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Thirty


  太陽緩緩升起,外頭晴朗無雲,他盯著孩子的天真睡臉,再度感覺到自己複雜的心情……

  過了今天,褚冥漾就會恢復原本十六歲的年齡體型,再也不是那個需要人跟前跟後注意的麻煩娃娃。

  他是該鬆口氣,終於可以回去過他那個充滿任務的人生,不用為孩子把屎把尿、像個褓母似的,或者嘮嘮叨叨像個老頭兒叮嚀東叮嚀西。

  雖然三十天無論是對於他的種族而言,只是轉瞬即逝的時間,但是僅僅三十天的日子是可以養成很多習慣的。

  「……咿?」揉揉眼睛,寶寶打了個呵欠,習慣性拿起旁邊的奶嘴往自己的嘴巴塞,沒料到卻被枕邊人半途截走。

  「起床吃什麼嘴嘴,沒收。」修長的食指戳著寶寶的額頭,在他還來不及抗議的時候,把早就準備好的牛奶瓶塞入他手中,餵他喝牛奶。

  一如平日,他讓他喝完牛奶和適量的水,幫他拍背,然後放任孩子在床上玩耍,而他在廚房清洗奶瓶和消毒。

  對,一切都、一如往常,看著孩子溫潤歡心的臉龐,他是這麼努力說服自己,沒有理由的。

  要不是因為這一次的意外,其實他和褚的童年是毫無交際,他也就無法認識到這般天真這般可愛的褚。

  好吧,他承認、在某種程度上他挺感謝九瀾的藥劑和提爾的疏忽。


  「冰冰、糖……」小傢伙突然從床上這頭來到廚房這頭,拉扯冰炎的褲管和他要零食吃。

  「葛格給的……」咬著手指,寶寶用著渴望無辜的表情,嘟著嘴看著他,「糖糖、巧克力……」

  在冥玥和然兩個表兄妹來過之後,然還曾來過一次,帶著一些據說是褚冥漾小時候很愛吃的零嘴來給他,看到那麼多自己喜歡的零食,小傢伙當然是開心異常,整個人巴在自家表哥身上撒嬌。

  給他吃、怕他蛀牙,不給他吃、他又會哭鬧不休……他嘆了口氣,抱起孩子,然後打開小冰箱裡面放的巧克力,再把人抱到沙發上拿給他吃。

  看著孩子心滿意足的笑臉,他不自覺的也跟著露出微笑,安置好他之後,他也跟著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翻閱著之前還沒有看完的古老書籍。

  房裡偶爾傳出寶寶咿咿呀呀口齒不清的聲音,或者夾帶著冰炎低聲略斥的聲音,很快地夜晚的時刻悄悄的來到。

  「冰冰、睡睡?」孩子睡眼惺忪的趴在床上,拉著冰炎的衣袖。

  看著寶寶的舉動,他直接拉起床單,拍拍他的臉頰,如同以往的安撫著他入睡,「乖,快睡。」


  看著寶寶的眼皮緩緩的闔上,就要結束了,冰炎在心裡想著,一股失落感由心底迅速升起,令他措手不及,只能正視自己內心的感覺。

  寶寶模樣的褚冥漾,擁有很多是少年褚冥漾失去的東西。那種天真微笑以及神情動作都讓他希望可以為褚冥漾保留。

  他第一次體會到那種漫長卻又短暫的複雜心情。撫著寶寶那柔軟的臉龐,冰炎在眼皮闔上之前,目光一直一直都停留在寶寶香甜的睡臉上。
就好像、要將他深深刻印在腦海之中。

  而在夜深人靜的時分,九瀾藥劑的藥效悄悄地消失,原本粉雕玉琢的寶寶變回修長形體的少年。

  隔天褚冥漾的房裡傳來陣陣哀嚎尖叫聲,那、又是之後的事情了。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