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不定時更換XD 中英日皆有可能]

  

基本上這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君がいるから》未來都市NO.6 合本試閱。

by SaJaushi。


*

 

  真的只是單純為了回報四年前的人情嗎?

  老鼠曾經想過這個問題,這麼地照顧那個幾乎可以說是蠢的紫苑,一點生活能力也沒有的笨蛋,嘴巴上只會說著好聽話,從未經歷飢餓、凍寒的人。

  也許是因為他那個人很奇怪吧,當初毫不猶豫地對他伸出援手,還因為他被剝奪所有的待遇淪落到下城,那個比起克洛諾斯千分之一都不到的地方,而紫苑本人卻從來沒有跟他抱怨過。

  從那個名為神聖都市,實則醜陋的寄生都市而來的人。

  紫苑。

  那個令他頭痛又困擾的大少爺。

 

《私たち》

 

  其實不用老鼠明說,紫苑自己也明白,他和老鼠本來就站在不同的立足點,四年前他救了他,所以讓他欠了他一個人情,雖然紫苑並沒有特別去想過這件事,當然也不曾想過老鼠會還他這個人情。

  畢竟那天早上,紫苑醒來後,老鼠就消失了,連同他借給他的紅色格紋襯衫、毛巾還有急救箱,除了這些,老鼠沒有留下任何痕跡證明他曾經來過,然後又走了。

  所以紫苑才會對老鼠的出現那麼吃驚,原來這四年來老鼠也沒有忘了他,就像他沒有忘記他一樣,甚至在他要被送進監獄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帶著他逃離這個神聖都市,他出生的地方,來到NO.6的外圍西區,他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

  一個和神聖都市截然不同的地方。

  沒有充足的食物,乾淨的水,先進的醫療設備,這裡的人們只能用微薄的糧食讓飢餓感暫時消失,很快地又感覺到飢餓,從來都不曾感覺到飽足感,這是即使從克洛諾斯遷到下城居住的紫苑無法想像的世界。

  就算是下城,也有乾淨的街道,每天早上都能夠聞到火藍親手烹烤的麵包香氣,看見每個微笑前來購買麵包的客人,路上的行人也很少露出負面的情緒,就像他即使對於每天要宣誓的儀式感到痛苦,卻又不願意丟掉這份工作而忍耐下來。

  曾經老鼠讓他在他和NO.6之間做選擇,老鼠對於那個神聖都市的嘲諷和鄙視從來都不曾改變過,當時的紫苑聽見老鼠沉重而黑暗的呢喃,對於那個都市的怨恨,硬生生地打進紫苑的心底,然而紫苑選擇了第三條路,不想在兩者中做選擇。

  老鼠說得對,他很自私。

  他沒有辦法放棄生活在下城的母親,從小認識的青梅竹馬,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的沙布,還有其他認識的下城居民。

  同樣的,他也沒有辦法放棄深深吸引著自己的老鼠,這無關乎愛,他知道他對老鼠的感覺,比起那名為膚淺的愛情而言,參雜了更多複雜且令他陌生的情感。

  親情、友情、愛情,這些都不足以形容的情感。

  在找到答案之前……不,他想就算找到答案,他也不會離開老鼠吧。

  老鼠說他是奇怪的人,他覺得他也一樣是個奇怪的人,前一秒對著他冷言冷語,下一秒卻不經意做了體貼的動作,迷惑了他。

  老鼠之於他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他想起曾經對著他說著喜歡的少女,甚至不介意他有情人,只會在他面前誠實表達自我,他只當她是好朋友的少女。

  三個人都對他很重要,無論是何者他都無法從其中做出選擇,但是比起從小一起長大的沙布或者是養育他成長的母親,老鼠對於他,已經無關乎親情友情或者愛情,他對他是個極為特殊的存在,他無法將其定位。

  吱吱吱。

  坐在紫苑肩膀上的小老鼠發出叫聲,彷彿是在催促著紫苑,把他從放空的思緒中拉回,催著他繼續唸著手中未完的書本。

  「啊,克拉巴特,對不起我不小心發呆了……」紫苑懷抱著歉意對克拉巴特說著,然後接續著一半的篇章繼續唸下去,直到紫苑手上的《奧賽羅》翻到最後一頁,小老鼠才心滿意足地跳下紫苑的肩膀。

  吱吱。

  「他在向你道謝呢。」老鼠拿著乾淨的毛巾擦乾頭髮,站在門口對著紫苑說:「不過你也不必這樣寵牠們,想做自己的事就去做,快點去洗澡吧!」

  「不會啊,我很喜歡唸書給他們聽。」紫苑笑著說,拿起換洗衣物走進浴室。

  「是嗎……」半濕的毛巾掛在脖子上,老鼠坐在那張老舊的椅子上,方才那隻小老鼠竄到他的腿上坐著。

  吱吱、吱吱吱。

  「你也喜歡那個笨蛋啊……」看著腿上的克拉巴特,他不自覺地露出微笑,「那就讓他多唸幾本書給你們聽吧。」

  那個天然又單純行事的少爺,讓人無法猜透想法的人。

  紫苑。

  因為蜂的關係,身體出現宛如蛇一般的紅色紋路纏繞全身,髮色奇異地變成白色,從那個都市不知名的計劃中存活下來的少年,曾經是市府全心全意培養的菁英,應該要在那座牢籠成為上位者的人,卻因為他的緣故而輾轉地來到了這個被稱為西區的垃圾場。

  腿上的小老鼠在他身上爬竄了會,之後又溜下他的腳,不知道跑去哪個角落,獨留老鼠一人坐在原位。

  真是的,只要牽扯到那個人事情就會變得很複雜,明明就擁有聰慧的腦袋,除了理論知識,其他方面卻遲鈍笨拙得要命的傢伙。

  老鼠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把腦海中所想的都拋之腦後,直到聽見門開啟而後關上的聲音,感覺到那個熟悉地氣息靠近自己,然後才緩緩地睜開眼睛,調侃似的開口捉弄對方。

 

 

  紫苑穿著寬鬆的衣服,把正在滴水的髮梢用毛巾擦乾,直到半乾才將毛巾掛到一旁的架子上,回到地下室,看到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老鼠,慢慢地走過去,染上他的氣息,莫名地湊近對方,輕觸對方的唇畔。

  正要後退離開的時候,卻被對方抓住手臂,老鼠的嘴唇追了上來印上紫苑的,在紫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直接闖進他的嘴裡,紫苑沒有推開他,反而是捉緊他的衣襟,直到老鼠放開他都沒有鬆手。

  「這只是個晚安吻,今晚要一起睡嗎?紫苑。」老鼠心情似乎很好地問著,「我可以大方地把床分給您喔,殿下。」

  「或者您想要再一個晚安吻?不過這次就必須收取費用囉,我可是很貴的。」

  「不、不用了!我還是睡地板就好了!我才不想再被你踢下床!」紫苑紅著臉,結束和老鼠的對話,手足無措地走到房間的角落,拿起毛毯躺在平常的位置,整個人縮在毛毯裡,企圖平復自己跳得過於急促的心跳。

  老鼠看著紅著臉龐的紫苑,嘴角上揚地露出笑容,對著紫苑說聲晚安,經過短暫沉默之後,才聽見他微弱地跟他道聲晚安。

  躺在床上,老鼠突然有種就這樣過著日子也不錯的想法,不過隨即就被老鼠自己推翻,他可不想每天都被紫苑的好奇心煩死或者幫他收拾他惹的麻煩,雖然是這麼想,但是他嘴角的笑意一直到睡著了都沒有消去。

 

 

 

──私たち,完。



如果有什麼想法歡迎在這裡留言噢
OWO///

感謝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山
  • 寫的很棒阿~~
    好甜阿~我的少女心都跑出來了
  • 謝謝>////<♥

    於 2011/12/05 06:12 回覆

  • 曉玥
  • 有點甜又不會太甜
    超喜歡這種風格www~
    希望大大可以繼續寫出更多的文章 ´ 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