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定時更換XD 中英日皆有可能]

  

基本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 • ̀ω•́ )/《The little happiness of you.》預購到16日噢!明天是最後一天XD!詳情請點


明天可以放晴嘛?
我求求您惹嗚嗚OAQQQ
給我個好天氣吧! (☍﹏⁰)


小提醒:若要留言,請多想三秒,最近管理人的精神很脆弱,容易自爆。(?)

 

22.   又見洛哈

 

  「為什麼?」Harry用指頭磨蹭著茶杯,「我是說、為什麼會找他來學校?」

  「不好嗎?他那麼有名氣,尤其是在女士們之間。」Tom Riddle優雅地端起紅茶,挑著眉頭看著難得心浮氣躁的Harry

  Harry撇撇嘴,沒好氣的回答:「他根本是場災難。」

  「二年級的綠仙、情人節的小精靈還有密室那邊他根本就是在找麻煩的。」他的眼睛綠得像是新鮮的癩蛤蟆……想起之前收過的情人節卡片,如果只是單純自己收到看過,笑笑就算了,重點是當眾被那個醜陋的小矮人唸出來,讓他真想徹底消失在現場。

  還好那不是這輩子發生的事情,不然他真的會在小矮人唸出來之前把他的嘴巴堵上!

  他早該看到那一串Gilderoy Lockhart的推薦書目的時候就應該要有所警覺了……唉……

  『小傢伙怎麼這麼沒精神呢?』一隻蛇不知道從哪邊冒出來,用頭部蹭了蹭Harry的手指,似乎想讓他振作一點,恢復精神。

  『不要理我,小嘶嘶。』Harry依舊趴在桌子上,把頭埋進自己的手臂裡逃避現實。

  『我說過不要叫我小嘶嘶!叫我蛇怪或海爾波都好啊啊啊、』海爾波聽到這個稱呼,一瞬間炸毛了,不過在牠發飆到一半的時候被人抓住七吋的部位,瞬間消音。

  「閉嘴,海爾波。」Tom Riddle冷淡地說了句,然後放掉抓住牠的右手,坐回他的椅子上,繼續享用他的紅茶。

  Harry伸手摸摸躲到自己身邊來的海爾波,「過幾天你就知道了,現在只要一走出Ravenclaw Tower就會聽到每個女生都在談論Lockhart的事情,好吧、至少他已經不是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了。」換個角度想,他應該要感謝黑魔王來擔任這個職位的不是嗎?

  「憑他也能當黑魔法防禦術的教授?」他瞥了眼桌上擺放的《與吸血鬼同行》,不耐煩地彈了個響指,書本瞬間著火燒成灰燼,「去當個小說家還差不多。」

  「我也覺得他適合當小說家。」Harry聳聳肩,「現在是一月,希望他今年情人節不要跟之前一樣就好,不然這次你的課堂上可能會出現幾隻吵鬧的情人節小精靈。」二月十四日那天剛好是星期五,上午是二年級RavenclawHufflepuff合上的黑魔法防禦術。

  「無妨。」Tom Riddle嘴角牽起一抹優美的弧度,「如果他敢這麼做的話,就不要怪Hogwarts的教授不給他這位客座教授面子了。」

  『Harry不喜歡他的話,我就幫你咬他一口!』海爾波露出尖銳的毒牙,昂著頭部對Harry這麼說著。

  『謝啦,我還沒有討厭他到要他的命,不過讓他麻痺或者昏迷似乎是個好主意。』Harry摸著下巴,盤算著該怎麼處理未來可能會發生的突發狀況。

  到了講座開始的時間,Harry臉色懨懨地跟在兩個女孩的身後,走在他身旁的DracoRon表情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走進教室只見大多數都是女孩子,Harry他們迫於女孩們的『笑容』下只好坐在前排,距講台不到兩米的位置。

  「呿、真花俏。」Gryffindor看著講台上橫掛的布條,上頭張揚地寫著這次演講的主題《冒險與我》,才剛講完立刻引來兩個女孩兒的瞪視。

  「冷靜點,夥計們,要學會不能在女孩子的面前講她們偶像的壞話。」Harry桌上攤著一本Gilderoy Lockhart的著作《與雪人相伴的歲月》,淡淡地提醒著男孩們。

  小鉑金挑眉看著Harry,「原來你也喜歡那個花孔雀的著作?」經過Harry的提醒之後,Draco這句話特別壓低聲音,避免被隔壁的Hermione聽見,也幸虧她們興致勃勃地不知道在討論什麼,似乎也沒有注意到他們這邊的狀況。

  「是啊,我最近對雪人還蠻有興趣的。」Harry悠哉地回答,抽出一張空白羊皮紙,在其他人的注目下打開那本書。

  「Hey, Harry你──」坐在後頭的Blaise看著紙張上出現的不是意料中密密麻麻的英文字,反而是一個又一個奇妙的法陣和旁邊簡略敘述的文字。

  「噓。」Harry轉頭看向一臉驚訝地BlaiseNeville,「這的確跟雪人有關係嘛。」

  他剛好翻到的部分是前人研究雪人出現的原因以及雪人和冰元素抑或者與魔法之間的關係,只是這個就不是大名鼎鼎的Gilderoy Lockhart研究出來的。

  Blaise撇撇嘴,「真狡猾。」

  「多謝誇獎。」Harry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情讓Blaise想要繼續回嘴的時候,可惜Gilderoy Lockhart剛好到達教室。

  「啊、各位同學,真是不好意思。」Lockhart揚起笑容,露出閃亮的八顆白牙,「希望大家沒有久等,剛才我被校長找去討論一些事情──你們知道,名人總是不好當的。」

  「我,Gilderoy Lockhart,梅林勳章第三級巫師,黑魔法防禦術聯盟榮譽會員,以及『女巫周刊最迷人笑容獎』三次冠軍得主──不過我通常不會提起這個,我可不是靠微笑驅除女妖精的。」

  Harry無聊地用羽毛筆在羊皮紙上畫著一個又一個奇形怪狀的圖案,一邊分神地想著,Regulus或者那個愛吃醋的黑魔王,就連他家那兩個愛鬧的父親和教父,他都覺得比Lockhart的白癡笑容好上百倍,他真不知道周刊到底是怎麼選出來的……

  「你在畫什麼?」Draco沒有心思在這門課上,Ron已經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更別說常跟在Draco身後的那兩個大塊頭了。

  「怎麼把那個傢伙冰凍扔出Hogwarts的陣法……」Harry敷衍地說著,眼睛瞄到兒時玩伴不相信的表情,只好停下筆解釋,「好啦我開玩笑的,我在研究Sev給我的習題。」

  在幾個從小就認識的朋友面前,HarrySnape的稱呼並沒有因為長大而有所改變,本人不介意的情況下,他們也都習慣了,只不過在其他人面前Harry還是尊稱SnapeProfessor Snape

  自從幾個大人知道Harry的小興趣之後,當Harry碰到困難的時候,他們也會跟著想辦法一起突破瓶頸,然後再從中解釋原理,讓Harry自己發現解決之道,其中以Severus Snape對於煉金術這方面最有心得,也許是魔藥學和煉金術有部分相似,所以Snape研究起來也特別得心應手。

  Draco一聽見是自家教父交代Harry的習題,便不再多問什麼,反而問起另外一個問題,「上次你拿到的那個空間袋,能再做第二個嗎?」

  現在魔法界的煉金物品稀少,就算是古老貴族,大多數也都是幾百年流傳下來的傳家物,平常是被放在重要的房間裡頭,雖然LuciusNarcissa極度寵愛Draco,但身為鉑金貴族唯一的繼承人,他還是明白事理,懂得自己想要或者感興趣的東西,還是自己想辦法獲得會比較好。

  「我有個原理還沒弄懂,等下你跟我一起去找Sev?」

  「沒問題。」

  Harry明白這個Lockhart還是那個Lockhart之後就決定不上他的講座,反正這本來就是自由參與,他們徹底忽略台上說得天花亂墜的Lockhart,私底下開始討論起空間停滯的原理,下課後他們把Ron弄醒,跟其他人打個招呼,就直奔魔藥學助教的辦公室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

  • 總覺得小H的生活有點太安穩了呢@@(雖然也沒有什麼不好啦~)
    不過我覺得如果能有些挫折或是刺激會更生動唷:目
    畢竟敵對的那方好像都消隱化了?(ex:小D.Tom)
    不過如果這是大大特意的安排(生活化、日長什麼的)
    那這麼建議的我就感到有些抱歉了>''<

    然後我超喜歡整個故事前段那邊(小H成長史XD)
    真的是超可愛的呢!!!而且互動很可愛~

    最後還望大大加油呢^O^
    ps:希望能多點snarry的互動!!我真的迫不及待www(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