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收錄於CWT33新刊《朝日晴空》


  被稱為籃球強豪的帝光中學,籃球部的部員超過百人,成功在中學聯賽獲得二連霸,即將邁向三連霸的今日,其中有五名被喻為「奇蹟的世代」的天才籃球選手,另外還有一名被眾人忽視的人──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幻之第六人。

  《曾經光輝燦爛》


  不管未來帝光中學是否能夠順利蟬聯冠軍獲得二連霸的殊榮,籃球部的眾人還是一如往常地練習,並沒有因為得到冠軍而懈怠,反而更努力專注於平常的訓練,不讓帝光籃球部的寶座拱手讓人。

  不因勝利而驕傲,這是他們籃球部祕而不宣的鐵規。

  相對於其他人的訓練內容,黑子哲也被要求的只有跑步和傳球的固定訓練,比較特殊的一點是他不用練習投籃,只要私底下做投籃的練習就會被其他部員制止,據說這點是做為隊長的赤司征十郎特別要求的。

  究竟是為了什麼原因,赤司沒有特別解釋,只是輕描淡寫地交代黑子要遵守這一點,雖然黑子表面上點頭答應了,但偶爾還是會手癢偷偷練習,然後再被旁人口頭制止,如此循環,提出要求的赤司對於這個狀況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訓斥黑子,只是交代他人不能讓黑子練習投籃而已。

  自從上一次和二軍一起出賽的練習賽之後,黃瀨除了纏著青峰一對一的練習外,總是喜歡有事沒事地纏在黑子身邊說話,不管黑子有沒有理會,他都顯得很開心的樣子,一點也不會覺得黑子對他的態度冷淡。

  反正黑子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黃瀨同學表示,他很習慣了,所以一點也不會介意。

  「黃瀨君。」咬著奶昔的吸管,黑子似乎是想到什麼,開口叫著黃瀨。

  黃瀨收回要吐出口的話,疑惑地看著打斷他的黑子。「怎麼了嗎?小黑子?」他很少主動開口叫他的。

  「你模特兒的工作現在都不做了嗎?」

  黑子看見黃瀨貌似因為他說出關心他的話而露出開心的表情,又緊接著把話說完:「我是幫班上的女同學問的,她們很好奇你加入籃球部之後,模特兒的工作怎麼辦?」

  桃井看著黃瀨從高興到萎靡的表情變化後,忍不住笑出聲,「是啊,我們班的女生也很好奇,一直跟我打聽這件事呢。」

  黃瀨左看右瞧這兩個人,一個淡定地開口問著自己的八卦,另外一個興致勃勃地緊追在後,有點頭疼為什麼自己跟黑子難得在速食店巧遇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今天練習結束之後,黃瀨難得地獨自離開學校,正在街上閒晃的時候看見正在速食店點餐的黑子,然後不顧對方意願地纏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從那次比賽之後了解黑子對籃球的堅持和他的厲害之處之後,黃瀨除了一對一練習以外,其他時間都很喜歡跟黑子相處。

  雖然他們才認識沒有多久的時間,黃瀨自己也不能說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感覺,但他很喜歡跟黑子在一起的氛圍,即使黑子常常說著吐槽自己的話,或者讓他自顧自地說著,久久才回覆自己一句,這樣的相處模式他不討厭。

  只不過他們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時間並不長,沒多久就被突然出現詢問有沒有看見青峰的桃井五月強迫結束──好吧,也許是他單方面認為的約會時光。

  詢問之後才知道,桃井追著青峰是為了期末考的事情,尋找青峰覺得疲累的桃井乾脆直接坐下來幫自己也點杯飲料喘口氣,暫時不想理會青峰的事情了。

  雖然他覺得桃井留下來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黑子,不過看到當事人臉上不知道是因為跑步所產生的紅暈還是因為看見心上人而產生的紅暈,覺得自己一向很識相的黃瀨決定管好自己的嘴,沒有多說什麼。

  聽見黑子的問句,黃瀨還以為黑子很關心自己的事情,臉部表情很直接表現出快樂的情緒,沒想到瞬間被對方接著說完的話潑了冷水,不是不高興,只是覺得有點落寞而已。

  「現在都集中在週末的時候,如果假日需要練習的話我也會推掉,畢竟本來就只是兼差,沒有想過未來要走模特兒這條路。」

  黃瀨的想法很簡單,家裡的長輩父母不反對自己以學生的身分同時又兼職平面模特兒,而且當初就跟發掘自己事務所談好必須配合自己學校的時間,他本來就是學生,所以應該要以自己的學校事務為主,不能為了兼職副業而本末倒置。

  再加上目前他覺得這份工作很有趣,所以才願意答應接下這份工作,如果哪一天他有想做的事情跟這件事情有所衝突的話,那他就會放下這份兼職。

  也許進入演藝圈是很多人的夢想,但從來就不是他的夢想。

  「哇噢,看不出來小黃你也蠻辛苦的嘛。」聽到黃瀨這麼說,桃井驚訝地看著他,「那你怎麼準備考試的?」

  學期即將接近尾聲,緊接著而來的是暑假期間運動部門的練習和各項重大比賽和友誼賽,如果期末考試沒有辦法到達及格邊緣的話,即使是運動部門的王牌也沒辦法逃脫留在學校補習的命運。

  為此身為隊長的赤司對身為青峰青梅竹馬的桃井交代任務,務必讓隊上最有可能成為補習人選的青峰在期末考試順利度過,不過青峰並不是一個會乖乖聽話的人,一看到桃井帶著各科的筆記找上自己,他敷衍了幾句,趁著桃井不注意的時候就溜出學校,讓桃井想找也不知道該從何找起。

  「上課聽老師講課,該畫的筆記畫一畫,該看的重點復習和計算……從以前到現在我的成績都還不錯。」

  黃瀨用食指輕劃過自己的臉龐,回答著桃井的問話,不確定地說:「大概都維持在班上的前三分之一吧?」

  「沒天理啊!你外表長得帥就算了!為什麼連學業都讓人覺得憤怒啊!」

  桃井看著黃瀨理所當然的表情,想到自己每次上課都會認真聽講而且仔細地做著筆記,就是有這種人的存在才會讓人覺得這個世界不公平啊──!

  「你說是不是,哲君?」桃井不平地看著一旁安靜的黑子,想要找個人認同自己的話。

  「這應該算是黃瀨君的天分吧。」黑子給了一個略為中肯的答案,「不過他的個性造就了他的不完美?」

  畢竟太過完美可是會遭天譴的。

  黑子句尾冒出的問號讓桃井一時沒忍住,笑出聲音讓黃瀨顯得有點尷尬,不知道該反駁還是閉嘴比較好。

  他承認就是因為事事順遂,所以讓他對大部分的事情都不怎麼認真上心,不過也用不著這樣當面批評他的個性吧。

  看到黃瀨不滿的目光,黑子眼底染上一絲笑意,「不過黃瀨君還是有讓人喜歡的地方,請放心。」

  「小黑子──!」

  眼看黃瀨要激動地撲向自己,黑子拎起自己的背包和沒喝完的香草奶昔,迅速地閃過黃瀨,然後跟仍然坐著的桃井告別。

  「其他科目感覺上有點危險,我想先回家復習,先走了。」

  暑假由青峰驚險全科及格做為開端,雖然練習量大增,但黑子覺得這是他最開心的時候,可能表情上看不出來,黑子的確是這麼想的。

  休息的時候看著青峰和黃瀨一對一的練習比賽,他很羨慕他們兩個人的才能,卻不忌妒,因為他知道那是屬於他們的才能。

  獨一無二。

  「小黑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比賽已經結束了,黃瀨看到坐在一旁休息的黑子,一如既往地衝向前,趁著少年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捕獲對方。

  「換完衣服我們去買東西吃吧!」

  「……」黑子看著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臉龐,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那黃瀨君要請我喝香草奶昔。」

  「沒問題!」

  「每天一杯。」黑子補充。

  「咦欸──!」不是請不起,但每天都喝同樣的飲料小黑子不會膩嗎?

  「開玩笑的。」黑子趁機掙脫黃瀨的手臂,「兩杯就好。」

  青峰看著黑子離開球場的背影,再看看站在原地的黃瀨,忍不住嗤笑了聲,「看樣子黃瀨被哲吃得死死的呢。」

  「是啊,雖然我是明白哲君的魅力啦!但不知道為什麼黃瀨會這麼黏哲君。」桃井摸著臉頰,臉上露出不解的表情,轉過頭說:「對了,阿大你今天……咦?人呢?」

  「青峰大輝你這個渾蛋!每次有事情找你就先偷跑──!」

  拿著籃球走在體育館外的青峰聽到青梅竹馬不顧形象的怒吼,只是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然後慢慢地離開學校,一點也不管對方到底找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黑子覺得他是影子,而青峰是光。

  極其強烈,到他無法睜開雙眼,炙熱的光芒。

  這一切都是那麼地理所當然,他曾經以為他會一直維持這樣的模式到國中畢業,甚至延續到高中的籃球生涯

  但是從青峰的才能真正顯露的時候開始,不,正確來講是從青峰不再跟他碰拳頭的那一天開始,黑子隱約地明白不一樣了。

  他說不出是什麼,但他知道不一樣了,至少不會跟以前一樣了。

  這不是他喜歡的籃球。

  黑子很喜歡跟黃瀨在一起,不同於青峰是籃球上的光,他覺得黃瀨如同他的髮色一樣,整個人閃閃發亮吸引人的目光外,還有他大而化之的個性,即使有一些缺點,卻不影響他討人喜歡的特質。

  自從帝光蟬聯冠軍獲得二連霸的殊榮後,黑子看著屬於他們個人擁有的才能逐一發光發熱,他為他們感到開心的同時也越發沉默。

  每一個人,不管是青峰綠間還是黃瀨或者是紫原赤司,他們不再彼此傳球,每每球一到手,就只讓自己獲得分數。

  這不是籃球。

  在場邊坐著觀賽的黑子沉默地看著隊友,看到敵隊頹喪的表情時他嘆了口氣,然後跟其他人打了聲招呼後離開了現場。

  他不明白他們在想什麼,就如同黃瀨不了解他為什麼要離開籃球部的原因一樣。

  「小黑子你為什麼要離開籃球隊?」 

  帝光獲得三連霸之後,黃瀨意外地得知黑子退隊的消息,某天的下課時間黑子在教室被黃瀨逮住,黑子暗自慶幸還好班上女生都已經離開去實驗教室,不然一定會引起騷動。

  得不到黑子的回應,黃瀨著急地追問,「小黑子,為什麼呢?」

  「沒有為什麼。」黑子看著黃瀨的眼睛,他眼底的慌張淺顯易見,「沒有團隊合作,只為了勝利的單打獨鬥……那不是籃球。」

  至少不是我所喜愛的籃球。

  拿著畢業證書,黑子輕鬆地在人群裡看見他昔日的隊友們,看著偌大的校園,黑子拿著屬於自己的物品踏出這個擁有強烈色彩的校園。 

  再見了,帝光。

  再見了……

 

──《曾經光輝燦爛》,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