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I'm Back

 

 

  You -Know-Who被救世主消滅之後,烙印在Death Eater手臂上的黑魔標記就像是個紋身,再也不曾出現灼熱的感覺。

  但就在事情發生七年後的現在,The MalfoySeverus Snape不約而同地感覺到手臂紋身的部分產生些微的灼熱感。

  不管召喚他們的人是不是那個人,感受到召喚的三人立刻放下手上的事物,前往他們知道的那個地方。

  於此,Snape萬分慶幸現在是暑假期間,不然臨時離開學校一定會被那個甜膩膩的老瘋子用胡言亂語的方式追問去向。

  他可不想跟一個老人關在一堆奇怪儀器和因為點心飲品產生甜膩氣息的地方。

 

  當他們來到Tom Riddle的私人居所,看著熟悉的大蛇盤踞在沙發上,而坐在沙發上的人手上正拿著一本書,靜靜地閱讀著。

  那個身影他們很熟悉,不、應該說想忘也忘不掉。

  令魔法界聞風喪膽的那個人,他們曾經……也是現在的主人。

  Voldemort.

  「呦。」少年放在手中的書,並且拍了拍愛蛇的頭,「好久不見了。」

  「LuciusNarcissa……」宛若紅寶石的雙眸似笑非笑地看著黑髮男人,「還有我最鍾愛的魔藥大師,Severus。」

  「My Lord.

  三人聽到自己的名字一一被點名,即使驚訝於少年的過於年輕的外貌,但仍然如同以往尊敬的像少年行禮,一點也不懷疑眼前少年的身分。

  能夠透過黑魔標記召喚他們的人,始終只有那個人。

  「有些事情等往後我會再跟你們說明。」Tom Riddle漫不經心地看著三人,「現在有事要麻煩你們去做。」

  「我需要這上頭寫著的魔藥,配方已經寫在其中,可以準備熬製的時候再告訴我。」把手上的羊皮紙交給Snape,他知道他會幫他做好。

  Snape一語不發地接過Tom Riddle手中的羊皮紙,看著眼前沒有其他的吩咐,再度向少年行了禮,看都沒有看其他兩人一眼便離開了這裡。

  「Narcissa.」他看著眼前兩個神色緊繃的貴族,突然覺得他們的樣子很有趣,「妳還記得妳的表弟們嗎?」

  「Lord是指?」Narcissa小心翼翼地詢問著。

  「Sirius and Regulus BlackBlack家僅存的兩個男丁。」

  Tom Riddle過於平和的態度一再而再的讓兩個人感到吃驚,如今提到的人名更是讓The Malfoy感到意外。

  在他們的認知裡,一個已經被關進Azkaban有數年之久,而另外一個在戰爭末期便失蹤不知去向也有可能已經在不知道的地方喪命,他們不明白為什麼Tom Riddle會突然提起他們兩個人。

  「過幾天我需要你們陪我去兩個地方。」對於他們眼中的驚訝Tom Riddle顯得毫不在意,此時更不想多做解釋,「The Lestrange的金庫以及水下洞穴。」

 

  無論是Lucius或是Narcissa,縱使在大風大浪中都能夠站穩腳步的他們,對於這幾天所看到的景象遲遲無法回過神來。

  少年從Lestrange的金庫中略過其他的奇珍異寶,獨獨只拿立於其中一個毫不起眼的金杯,即使感到疑惑他們也未曾開口詢問。

  當他們跟隨著少年來到一座杳無人煙的湖泊,來到湖泊的中央,親眼看著他對著湖泊唸出一串冗長的咒語,隨之而來的是水面波紋漸起,一群行屍從中心點冒出,緩緩地朝岸邊靠近,而陰冷的行屍其中卻夾雜著一個令他們所熟悉的身影。

  據說已經失蹤的Regulus Black

  「Lord?」Narcissa驚疑未定地看著眼前的少年,向來雍容沉穩的她勉強忍住迸發的情緒,「Regulus怎麼會……怎麼會……」

  「他還沒死,卻也不算活著。」Tom Riddle沒有轉過頭看向Narcissa,神色複雜地看著被行屍抬上來的蒼白少年。

  勇敢背叛於他的少年啊,為此也獻上了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只為了證明Lord Voldemort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

  真是可笑。

  不過也許他是最早一個發現他的失常的那個人,連他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行為越來越脫序,隨著分離越多的靈魂,他的情緒和行為越來越不受自身的控制。

  他退下手中的戒指,放進Narcissa的掌心,「戴在他手上。」

  「是。」就算有再多的疑慮,Narcissa仍然照著Tom Riddle的指示,將戒指套進Regulus因為長年浸在湖中而發皺的指頭中。

  他舉起魔杖,對著Regulus唸出最簡單的咒語,將戒指牢牢地固定在他手上,除了施法者本身沒有其他人能夠將戒指從他手上取下。

  「將人帶回Malfoy Mano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