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 插花於《兩季之中》 by 夜蒑,已獲得作者同意,故貼出(*´ω`*)



  
你的世界,你的視界,裡頭有我嗎?

  其實他一直都知道,都清楚,都明白。

  打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夏碎的眼神一直都是放在他的母親身上,即使他會對著他笑,陪他玩耍,無論什麼事都是因為他的母親。

  就連離開雪野家,都是。

  之後再度相遇,在學園裡頭,舉凡修習學業和搭擋一起出任務,夏碎的一舉一動幾乎都是因為那位殿下。

  從來都不曾為了他,只為了他。

  --只為了雪野千冬歲。 

 

《視界》

 

  夏天出生的孩子要保護冬天的孩子,驅除惡鬼,不受侵害。

  因為這句話夏碎來到千冬歲的身邊,陪在他身邊,陪他玩耍,說故事給他聽,在那不長也不短的日子裡頭,他們幾乎形影不離。

  對於千冬歲這個弟弟,在夏碎心裡充滿複雜的情緒,他很喜歡這個弟弟,但同時也討厭他,更可以說是憎恨--是的,憎恨--但是他更恨的是自己。

  因為他的出生並不是雪野一族所期望的,所以他的父親拋下正妻,讓另外一個女人懷孕,進而生下擁有雪野家能力的孩子。

  他知道讓他最敬愛的母親難過的,不只是父親,還有他。

  他看見母親笑著,看著母親抱起襁褓中看起來軟綿綿的嬰孩,彷彿一捏就碎,他知道母親是喜悅的,但是同時也是苦澀的。

  開心她所摯愛的男人如願地擁有下任繼承人,難過的是這個願望並不是她幫他完成的--她所生下的孩子,並非擁有雪野一族能力的孩子。

  他安靜地跪坐在一旁,靜靜地聆聽母親對另外一個女人噓寒問暖,他看見母親懷中的嬰孩靈動雙眸中的紫金流轉,他本該怨恨眼前的孩子,可是望進那清澈的眼底,更多湧上心頭的是憐愛的心情。

  也許這就是親情的奧妙,縱使他們並非是同父同母的親生兄弟,但是不能否認的,他們依舊是擁有同個血緣的兄弟。

  從母親手中接過嬰孩,軟軟的、彷彿毫無重量可言的嬰兒,他小心翼翼地捧著,生怕摔了他,那個時候的他只覺得眼前的嬰兒好小好小,看著身旁兩個女人露出的笑容,讓他的嘴角不自覺地也跟著染上笑意,淺淺地,卻充滿幸福。

  他不討厭那個女人,也不討厭擁有神喻能力的弟弟,尤其是千冬歲,他其實喜歡、很喜歡這個弟弟,看進那毫無瑕疵的瞳眸,看見他純真的笑意,他便感覺自己是幸福的。

  幼時那段時光是他最珍惜的回憶,一個人看著書的寂靜迴廊裡總會有個躲在角落的身影,直到他朝他招手才會用小跑步的跑到他身邊,用著稚嫩的嗓音喊著他,有時候會對他撒嬌要他陪他玩耍。

  在櫻花紛飛的時節,他會讓他依靠在自己的膝上,在春風拂過的迴廊愜意地午睡;在夏至來臨時,兩個人會偷偷地跑出雪野家到溪邊玩水,回家時小心地不要被發現挨罵;他們會在秋葉紛紛落地的樹下盪著鞦韆,搖呀搖地,兩個人都會露出快樂的笑容;下雪時陪他堆砌雪人,拿著樹枝和石頭還有圍巾幫堆好的雪人做裝扮。

  無論是哪個季節都有他和他的記憶,當他不得不和母親離開雪野家時,他看著大樹下的鞦韆,從眼角餘光看見了躲在一旁的千冬歲,他露出苦澀的微笑,當作沒有看見,當他即將踏出雪野的那一刻,他聽見千冬歲喊他的聲音,即使如此,他還是跟著母親離去。

  拋下他曾經呵護在手心的孩子,他唯一的弟弟,對他而言最重要的……

 

  --其實我的世界一直都存在著你,從你出生的那一刻,你便存在我的視界裡了。

 

  幼時的記憶,夏碎離開雪野的背影,在他和他那麼多回憶裡頭是最鮮明也最深刻的,他還記得他躲在迴廊的梁柱旁,不管一旁的傭僕如何地勸說誘哄,堅持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年幼的他在等待,等著夏碎回過頭看他,等著夏碎跟往常一樣抱著他,牽起他的手跟他一起玩耍,教他寫字唸書。

  最後到他忍不住喊了一聲哥哥,只看見夏碎的腳步停頓了下,之後還是沒有回過頭,直到門關上許久,他才相信夏碎已經離開這裡,離開他身邊的事實。

  一直到他到Atlantis學院就讀國中部,他才再度遇到夏碎,那個和記憶中不同、卻又相像的哥哥,溫和而生疏有禮地喊著他的名字,而不是小千,那個他很喜歡而且親暱的稱呼。

  當他看見夏碎對著那位殿下露出微笑,他會忍不住地忌妒,為什麼站在他身邊的不是他,為什麼不是他讓夏碎露出那個笑容。

  終於有天他忍不住了,看著因為他難得生病前來照顧他的夏碎,在只有他和他的空間裡,他放任自己的情緒失控,腦袋發熱地胡言亂語。

  「你喜歡我嗎……夏碎哥、你……」抓著原本打算幫他換毛巾的手,「就算一點也好,離開雪野家的日子裡,你曾記得我嗎?記得有個小千喜歡叫著哥哥,喜歡有哥哥陪在身邊的小千……」眼淚因為發燒的緣故不自覺地滑落臉龐,他執著地問著,視線因為淚水而模糊地看著眼前的人。

  他只聽見那人嘆口氣,冰涼的手細心地替他擦去眼淚,然後才緩緩開口:「那個讓人困擾的小千,他的哥哥不會忘記那個令他擔心的弟弟……乖,快睡,這樣燒才會退。」

  最後睡前的記憶,他只記得那隻他不曾放開的手和縈繞在耳邊的美麗歌謠,令人安心又感到溫暖,還有那個恍若如夢、殘留在唇邊的溫度。

  雖然清醒之後,那個記憶中親切的哥哥消失無蹤,夏碎回復到原本的溫和有禮,他還是不放棄,仍然執拗地想要踏入夏碎的世界裡。

 

 

  看著手上的信紙,撫平上頭的痕跡,彷彿可以感受到那人殘留的體溫,握緊手上的幻武兵器,你踏上尋找那人的旅途。

  你知道的,就算要跟著夏碎踏進地獄,他也願意跟隨他的腳步,只為了不再寂寞,為了可以存在他的視界裡,也不願過著寂寞空虛的日子。

  不論藥師寺夏碎在哪,雪野千冬歲都會找到他,就像當初的相遇,後來再度重逢,他都會找到他。

 

  世界的某個角落,被風吹起的紅袍衣角,緩緩走近沉睡中的紫髮青年,輕輕地、溫柔地走入他的夢境,喚醒他,對他傾訴自己的思念。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也不願遺忘,他和他之間所發生的一切。

 

 

──視界,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