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定時更換XD 中英日皆有可能]

  

基本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The little happiness of you. 》番外


因為私心,所以先貼了帶了一點教授視角的番外(艸)

 
  Severus Snape。

  他是一個混血巫師。

  父親只是一個麻瓜,母親卻是一個女巫,她是出身於魔法界的貴族中少數的魔藥世家。

  他不了解母親是怎麼認識他的父親,也不懂為什麼她會愛上那樣子的父親。

  每次看到母親哭泣的身影,他就在想,是不是當初他沒有顯露魔法的才能,興奮地在父親面前漂浮餐盤,他的家庭會如同母親說的那樣,父親還是很愛他們。

  「你父親還是很愛我們,只是他現在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我們而已。」母親含著淚水摟住他,將他的頭髮梳順,這麼對他說:「不要恨你的父親,Severus。」

  一開始他是恨他的,恨那個叫Tobias Snape的男人。

  對於母親口中那個疼愛他,寵溺他的父親,他已經毫無印象,他只記得那個對母親怒罵咆哮對他拳打腳踢總是酗酒的男人。

  每次看到母親哭著幫他上藥,他擦去母親臉上的淚水,他就更恨那個男人一分,所以避免再度被打,他總是早早出門晚晚回家。

  有一天他拿著母親給的適合兒童的魔法書籍,一個人走到常去的空地,坐在樹蔭下,打算如同往常地度過一天,耳邊卻傳來女孩子的嘻笑聲。

  「Lily不要這樣!」他看見一個女孩臉上又驚又懼地看著另外一個女孩,「我要去跟Mammy說!」

  「Petunia別這樣,明明就很好玩的。」那個女孩盪著鞦韆,然後越盪越快,最後她突然騰空跳離鞦韆,卻平安落地。

  「我要去跟Mammy說!」被稱為Petunia的女孩似乎被她的舉動嚇到了,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跑。

  「又不會怎麼樣,Petunia每次都愛大驚小怪的。」Lily雙手插在腰上,踢著草地上的小石子。

  「因為她在害怕,同時也忌妒妳。」Severus默默地從樹幹後面走出來,鼓起勇氣對女孩說話,「我們是一樣的。」

  Lily看著這個從大樹背後走出來的男孩,雖然衣服破舊卻顯得乾淨,她不覺得害怕,反問著他:「一樣的什麼?」

  「妳看。」他伸出手,掌心上躺著一朵小花,那朵花開開合合的模樣,著實讓Lily大吃一驚,「我們都是巫師。」

  從那天之後,他幾乎都會在那片草地看到Lily,他和她坐在大樹下,他說著從母親那聽來的魔法世界,每當看到Lily聽得津津有味的神情,他就覺得特別開心。

  她是他第一個朋友,也是最重要的朋友。



  「所以我也可以去唸嗎?你說的那間Hogwarts?」Lily有點緊張地向Severus求證,她覺得一切都是那麼地不可思議,如果她真的能上那所魔法學校學習魔法就好了!

  「可以的,Hogwarts不會拒絕任何擁有魔法才能的學生。」Severus給Lily一個安撫的笑容,「在妳滿十一歲的生日那天妳會收到Hogwarts入學通知信,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一起上學了。」


  原本他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到十一歲,他和Lily會一起到King's cross station(王十字車站)搭上Hogwarts特快車,踏上前往Hogwarts的求學之旅。

  變故總是來得很突然,讓他不得不告別難得交上的好朋友,離開從小出生成長的地方,不過除了Lily Evans以外,他並不覺得遺憾。

  「Severus,他是你的舅舅,Eliot Prince。」母親神色疲憊地為他介紹眼前俊秀英挺的男人,他只是開口叫了對方一聲舅舅之後,默默地打算回自己的房間。

  「等一下,Severus。」Eileen Snape喊住兒子,「……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Mather?」

  握住兒子的手,Eileen小心翼翼地詢問:「你願意跟我走嗎?跟我一起回去Prince家。」

  「我準備和你父親協議離婚,你……」

  冷不防地打斷母親的話,Severus的黑眸看著她,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妳快樂嗎?」

  「嗯?」

  「待在那個男、……父親身邊,妳快樂嗎?」

  Eileen看著眼前年僅不到七歲的兒子,聽見他的問話,突然有種想要落淚的衝動,不顧自己的兄長在場,她還是回答兒子的問題。

  「一開始很快樂,他不知道我的身分,我們談戀愛結婚,一切都很美好,之後迎接你的出生,我們一家人都很開心……直到他的生意失敗,然後他發現我們是巫師。」

  「Severus,Tobias只是不知道怎麼面對我們的身分,我知道他還是很愛我們,我也知道你想問我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突然要帶你離開。」

  一雙厚實的大手摟住了Eileen的肩膀,「接下來就讓我幫妳說吧。」

  「小傢伙,容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Eliot Prince,你母親的大哥。」Eliot對著Severus眨眨眼,「其實在你五歲的時候,我曾經勸Eileen回Prince家,不知道Eileen有沒有跟你說過,她當初是跟Tobias Snape私奔──這可把你外公氣壞了,他不准我們其他人私下幫助Eileen,揚言要跟Eileen斷絕父女關係。」

  「他當然沒有這麼做,因為他是那麼地疼愛這個女兒,所以當你母親跟一個麻瓜男人私奔的時候他才會這麼氣憤,如果你看到他的話,請你不要對他擺臉色了。」

  Severus聽著Eliot叨叨絮絮地說著往事,一點也沒有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反而仔細地聽著他敘述的內容,因為這一些是Eileen不可能會跟他說的過往。

  「不過你外公在三年前病倒了,用再多的魔藥也沒有用,連St. Mungo的治療師也沒有辦法,只能安心靜養。」

  「說起來慚愧,明明是出自Prince家族,我卻一點也沒有遺傳到魔藥的才能,在父親倒下之後,勉強只能靠經商的能力維持Prince家的產業,過了一年之後,我便私下偷偷地來找Eileen,求她回家族幫忙。」

  「其實你們這幾年的狀況我都知道,趁著這次的機會,我勸Eileen回家,只要放低姿態,跟父親道歉,他會原諒你母親的。」

  「前幾天我已經獲得你外公的原諒,過幾年你也要去魔法學校上課,Severus你願意跟我回Prince家嗎?」Eileen忐忑不安地看著兒子,無論如何她還是希望得到他的同意,而不是強行把他一起帶走。

  「什麼時候要離開?」沒有馬上應答,Severus接連丟出兩個問題,「……父親那邊怎麼辦?」

  其實他最想問的是她是不是還愛著父親,但是他知道這不能問,因為這是母親心裡面一道還沒痊癒的傷。

  Eileen和Eliot對看一眼,然後開口:「明天,你父親那邊……我們會再談。」

  再怎麼濃厚的感情,經過這幾年的折騰,以及Severus的未來,Eileen選擇了分開,她自己心底明白,就算Tobias的生意沒有失敗,他們不一定能夠再走下去。

  「我知道了。」Severus點點頭,「可以等我明天跟一位朋友告別以後再離開嗎?」

  「當然沒問題。」

  他原本以為會因此跟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失聯,幸好Lily對於貓頭鷹送信這件事情很感興趣,也同意用巫師的方式聯絡,所以一直到上學的這幾年他們都是用貓頭鷹互相聯繫。

  他應該要稱呼外公的Pius Prince,病情也在他們回到Prince家後略有好轉,雖然依舊躺在床上,但是精神明顯比他們剛到Prince的時候好多了。

  為了不讓母親擔心也不想被人看不起,所以他每天都努力地學習理論知識,幸好Prince的私人圖書館裡頭的藏書不少,大部分都是跟魔藥相關的書籍,可能是出自於遺傳,他對魔藥很感興趣,這幾年反覆地練習之下,Pius和Eileen說他製做魔藥的能力已經超過二年級的學生。

  四年的時光輾轉流逝,很快地來到九月一日,Hogwarts入學的日子,跟母親和舅舅擁抱告別之後,因為他到的時間比較早,他隨意挑了一個空車廂,坐在裡頭翻著手上的書,等待女孩的到來。

  「啊我找到你了。」清脆悅耳的聲音突地打斷他的閱讀,熟悉的紅髮映入他的眼底,「好久不見,Severus。」

  他上揚的嘴角透露著他的好心情,「好久不見,Lily。」

  把書本收回隨身的袋子裡,他聽著Lily興高采烈地說著這幾年的生活以及對Hogwarts的好奇,他偶爾搭個一兩句話,不過大多時候主要都是Lily在說,他在聽她說話。

  車廂的門被人打開,他們轉頭看見一個黑髮的男孩對身後的同伴喊著:「這裡還有空位。」

  「James Potter?」Severus認出來人,對方的母親剛好是他外公的教女,所以他們多少有點親戚關係,他跟母親回到Prince家的這四年曾經見過幾次面,不過他們相看兩厭。

  Lily難得看到Severus會主動跟其他人打招呼,所以好奇地開口問:「Severus你認識他?」

  「Ah……算認識吧。」撇了撇嘴角,Severus轉回視線繼續看向窗外。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們可以坐在這邊嗎?」開口的是Remus Lupin,「你們好,我是Remus Lupin。」

  「Severus Snape.」想起母親教導的禮節,他冷淡地報上自己的名字。

  「我是Lily Evans,你們好。」對比Severus,Lily的態度算是很有禮貌,「你們認識Severus?」

  「我母親的教父是他的外公。」James無奈地聳聳肩,他指著靠在他肩膀上的男孩,「我是James Potter,他是Sirius Black。」

  Severus拿出書本,在心底詛咒他們一百萬遍,不停地反覆跟自己說不能跟他們起衝突,不能讓自己的母親為難……雖然Dorea阿姨總是不介意地對他說男孩們打打鬧鬧的很正常。

  「嘿Snivellus(鼻涕卜)你還在看這麼艱澀的魔藥書啊?」開口的是Sirius,他向來跟Severus不對盤,兩個人碰面的時候他總喜歡開口挑釁他。

  「……」那是鼻涕蟲在說話。

  「Snivellus?」女孩不樂意地重覆這個詞,「你們會不會太沒禮貌了?」

  兩個男孩對看一眼,然後爆笑出聲,「Snivellus就是Snivellus,我倒覺得這樣挺好的。」

  女孩拿起隨身的物品,站起身,「走吧,Severus,我們另外找個車廂。」

  「好。」闔上書本,沒有再看嬉笑胡鬧的兩人,Severus跟在Lily的身後離開車廂。

  「回頭見!Snivellus!」在車廂門關上前,兩個重疊的聲音從裡頭傳出。


  他如願地被分進Slytherin,有點失望的是女孩被分進了Gryffindor,不過這無損他們之間的友情,他們常常約在圖書館寫作業,討論論文的方向,他有時候覺得,如果日子就這樣過下去那該會有多好?

  可惜事與願違,跟隨年紀的增長,他們之間出現了一些變化,他一向看不順眼的男孩一直在女孩身邊打轉,雖然女孩總是對男孩不屑一顧,但他還是覺得男孩很礙眼。

  某個下午他和她在黑湖邊散步,他冷不防地開口:「他喜歡妳。」

  「你在說什麼?」Lily不懂。

  「James Potter喜歡妳。」

  「我──我不明白為什麼你突然說這個。」Lily的臉蛋瞬間紅得像顆番茄,「你明明知道James Potter只是一個自大狂!」

  「因為、因為……」Severus覺得自己的嘴巴不受控制,「我喜歡妳,Lily我喜歡妳。」

  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冷卻,Lily明亮的綠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Severus,讓他有點退卻,萌生轉身逃跑的念頭。

  「Sev。」Lily露出一個笑容讓他鬆了口氣,「我也喜歡你,但那是友情,你可以仔細地問著你的心,你喜歡我,可是那不是愛情。」

  Severus低著頭,讓過長的黑髮遮住自己的表情,不想讓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女孩看到他現在的表情。

  她說的他都懂,他並沒有因為她說的話感覺到羞恥或憤怒,他只是一時之間不曉得要怎麼面對她,也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打破這份沉默。

  「沒事的,Severus。」Lily走向前抱住從小認識的友人,「總有一天你會找到一個你愛她,她也愛你的那個人,當然,就算那個人不是女孩,我也會支持你的。」

  他手上抱著Lily和那頭蠢鹿生的第一個孩子,他看著這個軟綿綿的生物掙扎地動著他的手腳,嘴巴甚至還吐著泡泡,發出咿呀不明地叫聲,他顯得有點手足無措。

  「他叫Harry Potter。」Lily笑著看著僵硬住的友人,「Harry看起來很喜歡你。」

  那次之後,他只看了那個叫Harry的小巨怪兩次,再看到他就是他三歲的時候,他居高臨下地看著睜著和Lily如出一轍的綠眼睛,故作乖巧地站在Lily旁邊,那雙古靈精怪的眼睛卻出賣了他。

  跟這個小巨怪相處幾天,他覺得他和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樣,但是卻又說不出來有什麼不同,比起他的教子Draco Malfoy,他顯得安靜乖巧,雖然會吵會鬧,可是明顯地比其他同齡的孩子懂事不少。

  不完全因為他是Lily的孩子,聽著那個孩子天真的發言,他心底的某一處悄悄地塌落,看著他逐漸成長,從嬰兒到男孩到少年,看見他為他的小興趣而努力,翻找查閱古典書籍的模樣,他知道有什麼改變了,但他不想去探究也不想打破。

  那個孩子的未來應該是光明璀璨的,他值得更多人喜歡,而他只是他的一個長輩,僅僅只是這樣。


  他不是沒有注意到男孩這一年的轉變,他的辦公室的一角缺少了他塗塗抹抹的身影,男孩也不常來找他辯論鍊金術的相關知識,除了他負責教授三到五年級的魔藥學外,他們在課外時間幾乎碰不到面。

  他不知道男孩怎麼了,也不想詢問,他只是在旁邊看著,直到男孩轉變成少年,帶著靦腆的笑容再度接近,他知道這麼做很消極,但是他覺得維持現狀就很滿足,不想再改變什麼。

  主動踏出一步的是那個少年。

  聖誕舞會開舞之後,他不習慣這麼熱鬧的氣氛,喝了幾杯酒,他走出大廳遠離喧囂,意外地看見熟悉的身影,所以開口叫住對方。

  「不跳舞嗎?」

  「Professor Snape.」他聽見Harry禮貌地跟他打招呼,看見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覺得有點累了,所以出來透透氣。」

  他表示理解地點點頭,「我以為你的舞伴會是其他年輕的女孩……不過選擇Sherry倒也是在情理之中。」想起自己的教女,他覺得有點頭痛。

  「反正我也沒有其他人選,跟Sherry一起跳舞也很好,大賽也沒有規定不能跟家人跳舞,不是嗎?」

  「謹慎地對待這次的比賽,但是也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你的家人和長輩並沒有要求一定要奪冠。」他習慣性地揉著Harry的頭髮,不知道是酒精的緣故還是其他的原因,他看見Harry白皙的臉龐泛起淺淺的紅暈。

  「我知道。」Harry這麼回答他,然後他突然對他揮揮手,示意他靠過去。

  「嗯?」

  因為Harry還在生長期,Snape比他高一個頭的高度,他低下頭,發出一個單音詢問Harry要做什麼。

  出乎意料地,他的領子被少年拉住,柔軟青澀的吻大膽地直接印在他的唇上。

  「我、我喜歡你,Sev。」十五歲的少年紅著一張臉告白之後,不敢看對方的反應,轉過頭就像騎著飛天掃帚的速度逃離現場,留下他待在原地。

  喜歡嗎……?Severus Snape感受著少年殘留的溫度,一向謹慎沉穩的個性開始有點浮躁,尤其當告白的那一方是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之後。

  尤其他在他心上占著一塊很重要的位置之後。

  想起跟男孩的約定,他不自覺地露出笑容,淡淡地,卻是發自內心的。

  無論年紀無論關係,他們應該給彼此一個機會,坦白說他們之間毫無血緣關係,他們交往也許會引起很多紛爭和討論,但那又如何呢?

  看著少年緊張的模樣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伸手將他擁入自己的懷裡,勾起他的下巴,細細地啃咬他柔軟的嘴唇,趁著對方呼痛的時候鑽進他的嘴裡,品嚐他的味道。

  「我喜歡你,我的男孩。」他認真地看著他,輕聲且堅定地說著他的答案。

  「我最喜歡你了。」他看見少年猛然抬起頭,即使他的眼角仍帶著淚水,他依舊笑彎眼,「不是青春年少的懵懂,也不是衝動,無論你的性格還是其他,我都喜歡。」

  他溫柔地吻去少年臉上的淚水,珍惜地摟住他,他知道他找到Lily說的那個人,縱使之後仍然有許多小麻煩要解決,但他相信他們可以一一克服的。



Fin.



最近都在當自耕農……我也想要爽爽的看文啊Q口Q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oel
  • 大大~想請問你tom的番外還會出嗎?
    他和Regulus的cp超冷門,好不容易看到阿!!!
  • 不好意思........orz
    去年七八月的時候電腦系統被迫還原,檔案沒有留下來,正在緩慢重寫中,尚未張貼|||||
    公開的話一樣會在這裡和貓爪更新的,真的很抱歉................orz

    於 2015/04/29 21: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