮紙上頭的人名卻沒有被消去或是遮掩。」

  被挑起好奇心的Harry拍拍小夥伴的肩膀,「那我問問看Mammy,有消息再告訴你!」

  「好啊!」

 

  ☆

 

  「Black家的族譜?」Dorea挑起細眉,重複一次小兒子詢問的問題。

  「怎麼突然對這個有興趣了,我的小寶貝。」

  聽著Harry敘述這個問題的前因後果,Dorea長吁了一口氣,倒了一杯牛奶給眼前的兒子,才緩緩開口。

  「這也不算是什麼秘密,你現在這個年齡知道也沒關係,只是……」

  「只是?」

  Harry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話題會讓眼前的母親看起來顯得有些疲憊,「如果Mammy不喜歡的話,Harry不一定要知道答案。」

  「我沒關係,因為我和Black家的關係,你們遲早也會知道的。」

  Dorea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書,放在茶几上攤開第一頁,上頭印有一個圖案,它是由兩個山形符號堆疊、左右兩端各一個五角星,再加上中間一把短劍的盾牌,盾牌兩邊是兩隻躍立的灰狗所組成的圖案。

  「這是Black家的家徽,同時也印在Grimmauld Place大宅裡的掛毯上。」Dorea述說過去就像是在講旁人的故事一般,「Black家族的人們認為Black的血統悠久綿長,是所有古老家族中最為高貴的一支。」

  「而那些被消去的人名,」她的指尖磨蹭著那個族徽,嗓音彷彿蒙上了一層陰霾,「則是破壞這個血統的罪人,不被家族承認,進而從掛毯上除名。」

  「被趕出家族嗎?」Harry低呼,他不能想像有什麼原因會導致自己被家族除名,這在巫師界可不常見。

  「是的。」Dorea指著上面的人名,簡略地說:「Isla Black嫁給Muggle,所以族譜上她的位置殘留著被燒過的痕跡;Phineas Nigellus Black被除名的原因,只是因為他支持Muggle擁有他們的權利。」

  「Marius BlackSquib,我的哥哥……」Harry看見母親眼眶浮現一層水霧,「在他十一歲那一年沒有收到來自Hogwarts的入學信,確認他沒有魔法天賦後,被認為是純血統的恥辱,據說被送去Muggle的世界生活著,從此之後音訊全無。」

  「Mammy……」他窩在母親的懷裡,感受到她難過的情緒,想藉由擁抱安慰她。

  摸著兒子亂翹的短髮,「我沒事,只是突然想起來有點傷感罷了。」

  「跟Muggle有關係或是沒有任何魔法天賦才會被逐出家族?」Harry總結著剛才聽到幾個被逐出家族的個案,「是這樣嗎?」

  「不完全是。」

  Dorea往旁邊指著一位女性的名字,「Cedrella Black,我的堂姊嫁給Septimus Weasley而被家族除名。」

  「Weasley不也是純種嗎?」Harry曾經在一本《生而高貴》的書籍裡頭看過這個姓氏的紀錄,他確定自己沒有記錯。

  「是啊,但他們同時也是有名的『純種叛徒』。」Dorea抿著唇,看著仍然年幼且自小聰慧的兒子,接著開口提出一個問題。

  「Harry是怎麼看待Muggle的呢?」

  Harry還沒從純種叛徒的疑惑裡走出就聽到母親的問話,不假思索地回答:「沒有魔法天賦的一般人,大概是這樣吧。」

  「可是你知道魔法界的純種家庭對於Muggle的看法嗎?」

  「Ah?」

  Dorea看著Harry一臉懵懂的模樣就知道他對外界的看法一無所知,「一般的純種家庭都認為自己的血統是高尚的,而沾染Muggle的血統都是骯髒不堪,並且歧視著他們。」

  「但是Weasley卻反其道而行,這個家族不但不歧視Muggle或是Muggle出身的巫師,甚至接受他們的一切,對Muggle也很和善,這就是Weasley被純血統的巫師們稱為『純種叛徒』的原因。」

  「這也是Cedrella Black被除名的原因?」

  Harry覺得Black驅逐族人的理由顯得有些可笑,從小在Potter Manor長大的他被灌輸的是自由開放的觀念,Potter夫婦從來沒有在他們兄弟面前批評Muggle或是說過任何貶低的詞彙,教導他們要學會尊敬他人,他們身為純種巫師固然有自己的驕傲和自尊,卻不能因為自己的喜好問題而欺負別人。

  「我知道你不認同,但這就是Black引以為傲的家規。」她拍拍兒子的頭安慰著,「不過家規是人訂出來的,要不要遵守看個人,就像Cedrella嫁給Weasley之後過得蠻快樂的。」

  「Mammy你也是嗎?」

  Dorea看著向來文靜的小兒子臉上露出頑皮的笑意,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肉,「當然,嫁給你父親是我的幸運。」

  「唉呦,會痛啊Mammy!」Harry假裝呼痛,餘光瞄見剛推開門的父親,趕緊躲到他的背後。

  「小頑皮,你跟James越來越像了。」Charlus將他從身後拉出來,「你是不是又惹Mammy生氣了?」

  「沒有沒有,只是Mammy覺得嫁給Daddy很幸福。」男孩對著父親擠眉弄眼,而後他動作迅速地在他們臉上留下一吻,跟父母道晚安:「我要準備去睡覺了,DaddyMammy晚安。」

  「這個小滑頭。」Dorea笑著看著房間門被Harry急躁地關上,有些感概的說:「他也越來越健康了……我還記得他出生的時候那麼瘦小,連哭聲都微弱地比貓還要小聲。」

  「放心吧,將來他和James會胡鬧到讓你我都頭疼的。」Charlus幫她把頭上的髮飾取下,「我們先休息吧。」

  「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