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ω•́ )/《The little happiness of you.》預購中,詳情請點


預購到16日噢www 
希望明天不要下雨OAQQQQQQQQ

 

20. 聖誕節是家人團聚的日子
 
 

  依照約定在龍蛋蠢蠢欲動、似乎要孵化的時候,Harry寫信分別通知其他的孩子們,怕剛踏入魔法界的Hermione不知道怎麼來Potter Manor,他和Ron還特別跑到倫敦去接Hermione,三個人再利用Portkey(港口鑰)回到Potter Manor

  「啊……牠動、牠動了!」RonDraco圍在桌子旁邊,聚精會神地盯著龍蛋,深怕一眨眼就錯過幼龍破殼而出的時刻。

  蛋放在桌上,上頭已經出現一道深刻的裂痕,圓形物體來回滾動,感覺有物體在裡頭蠕動,發出古怪的聲音。

  所有男孩女孩──包括已經看過一次的Harry──正屏氣凝神地看著龍蛋,突然,裡頭傳出一陣吵雜細碎的聲響,幼龍的四肢從蛋殼中露出,接著是頭部,又努力一陣子,蛋殼全數破裂,整隻幼龍身上都充滿透明的黏液,牠打個噴嚏,兩柱火花從鼻孔飛出,讓孩子們紛紛往後退了一步。

  「哇噢……」

  Ron湊過去想用指頭摸摸牠的頭,卻差點被牠尖銳的牙齒給咬傷,他急忙退後幾步,有點畏懼地看著露出來的小毒牙。

  「唔嗯Norbert、」Sirius觀察著幼龍,避開牠尖銳的牙齒跟爪子,「牠是雌性,不是Hagrid認為的雄性。」

  「所以牠就不能用Norbert這個名字囉!」

  「那換我們來幫牠取名字吧!」

  「Norberta?」這是來自Gryffindor的提議。

  「太俗氣了,不行!」卻遭到Slytherin毫不留情的反駁。

  孩子們吵吵鬧鬧的提出各種意見,Harry沒有參與其中,反而是小心翼翼地靠近桌上的幼龍,輕輕用手指磨蹭牠的頭,幼龍張開嘴用毒牙威嚇Harry,一人一獸僵持著,直到牠覺得對方沒有什麼惡意,才用嘴巴蹭蹭Harry的手指。

  「看來這隻挪威脊背龍很喜歡你呢。」Sirius拍拍他的肩膀,「不過現在重點不是牠的名字,而是該決定要送牠去哪……大概兩到三個禮拜之後,牠就會長得跟Hagrid的木屋一樣高了。」

  Harry理解的點點頭,手指也輕撫著小幼龍的頭,似乎這個動作讓牠覺得很舒服,牠趴在桌子上接受Harry的觸碰,一點也沒有剛才撕牙裂嘴的可怕模樣。

  「不然你們把自己喜歡的名字寫下來,讓牠自己選,如何?」這是Harry提出的建議,成功地讓孩子們閉上嘴,找到紙筆,在羊皮紙上寫下屬意幼龍的名字。

  不過最後的結果有點意外,Harry把幾張折好的羊皮紙放在牠的面前,沒想到牠一個噴嚏,不小心把多數的羊皮紙燒成灰燼,只留下最左邊的羊皮紙沒有被波及到,他們打開羊皮紙,上頭寫著「Ysera」。

  孩子們面面相覷,沒有人發表任何意見,Sirius拿過Harry手中的紙條,「那就決定這隻龍叫Ysera啦!決定安排牠去哪,會再跟你們說的。」

  挪威脊背龍的名字就這麼決定了,因為隔天就是二十四號平安夜,身為Hogwarts教授的Regulus幫忙把Ron送回Hogwarts跟他的哥哥們一起團聚過聖誕,雖然Harry也希望Ron繼續待在Potter Manor,但聖誕節是家人們團聚的日子,還是讓他跟George他們一起過聖誕會比較好。

  「哥哥……」用完聖誕晚餐過後,Sherry咬著飯後甜點的小湯匙,苦著一張小臉,「為什麼Ysera看到我就退後呢?Sherry也想摸摸牠,跟牠玩。」

  「……」

  對於妹妹的這個問題,Harry知道原因,但是不知道該怎麼對他唯一、而且疼愛的妹妹『婉轉』的解釋那隻挪威脊背幼龍不肯靠近牠的原因。

  「挪威脊背龍的鱗片、唾液都是高等的魔藥材料,雖然蛋殼也是,不過很可惜一隻龍就只有一顆蛋殼。」Sherry用著小大人的口吻說著,把最後一口布丁送進口中。

  聽聽,這就是原因啊!Harry無奈地在心裡搖搖頭。

  Snape放下咖啡杯,開口補充:「沒錯,其中以龍血更為珍貴,龍身上無論哪個部位都是製作魔藥的高級材料。」

  「說到這裡……」似乎是因為有長輩在現場,所以忍耐很久的Sirius,用餐告一段落後,終於忍不住咬牙切齒的開口:「今天是美好的平安夜,家人團聚的日子,SniSnape──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Ah、我假設你說的詞彙是『家人』……」Snape慢條斯理地回答:「那麼姓Black的你,又怎麼會出現在Potter家的餐桌上呢。」

  「因為我是Harry的教父!我當然會出現在這裡!」Sirius反駁老對頭的問題。

  「如果照你的邏輯,我是Sherry的教父,當然也會出現在這裡。」Snape依舊慢吞吞的說著,但是回答的語句卻把Sirius氣得說不出話來。

  Sirius對戰Severus,二十九敗兩勝一平手(那次勝利其實是因為Severus懶得動口跟他繼續鬥),Harry習以為常的想著。

  「Grandpa,我們可以收留Ysera嗎?」雖然知道可能性極低,Harry還是開口詢問Potter家的大家長,「還是說有什麼辦法可以讓Ysera留下來?」

  「如果你是說Potter Manor要收留挪威脊背龍,根據魔法界的明文規定,沒有辦法。」

  歲月並沒有在Charlus的臉上留下太多痕跡,只有明顯的表情會讓他的臉上出現一些細紋,顯示他的年紀,「不過……如果是牠自己選擇棲息地在Potter家所屬的任何一個別館或莊園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他說完還對Harry眨眨眼,並且特別強調自己這兩個字。

  「謝謝Grandpa!」年僅十一歲(雖然實際年齡不小了)的Harry撲上Charlus,親暱地給祖父一個感謝的頰吻後,簡單跟在場的父母和長輩們打個招呼,便急匆匆地往自己的書房跑去。

  「哥哥等等Sherry!」小姑娘看見哥哥離開餐桌,她也匆匆忙忙地跳下椅子,往Harry的方像小跑步追去。

  「真是毛毛躁躁。」這是Snape下的結論。

  「你對我的孩子有什麼意見嗎?」以為這句話是諷刺的傻爸爸James憤怒了,似乎忘記對方是自己其中一個孩子的教父,「你不能隨便批評我的兒子和女兒!」

  「你以為我是會批評自己教女的人嗎。」Snape斜睨對方一眼,即使過了十幾年的日子,他依舊對JamesSirius的個性不甚喜歡。

  難得的平安夜,餐桌上其餘的人們各談各的,一點也不想理會兩個喜歡挑釁學生時代的大孩子,反正孩子也不在餐桌上,Snape能夠應付這兩個人,所以也沒有人想要跳出來阻止這兩個碰到死對頭心智年齡就會退化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