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不小心睡著了,初稿的錯誤也還沒修完(;ω;)

下一章黑魔王的黑魔法防禦術教學(ゝ∀・)



 
15. 不變的課程,不一樣的教師
 

  Ravenclaw的課程大部分都是跟Hufflepuff一起,不過偶爾也會和其他學院搭配,今天的兩堂課,魔藥學和符咒學就是分別和Hufflepuff還有Slytherin一起上課。

  魔藥學是在一間地窖裡面上課,那裡比地面上的城堡主要建築或其他房間都來得寒冷陰森,就算沒有牆邊那些泡在瓶瓶罐罐中的數百具動物屍體,也夠讓人感到毛骨悚然了。

  魔藥學和黑魔法防禦術這兩門學科教授課程的教師與Harry的記憶有些出入,由於目前Hogwarts這兩門科目都有兩名教授,所以每個年級負責的教師不盡相同。

  基本上打基礎的一二年級以及通過O.W.Ls標準的六七年級學生,是由被人們尊稱為Mrs. PrinceEileen Prince和在魔法界富有盛名Tom Riddle所教授,而三到五年級則是被Severus SnapeRegulus Black兩名教授教導。

  當Harry看到目前Hogwarts的師資時,不知道是該感謝Merlin還是其他的神祇,總而言之他們的黑魔法防禦術這門科目終於可以有系統的上課,不用面臨年年換教授,而且一年比一年古怪,除了三年級Remus Lupin和後來Severus Snape的代課還算不錯的授課方式,其餘的根本就沒辦法上得了檯面,他們只能自學,在課堂上根本學不到什麼。

  學習魔藥學的環境和所有設備都和重生前一模一樣,除了走進來教課的人不再是穿著黑色長袍、面無表情的Snape,而是穿著典雅樸素不失禮的Eileen Prince,不過Snape不苟言笑和嚴謹的個性似乎是遺傳自Eileen

  「你們到這兒來,是為了學習調配魔法要技的精密科學與正確技術,」Eileen的嗓音輕柔,讓人不由自主地專心聽著她演說的話,台下的學生沒有人竊竊私語,每個人都專注著看著她,「這裡不需要讓你們使用魔杖,也許你們想不通魔藥和魔法怎麼可以混為一談,也許你們終其一生都無法了解魔藥的美感,不過我可以教導你們如何萃取名聲,熬煮榮耀,甚至阻止死亡──前提是,你們確切能夠將上課所學習到的知識和技巧靈活運用。」

  不愧是母子,開場的演說內容都差不多,不過Mrs. Prince比起Snape好多了……嗯,比較沒有那麼彆扭刺人?Harry在台下和其他同學一樣專心的聽著台前的演說,眼睛眨呀眨,暗地裡卻開始恍神想起其他的事情。

  「那麼,在開始上課之前,相信RavenclawHufflepuff的同學都有做事前預習,先問問幾個簡單的問題……」

  「Potter!」Eileen貌似不經意的喊道:「如果我把水仙球根粉末倒入苦艾汁,會產生什麼效果?」

  「水仙和苦艾加在一起可以調配出一種藥效極強的安眠藥,俗稱一飲活死水。」眨眨眼,Harry沒有遲疑的回答Eileen提出的問題,回答完後暗自鬆了口氣。

  還好他在上課前還特別複習一遍《一千種神奇藥草和蕈類》和《魔法藥劑與藥水》,印象中Snape也曾經問過類似的問題,不然被抓到他在上課不專心,即使是Eileen也是會生氣的。

  雖然他沒有看過Eileen發怒的模樣,不過這種機會最好還是不要有會比較好,不知道是誰說過,不常生氣的人一旦生氣了,往往會一發不可收拾。

  「沒錯,Ravenclaw加五分。」特意看了Harry幾眼,Eileen繼續發問:「那麼誰可以告訴我,附子跟牛扁有什麼不同?」他身旁的Hermione高舉著右手,Eileen也喊她的名字,示意她回答。

  「附子和牛扁是同一種植物,它還有另外一種別稱叫烏頭。」

  「是的,Ravenclaw再加五分。最後一個問題,要是我請你們拿一塊毛糞石給我,你們要到哪裡找一塊給我呢?」

  有幾位RavenclawHufflepuff的學生舉手,Eileen選擇其中一名Hufflepuff作答,「羊的胃裡。……毛糞石是從山羊胃裡取出的一種石頭,用來解毒非常有效。」

  「非常正確。Hufflepuff加五分。」靴子踏在石頭地板上的聲音在安靜的環境裡特別明顯,「不明白這些的同學,麻煩請拿筆記在筆記,這些都是重要的常識,如果我出在期末考卷裡,你不記得的話還是不會寫。」

  「雖然這只是你們開學的第一堂課,但你們總不想拿著低分的考卷回家吧?」

  「今天要教你們的是治療痔瘡藥水,相對於其他的魔藥而言是較簡單的一種。」Eileen輕揮手中的魔杖,一連串漂亮的字跡出現在黑板上。「現在兩個人一組,然後到櫃子上取做法中需要的材料。」

  Eileen在教室中四處走動,看著每個人秤乾蕁麻和磨碎毒蛇牙的方式,沒有嚴厲的批評卻也沒有出聲指導,完全由學生們照著黑板上的做法行動。

  HarryHermione一組,兩個人都有做課前預習,再加上Harry上輩子和入學前的訓練,處理藥材的部分是再熟練不過,痔瘡藥水早在他十歲那年Snape就已經指導過他,所以他們兩個人分工合作,只要注意材料放入的時間和方式,很快就可以完成這劑藥水。

  依照之前的記憶,Harry記得魔藥學幾乎都會出意外的Neville,他和一位叫Zacharias SmithHufflepuff同組,他們調配藥劑的位置剛好就在他們身後,看到他們正進行到要放豪豬刺之前的動作,他開口小聲提醒Neville先讓大釜離火,然後再把豪豬刺放進去。

  沒有把大釜燒成亂七八糟的鐵塊,Neville也沒有讓自己不小心被藥水潑到冒出大小不一的紅腫痔瘡,雖然調出來的顏色沒有達到標準,但對Neville也算是不錯的成品了。

  小心地將藥水裝瓶,然後拿到講台前給Eileen檢查,她點點頭表示通過,然後開口:「沒有下次,Harry。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Yes, Mrs. Prince.Harry在心裡吐吐舌,果然上課分心還是被抓包了,以後還是多注意點,認真上課才不會惹得教授不高興。

  「Harry,剛才謝謝你提醒我。」將成品放到指定的櫃子裡,Neville拿著書包也跟著他們離開魔藥學教室,「不然的話,不知道那劑藥水會變成什麼樣子。」想起家中大人提醒製作魔藥應該要注意的事項,Neville冷不防的顫抖了下。

  「不客氣,如果豪豬刺沒有在離火前就放進去的話,Smith的大釜就會被腐蝕成亂七八糟的鐵塊。」Harry笑著叮嚀,「魔藥的步驟複雜,所以要注意,一旦做錯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很難預料,失敗是小事,如果不小心受傷就不好了。」

  「Harry你在上課之前就練習過魔藥了嗎?因為我看你在磨碎毒蛇牙和藥材的方式似乎很熟練,一點也不像第一次接觸熬煮藥劑。」Hermione提出疑問,其實剛才看到Harry熟練處理藥材的動作她就想問這個問題了,不過因為還在上課中,所以她只好忍著不問。

  聽到Hermione的問題Harry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的經歷和在家裡的那些訓練,坦白說他對魔藥真的沒什麼天分,他靠的只是努力學習和之前那本Half-Blood Prince筆記中學來的技巧,就連比他小四歲的Sherry都比他強,真的只能說天分是勉強不來的。

  「唔,可能是因為小時候偶爾會看到Mom熬煮魔藥,後來年紀比較大一點,對於力道掌握比較準確後,SeProfessor Snape偶爾會指導我一些比較簡單的魔藥基礎,Mom也拿一些馬鈴薯和蘿蔔之類的食材讓我切,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吧?」他抓抓蓬鬆的頭髮,把原本已經梳整齊的黑髮弄得更亂。

  「原來是這樣。」Hermione點點頭,暗自下定決心要更加努力才行。

  「其實我魔藥學這門也只能苦練,沒有什麼天分……下午要一起討論作業嗎?」Harry看見Hermione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只好匆匆帶開話題。

  「可以嗎?」Neville睜大眼睛,鬆了口氣,「雖然剛才的魔藥沒有失敗,但是因為顏色跟黑板上寫的不太一樣,所以Mrs. Prince說我們的作業必須多五英呎長。」

  「那就用完午餐後,一點圖書館見囉。」拍拍Neville的肩膀,Harry給他一個鼓勵的笑容。「你們待會不是也有課嗎?」

  「啊對了,下一堂課是黑魔法防禦術,我先去教室,下午見!」拎著書包,Neville匆忙跟他們揮揮手,往下堂課的教室跑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