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Long time ago

  No.4 Privet Drive住著一個留著大把鬍子、肥胖壯碩的大塊頭,他是這裡的男主人,Vernon Dursley,女主人Petunia Dursley的身材正好與男主人恰恰相反,她脖子幾乎比一般人長兩倍、全身上下都瘦巴巴找不出一處可以形容擁腫的地方。

  The Dursley有一個兒子叫做Dudley Dursley

  他的外表一點也沒有遺傳到Petunia Dursley的纖瘦,在父母溺愛下成長的Dudley常用他壯碩的外表欺負比他弱小的孩子,可是對於他的父母而言,他是一個可愛又禮貌的孩子,只要有鄰居上門投訴,他們都認為是誣告和無稽之談。

  認為自己是最『正常』──絕對不可能跟稀奇古怪扯上關係──不過的The Dursley其實有一件想極力隱瞞的事情。

  Petunia Dursley的妹妹。

  正確來說是The Potter一家,他們盡可能的不跟他們接觸,應該說他們已經老死不相往來好幾年了,The Dursley知道他們還有一個兒子,但僅僅止於知道,他們一點也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和『不正常』扯上任何一丁點關係。

  直到六年前的某個早晨,在Mrs. Dursley一聲尖叫中,打破了他們極力想忽略卻又無法改變的關係,一個在強褓中的嬰兒成功地嚇壞了Petunia Dursley脆弱敏感又纖細的神經

 

  「Tom Riddle?」比起寫得歪七扭八的英文字,聽讀拼寫的水準比較中等的Harry Potter看著被夾在一堆童書中的空白筆記本,疑惑地唸出本子上唯一寫上的英文字。

 

  今天Dursley一家去參加一個親戚的婚禮,原本他照舊要被帶去附近的Mrs. Figg家,不巧的是,Mrs. Figg好像有事情出門,人不在家,在不得已的狀況下,他們只好讓Harry一個人顧家。

  Vernon Dursley揮舞著拳頭威脅他不准搞出任何『不正常』的事情,不然事後他就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出門前Mr. DursleyHarry半強迫地塞進他的碗櫥,聽見門外清脆落鎖的聲音,Harry縮在一個小角落,就算他能搞出什麼「不正常」的事情,現在被鎖進這個小小的碗櫥,他除了睡覺打滾大叫吵鬧以外還能做什麼?

  反正他早就應該習慣了。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Harry原本無意識地把手放在碗櫥上,原本上鎖的門卻突然打開了,讓他有點驚嚇地收回手,不過孩子的天性讓Harry踏出碗櫥,準備在這個難得Dursley一家三口都不在的時間裡光明正大地探索這個家。

  二樓盡頭的小隔間是專門擺放Dudley玩爛的玩具和其他雜物的地方,然後他在一堆書本中看到了這本特立獨行的日記本,除了上頭寫有Tom Riddle的字跡以外再無其他,Harry把整本翻來覆去都找不到其他痕跡,他細心地把其他書都疊回去,假裝成沒有人動過的樣子。

  除了兩個上鎖的房間,其餘能打開的房間,Harry都逛過一圈,但基於Vernon離行前的威脅,他不敢亂動其他的東西,就怕之後被發現,又會引來一陣皮肉痛。

  Harry走到廚房拿了點食物,他躲回碗櫥裡頭,拿著被Dudley折斷而丟棄不要的鉛筆開始在本子上寫著蚯蚓字,記錄自己的一天。

  沒想到寫到一半,他剛才寫的所有字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漂亮優美的花體字。

  『你好,請問你是誰?怎麼撿到我的日記本的?』

  年僅六歲的Harry嚇得趕緊闔上書,把日記本扔到角落,有點害怕裡面會跑出什麼奇怪的生物。

  筆記本就這樣孤零零地被扔到一角,直到隔了幾天,小孩子旺盛的好奇心還是擊敗了恐懼,Harry趁著其他人不注意的時候,躲進自己平常睡覺的地方,打開壁櫥裡額外架設的簡陋燈泡,再度打開日記本,在白紙上留下稚嫩的筆跡。

  Hello.

  墨字就像是被白紙吞噬般消失無蹤,然後換上了一排字體優美的英文字,讓Harry有點忐忑不安。

  Hello,對不起上次嚇到你。』

  『沒關係,請問這是一種……魔術嗎?』

  Harry用他僅知的單字跟日記本坑坑巴巴地交談將近快一個小時,直到他聽到Dudley撞開大門的聲音,慌張地留下一句改天再聊,然後把日記本塞在碗櫥的木板夾層中,避免被Dursley一家發現。

  雖然認識的方式很奇怪,他也不知道日記本中自稱是Tom Riddle的人是從哪裡來的,但他算是第一個對他友善的人……他說,他們可以當朋友。

  朋友。

  他認識這個單字,但是因為他總是穿著不合身的衣服和一頭亂髮,更因為Dudley的關係,沒有人願意成為他的朋友。

 

  只要他跟附近的孩子有所交流,就算只是一句話或一個微笑,身材壯碩臃腫的Dudley都會帶著幾個年齡相近的小孩,不是嘲笑他就是用手推他,甚至是毆打他出氣為樂。

  因為Dudley的行為,住在附近的孩子們,沒有人願意跟他玩耍,就連基本的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是Petunia特地為Dudley請來的家教,私底下額外教導他的。

  所以Harry認得的單字比一般同齡的孩子還要少,只會基本的日常會話,聽不懂Mrs. Dursley交代的事情還會被責罵,更不用說是暴躁的Mr. Dursley了,拳打腳踢只是家常便飯。

  根本沒有人會去聽他的解釋和委屈,更不會有人想到他和Dudley同樣都只是個年僅六歲的孩子而已。

  對於這個意外獲得的朋友,雖然有點奇怪而且只能用筆談的方式,Harry還是格外的珍惜。

創作者介紹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