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曾經想過,如果當初他沒有答應高島禮的請求,也許他和澤村不會產生那麼深刻的牽絆。

  僅僅只是同在一個學校棒球隊、前後輩的關係,如此而已。

  偏偏他與他相遇,在澤村毫不掩飾的直率,積極的態度,原本最後應該是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他逐漸被他吸引,不知不覺間將線纏成了無法解開的結。

  他卻甘願沉淪其中。

 

  結束與黑士館的練習賽後,片岡監督招集所有選手到室內練習場集合,並且公布晉級一軍的人選。

  能夠踏入二十名一軍的名額,僅剩兩名。

  「結至今日的練習比賽以及我個人的判斷,得出以下結果,而被選中的兩個人,要有代表我校的覺悟,沒被選上的人,我希望在夏天來臨的前一個月裡,由你們負責支援一軍的訓練。」

  在監督講話的同時,整齊稍息的眾人,不論是一軍抑或是二軍的選手都屏息以待片岡接下來的話語。

  「……晉升一軍的是,一年級的小湊春市。」不等其他人思考,片岡接著宣布剩下一名的人選,「以及同為一年級的澤村榮純,以上。」

  「算上這兩個人,一軍共二十個人參加夏天的比賽,去準備明天的練習吧,今天就到這裡,解散。」

  「沒被選上的三年級留下。」

 

  克里斯注意到倉持對著仍愣在原地的澤村賞了一腳,然後說了兩句話,把澤村帶離現場。

  他大概能夠了解澤村在想什麼,應該說澤村是一個很好懂的人,心裡在想些什麼都直接表達在臉上,甚至直接說出口。

  他並不會覺得不甘心,相反地他很滿足,能夠在高中最後一年還能夠上場,接到最精采的一球。

  克里斯與其他人聽著監督簡單的幾句話,那不是為了安撫他們才說出口的,而是打自內心的想法,三年級的選手們聽見監督說著以他們為榮和彎下的背脊,即使明白競爭正選資格的殘酷,此時此刻還是忍不住流下淚來。

  畢竟他們高中生涯最後的一個夏天已經結束了。

  縱使未來還能夠打棒球,站上球場,意義也大不相同。

 

  克里斯從同樣住在五號室的倉持和增子那邊聽到澤村的情況,雖說在意料之中,卻也感到無奈。

  下午練習時,看見澤村一如往常、甚至比平常更衝勁十足地拖著輪胎跑步,讓站在一旁觀看的倉持和御幸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是瞎操心。」御幸哈哈笑了兩聲,慶幸地說:「澤村那傢伙看起來比平常更有幹勁啊!」

  「……如果不那樣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克里斯換好衣服後,走進場內,「那股一往直前的衝勁,那才是澤村最強而有力的武器。」

  克里斯視線看向正在跑步的左投手,「但還是有點危險,那傢伙今後還有一大堆必須學的東西等著他,如果我們不盯著他的話,他可能會把自己弄垮。」

  「沒錯,畢竟他可是個不懂量力而為的笨蛋。」

  「啊……他是個不懂得怎麼停下來的笨蛋。」

  聽著御幸和克里斯一人接著一句評論澤村,倉持忍不住開口吐槽:「哈哈──那算是稱讚嗎!」

 

  集訓的前一天,外面下著滂沱大雨,澤村下床換了件衣服,不理會倉持勸戒的話,依舊踏出房門準備進行體力訓練。

  澤村低頭走在前往練習場的路上,意外地被御幸擋了下來,在摸不著頭緒的時候被帶進室內練習場,已經有兩個人站在裡面等著他。

  克里斯特地找來兩位投手,就是為了要普及他們對於棒球的知識以及該注意的事項,這麼一來對於夏天比賽的情勢也會有所幫助。

  「聽好了,棒球是在投手投球之後才開始的運動,投手的職責就是這麼重大。」克里斯用易懂的言語簡略地講解著:「和內野手之間的傳接、補位的遲緩、極小的錯誤都會導致隊伍輸掉比賽。」

  「換句話說,在隊伍中最長時間接觸到球的投手們,你們必須比任何人都還要更加徹底地了解棒球。」

  「在夏天的比賽裡,並不是光靠氣勢就能夠贏得比賽的。」

  兩個一年級的投手聽到克里斯的話,一個慌張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而另一個則是裝睡沒聽見,讓旁邊的捕手們毫不意外他們不在狀況內的模樣。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才會在這裡,畢竟團體比賽只有一個人是不能練習的。」

  二年級的前園健太和一年級的小湊春市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來到練習場內,前園聽見御幸這麼說,彆扭地朝他反駁幾句。

  正當澤村的注意力全部轉向他們那邊時,克里斯冷不防地開口對他說:「澤村,我應該有對你說過,毫無計劃的鍛鍊可不能算是練習,與此同時也要懂得讓身體休息。」

  「……難道,」克里斯嚴厲地看著他,「你想變成我這樣嗎?」

  克里斯的眼神讓澤村感到震撼,他突地想起高島副社長曾經跟他說過的,關於克里斯左肩膀傷勢的由來,「不是的……」

  「身為一軍的成員,並對此抱有責任感並不是件壞事,然而你也不必獨自背負起所有。」克里斯放鬆臉部的表情,溫和地說:「所以今天就做些輕鬆的練習,好嗎?」

  澤村看著克里斯,嚴厲的話語中又帶著為他著想的話尾,無論是哪個方面都讓澤村自行慚愧。

  他抿著嘴角,聽見克里斯無奈地說著他們盡是會添麻煩的傢伙時,蓄在眼眶裡的淚水在此刻終於忍不住沿著臉頰潺潺流下。

  「克里斯前輩,我……我……」

  偌大的練習場中,除了室外的下雨聲外,只聽得見澤村小聲啜泣的聲音,在場的人沒有笑他,也沒有出聲調侃他,直到倉持特有的笑聲打破這份靜謐的氣氛,澤村才止住了眼淚。

  他知道,為了報答克里斯為他所做的一切,他能夠做的就是在場上不讓敵對的打擊手得分,以及熟悉牽制快攻補位等等的棒球知識。

 

  「哈哈!這球投得好!」張揚到讓人想扁他的語氣,投手中除了澤村榮純不做第二人想。

  「……壞球。」前方蹲低接球的克里斯毫不留情地打擊他,然後把球丟回給他,「最後一球。」

  「結束之後,慢跑兩圈,再做伸展動作。」

  「──咦!」澤村不滿地大聲嚷嚷:「我覺得投得正順,手感很好,不能多投幾球嗎?」

  「而且、而且克里斯前輩難得同意幫我接球!」

  「你今天已經投得夠多了。」克里斯將手套放在自己的前方,「如果你想要現在休息,我也不會介意。」

  「咦欸──」深刻明白對面捕手說到做到的個性,青道唯一的左投手發出哀嚎,「一球就一球。」

  看著左投嘟囔的樣子,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克里斯的嘴角不自覺地揚起縱容的角度。

  不過,對投手不能太過放縱,捕手的職責就是幫投手將狀態調整到最好,縱容過度的話,只會讓投手過度逞強。

  更糟的情況,有可能會讓投手的自信和自尊心受傷……啊,不過、……如果是澤村的話,他想他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打結的平行線,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