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Twenty-two


  小不點努力抬頭看著站在自己眼前、插著腰同時也看著自己的漂亮大姊姊,沉默大概在兩人之間停留了半分鐘後,小傢伙打破沉默。

  「姊、姊……?」姊姊好像長高了?寶寶疑惑的歪著小腦袋想。

  「小笨蛋──你怎麼這點都沒有改啊!」捏著自家弟弟軟嫩的臉頰,冥玥心情有點複雜的看著幼兒化的親生弟弟。

  「嗚──不要捏捏──」淚水像是不用錢似地嘩啦啦的流出,寶寶掙扎的想要逃理眼前的女魔頭。

  「好了好了,不要再欺負漾漾,來──哥哥給你糖果喔。」抱起表弟,然拿一根扁圓形的棒棒糖給小表弟吃。「啊、好懷念……漾漾還在這個年紀的時候,總是在本家跟前跟後的,像個小跟班一樣喊著哥哥姊姊呢~」

  「謝謝…葛、格?」含咬著嘴理的棒棒糖,寶寶看著抱著自己的人,感覺很熟悉。

  「漾漾真乖~」

  睨了一眼瞬間變成笨哥哥的然,冥玥轉頭看向坐在一旁沙發,從他們剛剛進來就沒有說過一句話的人。

  「我說、冰炎的殿下,現在這個情況你應該可以解釋一下吧?」修長的雙腿隨意交叉翹起,一點也不尊重眼前是多麼尊貴的混血精靈,冥玥向對方露出挑釁的眼神。

  雖然詳細的情況都已經從提爾那邊了解清楚,但是她偏偏就是要故意找眼前人的碴,……雖然常常在任務上記他一筆,不過這種令人開心的事情不嫌少,可不是?

  「………」放下手中的書本,他無言的看著冥玥,額頭隱隱出現青筋在上頭跳動。「妳不是早就在提爾那邊弄清楚了,怎麼還要跑來問我。」

  「當然是舍弟為何要您照顧的事情,九瀾那邊我會再去詢問的。」露出微笑,冥玥特別強調著敬詞,不懷好意。

  聽到她的問題,冰炎不發一語,用沉默代替回答。

  「其實我可以帶他回去本家照顧,等藥效過去再送他回來。」在一旁和自家表弟玩鬧的然插話,「要不要跟哥哥回家?」

  「家?」含著棒棒糖,寶寶口齒不清的重複表哥問的話,然後看著哥哥傻笑。

  「呵呵……」

  冥玥瞪傻笑的弟弟一眼,順便捏了他一把惹得他又哇哇大叫。

  「……不用麻煩了,他在這裡待得很好。」望向被然摟在懷裡溫柔安慰,又露出純真笑靨的孩子,冰炎心情頗複雜的說著。

  嘖、他討厭這種感覺……

  「冰、冰?」掙脫下地,小小漾疑惑的拍拍冰炎的大腿,小臉蛋滿是不解的看著他。

  唉……為什麼他們會有種兒子養大了,胳膊向外人了的那種感覺呢……冥玥和然對看一眼,不是很開心的看著正在上演的戲碼。

  「你家學長沒事,漾漾要不要跟哥哥回去?」然抱起冰炎跟前的寶寶,開始努力誘惑:「跟哥哥回去本家,拿蛋糕和綠豆湯給你吃?」

  「糕糕……」唾液開始分泌,小傢伙咬著自己的手指,歪著小腦袋努力思考。

  「真是一點都沒改……」看著弟弟的反應,冥玥感嘆地說:「根本就是被人賣了只要有蛋糕什麼都好。」

  「……唔,冰冰、跟?」用著滿是口水的手指指著坐在一旁的冰炎,「一起吃糕糕!」

  「只有漾漾可以去喔,漾漾不陪哥哥嗎?」然溫軟的誘哄著。

  聽到哥哥的回答,小傢伙的眉頭皺成小八字。「冰冰……」扭身掙扎,手往冰炎的方向討抱抱。

  嘴角默默揚起弧度,冰炎伸手抱住寶寶,偷擰一把他的鼻子。

  「只剩下幾天的時間,藥效就退了,而且他已經習慣住在這邊,就不用再特別帶去妖師本家了吧。」

  冥玥和然互相交換眼神討論,開口的是冥玥:「……反正這小子最近都是一個月才回家一次,我媽那邊我會負責擋一下,等恢復之後麻煩你告訴這個小子週末要回家給他老媽看一下,否則他就不要回家了。」

  「我會記得提醒他。」

  「漾漾乖,這個給你。」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個巧克力,然微笑拿給寶寶,似懷念似嘆息摸摸他的頭髮。「哥哥要回去囉,掰掰~」

  「謝謝……葛格抱~」拿著巧克力,小小漾突然朝然伸手,然後開心的蹭進然懷裡。「喜番…掰掰……」

  冥玥無奈的看著正在上演的兄弟情深,強迫拆散,將自家弟弟交回冰炎手中。

  「……如果我弟弟少了什麼,不管您的身分多尊貴,我們都不會放過你的喔。」留下這句話,冥玥和然直接用傳送陣離開黑館。


  「好懷念,漾漾小時候常常拉著我的衣服或者是跟我手牽手散步……」回到妖師本家,然望著遠處,「如果當初沒有發生那件事情,我想我們應該會常常在這邊喝茶吃甜點聊天。」

  「總有一天會的。」拍拍然的肩膀,冥玥靠在一旁的柱子上。

  「雖然不知道讓他入學到底有沒有錯,不過妖師和三王子的孩子註定在這一世要有所牽扯……那也不是我們能夠控制。」

  「我只希望那個笨蛋漾漾不要再受傷,什麼都好。」
收回目光,然認真的說:「不論當初到底誰對誰錯,我不會讓漾漾受到任何傷害的!畢竟他是我們最疼愛的弟弟。」

  「嗯……」



  「嗚……巧克力……」孩子看著被拿走的巧克力,努力抓著對方的褲腳。「葛格、給漾漾……」

  「不行!明天才可以吃!」無奈地扯著自己的褲管,「不然你都不正餐,如果不乖連明天也沒有巧克力!」

  「冰冰壞!」小傢伙負氣的泛著淚光,放開冰炎的褲子,跑去窩在沙發上,「那是葛格給漾漾的!」

  「………」壞人沉默。

  「………」寶寶掉淚癟嘴。


  ………壞人投降。


  「只能吃一半,但是你要先喝完牛奶。」壞人用條件和寶寶交換。

  「好!」



  寶寶戰勝壞人,真是皆大歡喜的一天,……嗯至少對寶寶來說是開心的一天,對冰炎也許依舊是麻煩頭疼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