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定時更換XD 中英日皆有可能]

  

基本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克里斯和澤村雙腿盤坐在五號室裡,兩人中間擺著一張小茶几,克里斯正在教導澤村平時的保養工作,室內的空氣靜謐卻不沉悶。

  「雖然你投球的方式與降谷大相逕庭,但也不能疏忽平常對手指的保養。」

  克里斯握著澤村的手,細心地幫他每一個手指、指緣都抹上乳液,「身為投手,更要注意手指頭是否有傷口。畢竟投球時是靠著扭轉肩膀,將全身的力量投注於手腕和指尖之上,指尖必須承受非常大的壓力。」

  「指尖承受的壓力大小當然跟你投球和施力的方式也有關係。」

  克里斯用淺白的方式舉例,讓澤村了解他的意思,「如果說你的指尖所承受的壓力是三倍,那麼降谷的指尖會因為他把力量全部投注在球上,所以承受的壓力會是你的十倍。」

  「所以降谷那傢伙的手指也比我容易受傷嗎?」澤村似懂非懂地提問著,他也不完全就是個笨蛋,至少他知道克里斯前輩對他講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很重要的,而且也是為了他好。

  即使拿他的競爭對手來當範例,哼哼。

  「是的。」

  克里斯點點頭,「如果投手平常不好好地保養自己的雙手,那麼上場的時候很有可能因為傷勢而導致被換下場,進而影響整個球隊的士氣與輸贏。」

  「除了練習之後的保養,平常的訓練也不能過度。」他對著眼前的慣犯再次叮嚀,「不論是跑步或者是投球,都不能超過規定的時間和數量,就算你練習得再多,沒有適當的休息,只會得到身體的反撲,而不會進步,明白嗎?」

 

  「……難道,」克里斯嚴厲地看著他,「你想變成我這樣嗎?」

 

  「不肖澤村謹遵師傅教誨!」澤村突然站起身對著克里斯敬禮,他忘不了前幾天在室內練習場克里斯的眼神,他明白眼前的這個人是真心想要讓他變得更好,所以他也格外地尊敬他、在乎他講得每一句話。

  雖然他不能夠清楚地了解克里斯前輩講得每一句話,但他會盡他所能地去學習、完成他該學會的事物。

  「你啊……」克里斯無奈地看著眼前的後輩,不明白他白天訓練那麼久,現在精神依舊那麼好,「還沒弄好,趕快坐下。」

  「是!」

  接下來的時間克里斯沒有多說話,均勻地幫澤村的手指抹上乳液後,他將蓋子蓋上拴緊,然後把那罐扁平的罐子放在小茶几上。

  「這罐就送給你,記得平均一到兩天就要抹一次或者是手掌、指尖邊緣乾燥的時候也要記得抹,特別是指緣的部分。」

  「這這、這怎麼可以!」澤村瞪大眼睛努力推辭,「師傅平常就對不肖澤村夠好了,怎麼可以再拿師傅的東西!」

  「這只是小東西,我那邊還有,不必擔心。」看他這個樣子,克里斯忍不住對他開起玩笑,「還是說……你嫌棄我用過的東西?」

  「──怎麼可能!」

  澤村猛地搖頭,「我嫌棄誰的都不會嫌棄師傅的!」

  看看,他都有點語無倫次了。克里斯想著,難怪那些二三年級那麼喜歡欺負或逗弄澤村,有時候真的蠻有趣的。

  啊啊,他可不能養成這樣的壞習慣……但是偶爾,還是可以吧?

  「那你就收下吧。」

  克里斯忍住笑,伸手抓住對方搖晃的腦袋,「不要搖得那麼用力,小心扭傷。」

  「謝謝克里斯前輩。」

  澤村的臉頰因為情緒激動顯得有些紅潤,他紅著臉用手指搔著自己的臉龐,而後口氣認真地對著克里斯說:「如果前輩有什麼需要,小的義不容辭為您兩肋插刀,甚至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夠了夠了,什麼粉身碎骨,你最近到底看了什麼。」克里斯頭疼地看著他,「沒那麼誇張,不需要你兩肋插刀。」

  對於克里斯的問題澤村向來是有問必答,「是倉持前輩的武打電動看到的,我覺得很有道理。」

  「我先回去了。」克里斯伸手揉亂澤村的頭髮,「你也早點休息,明天還有訓練。」

  「好的!」澤村站起身,恭敬地陪著克里斯走到門口,送走他。

  克里斯對他這個行為沒輒,久而久之也就隨他去,反正不管怎麼說他都不會改,再加上其他人也見怪不怪,他也就不再堅持要他改掉了。

 

  夏季賽將至,集訓的最後一天,隊上的王牌投手丹波光一郎在練習賽中發生意外,被對方投手的球迎面擊中,導致整個球隊的士氣大受影響,所幸在結城隊長和伊佐敷副隊長兩位三年級前輩帶頭之下重振了隊上的精神。

  晉級到決賽之前,青道必須經歷五場比賽才能夠拿到決賽的入場券,與對手高中一較高下,取得勝利,最終才得以進入甲子園。

  夏季大賽第二回,青道的初戰對手是西東京的公立學校,米門西高。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上場的機會,但場前熱身總不是壞事,澤村是這麼想的,就算被旁邊的隊友吐槽這場沒自己的事,澤村依舊熱情不減的練投著。

 

  這也許是我最後一次教你投球了吧。

 

  那天晚上克里斯這麼對著澤村說,直到現在他仍然不懂為什麼克里斯前輩會說出那樣的一句話,但他知道這場比賽對於三年級而言是最後一場比賽。

  在這裡輸了,就只能當場引退,他們的高中棒球生涯就此止步,沒有任何退路可走。

 

  戰況來到第四局,片岡監督下了一個讓眾人驚訝的決定。

  他將降谷換下投手丘,讓澤村上去投球。

  雖然只有一局的時間,但也足夠讓眾人感到訝異,但這個決定也更讓旁人確定片岡這麼做的原因。

  青道目前沒有狀況穩定的王牌投手,所以只能在實戰中讓投手們累積經驗和教訓,尤其是一年級的兩名投手,唯有比賽最能夠讓一個投手飛快的成長。

 

  「雖然說今天是重要的第一場比賽,但你們兩個人都投得太用力了。」

  當天比賽結束回到練習場,今天上場的兩位一年級投手緊張心虛地坐在克里斯前面檢討著今天比賽的過程。

  「澤村你到雙殺為止表現都很好,但那之後的兩個四壞球就太不應該了。」克里斯檢討完一個之後換另外一個,「降谷,如果你太過著急要取得勝利的話,對手就會更加深入的研究你,更何況這次的投球方式,不見得每場比賽都能夠奏效。」

  克里斯剛說完,站在一旁的兩位捕手,御幸和宮內一人接著一句唸叨著他們兩個。

  「你們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控球』?」

  「別給我在牛棚吵個不停,煩死了。」

  最後克里斯還是忍不住多補了一句,「如果打者是卡布瑞拉的話,該怎麼辦?」

  我明明都壓制住打者了……

  澤村一臉懨懨地聽著前輩們的教導,在心底小聲地嘟囔著。

 

  夏季大賽第四回,決定青道是否擠進前八強,他們的對手是明川學園,由於他們是左打者眾多的隊伍,如同金丸當初在牛棚裡的猜測,這場比賽依舊有澤村上場的機會。

  擔任先發投手的降谷,前面三個局數投球的狀況不甚理想,即使第一局失了兩分,後面兩個局數並無失分,但由於第四局投出了四壞球保送打者上一壘,所以降谷被片岡監督換下投手丘,讓澤村擔任中繼投手接力上場。

  縱使剛上場發生了烏龍事件,導致澤村被加油團噓了好幾聲,但他還是使用剛學會的直球裡的變化球──四縫線投球殺得明川的打者一個措手不及,三個投球數讓對方出局,結束第四局。

  接下來的局數由澤村和川上接力完成,雖然免不了投了幾顆壞球,但澤村確實地救援成功,沒有讓明川打者再得一分。

  明川對上青道這場比賽最後以二比七結束比賽,由青道順利晉級。

 

  進入決賽之前的兩場比賽,第五回青道對上的比賽對手不是料想中的市大三高,而是今年夏季大賽中的黑馬──藥師高中,與藥師的比賽以略為領先的分數,五比八結束晉級。

  而第六回合準決賽,四強賽中他們對上了仙泉學園,同樣以八分取下這場勝利,確定進入西東京的決賽。

  也許是受到藥師投手──真田的影響,在與稻實比賽的前一天,澤村提出想要學習變化球的要求。

  雖然在他提出的當下立刻被兩位捕手駁回,但是下午練投時,他們看著澤村投球的姿勢越來越穩定,御幸跟克里斯講了幾句話之後,還是問了澤村想要學變化球的原因。

  聽著御幸和澤村的對話,克里斯看著一臉認真的左投手,對於他的進步感到欣喜的同時卻也感覺到一絲悵然。

 

  勇往直前果然是澤村的一貫作風,但隨著比賽逐漸成長,他漸漸地離我遠去了呢──

 

  克里斯看著澤村慣用的那隻手,他還記得他叮嚀他保養雙手時,指尖撫過他的左手時,那些因為長年投球而磨擦出的繭,靈活而柔軟的手指和掌心。

  他到現在似乎還能感覺到那時感受到的溫熱。

 

 

──指尖餘溫,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靜韌
  • 暑假開始才開始看鑽A,覺得克里澤超萌的>////<
    很喜歡你寫的克里澤:D
    敘述著溫暖的日常,感受到克里斯滿滿的愛(還有傻傻的澤村~!!
  • 對不起現在才注意到留言QQ
    難得收到留言覺得很開心,謝謝你>//////<
    有機會我會繼續寫下去的www

    於 2014/11/30 18: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