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Nine


  說不清楚的,比平靜更溫和一些。

  冰炎輕巧的掀開被午後太陽曬的暖烘烘的棉被,躡手躡腳的下床。他順手拉上被角幫那個已經兩手高舉平放在枕頭上並且熟睡的孩子蓋上被子,璀璨的陽光細密的自窗簾縫隙中穿過打在清一色純白的床,孩子的雙眼輕輕闔上,眼睫隨著呼吸平穩的顫動著,而粉裡透紅的光滑肌膚彷彿透著奶香一般的純淨。

  那孩子其實和他認識的褚很相似,冰炎定格的盯著孩子想道,大部份的時候是安靜的,陶醉在自我的世界觀裡。他想那定是個柔軟而平和的世界,也許有悲傷卻不是永恆,也許有痛苦卻不是絕對,然而更多時候是充斥著愉悅和滿溢的歡快。


  孩子清醒的時候昏黃的夕陽正斜映,不分日夜,只要睡醒了就是孩子的天下,精力無限的他和冰炎迎接了晚餐。

  冰炎將孩子抱起放在專為孩子設計的椅子上,而正在長牙的孩子除了牛奶其實已經適合吃些食物,乘上盤的是一些食糜與可以磨牙的米餅,連水果也是冰炎方才特意提前準備,並且細心的切成碎塊。

  孩子瞠著圓滾滾的大眼,開心的揚起肉肉的兩頰,帶上甜美的酒窩,笑起來的時候還會顯露幾顆初發的門齒,讓人感覺到專屬於幼童天真憨直的可愛。

  而原本在冰炎視線下乖乖舀著湯匙吃飯的孩子(雖然灑的滿桌都是),最後卻完全無心於吃飯這件事上了。

  一連重複幾次舀起食物卻只有三成準確的送進嘴裡的動作之後,孩子開始用湯匙輕敲著盤子,然後秉著強烈的好奇心與玩心,進而將食物一匙一匙的舀出盤外,冰炎見狀立即擰起了眉並且馬上制止孩子的舉動,然而卻只見孩子嘟著嘴不滿似的用湯匙大力的敲擊著塑膠盤,冰炎接著抽走孩子的湯匙並嚴肅的瞪視著他,紅眼清晰的映著孩子鼓脹的兩頰和吃得滿臉都是食物的滑稽樣子……最後孩子不敵冰炎的毅力與殺傷力,將注意力轉移到裝著所剩無幾的食物的盤子。

  正待冰炎因為孩子不再試圖跟他對峙而鬆一口氣時,卻發現對方抓起盤子就往嘴裡送,食物嘩的灑了滿桌,而孩子的牙齒磨著盤子邊緣,清晰的發出咿咿呀呀的磨蹭聲響,口水順著圓盤滴到圍在脖子上的圍兜,噢,還有滿桌的狼藉……看見這樣的場景冰炎突然深感無力,事實上他已經處理這樣的場面不知道第幾回了,從第一次對孩子嚴聲的教訓換來淚光閃閃無辜的神情後,他就覺得對孩子如此認真的自己像個笨蛋似的。

  然而只是每次看見這情況,冰炎還是會不厭其煩的每次制止,他技巧性的抽走孩子硬咬在嘴裡的盤子,並順手用圍兜在孩子滿是食物與口水的嘴邊抹了抹。

  而才不過他拿面紙的一個轉身,他發現孩子又拿起距離手邊有段距離的空盤亂敲桌面,鏗鏗鏘鏘,那個聲音極有節奏的震著鼓膜,在冰炎的腦海中盤旋,然後嗡嗡的放大……

  看著孩子的動作,耳裡不曾間斷地傳進如同噪音的敲擊聲,在剎那間,冰炎感覺到自己那條繃得死緊的神經在啪的一聲之後,正式宣告斷裂。

  他動作幾乎是一瞬間內完成,拿走寶寶手上的盤子湯杓,然後把他從椅子抱起放到沙發上,然後冷靜地繃著臉開始收拾被孩子弄得一團糟的房間,他沒有大聲斥喝孩子的不是,但是將寶寶擱置在一旁後,他連看一眼都沒有。

  似乎是知道自己做錯事情,小小漾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並乖乖坐在沙發上,之後看到冰炎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望向他這邊,才敢伸出自己的小手對他揮舞著,表現出撒嬌的模樣對他說:「…抱抱……」兩大泡的眼淚聚集,彷彿只要他拒絕,下一秒就會馬上決堤。

  嘆著不知道自從褚冥漾誤喝藥後縮小後,已經數不清是第幾千幾萬個的嘆息,伸手抱起孩子,冰炎無言的看著又是一張笑嘻嘻的臉龐,是這樣的天真、那麼地單純無憂。

  本來就不應該對他的態度認真及生氣,更何況他現在還是處在小嬰兒的階段啊……

  他怎麼能期待一個嬰兒多麼懂事、懂得看人臉色呢?

  捏捏他的臉頰,冰炎突然心情愉快的看著寶寶氣鼓鼓的雙頰,過了幾秒又皺起眉頭,一副可憐貌對自己喊餓。

  「……餓…奶奶……」

  該吃飯的時候那麼愛玩,都已經收拾乾淨了才肯乖乖吃……嘖,小孩子就是這麼麻煩,要不是變成這副模樣的是褚冥漾他才懶得接下這種爛攤子。

  重新準備孩子的食物,有種陌生的感覺隱約的在冰炎的心底冒著泡,由於最近都在忙著學習和陪伴孩子上,所以他也沒有特別去深究那到底是什麼。

  寶寶吃飽後,在沙發上休息片刻,他開始在房間裡頭搖搖擺擺的奔跑起來。沒錯!奔跑,是那種讓你看了就會膽戰心驚深怕他下一步就會跌倒的跑步方式,再加上小小腳步的不踏實讓人看了更覺驚悚萬分。寶寶就像火車頭一樣一下子衝過來一下子衝過去的,如果不小心跌倒在柔軟的地毯上,不會癟起小嘴然後嚎啕大哭,反而是爬起來然後繼續踏上自己遊玩的旅程,在房間和客廳內鑽來鑽去。

  冰炎靠躺在沙發上,一邊看著手上的古老書籍,還必須分心注意著小小漾的情況。他聽見他叫著他名字的稚嫩嗓音,他順著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結果看到的是一個寶寶和一隻明顯比他大隻許多的紅眼兔子玩偶,正玩著在原世界一個名為相撲的遊戲,應該說是寶寶小小的身子攀爬到玩偶上頭,然後他整個人壓在上面才對。

  看著孩子放棄了單方面的壓兔舉動,開心的拉著紅眼兔子玩著你壓我啊我壓你呀的翻滾遊戲,玩起了另一種另類翻滾遊戲,把一張原本就不大的小臉蛋埋在兔子的絨毛布料裡,他看到便趕緊把寶寶和兔子分開,又折騰了好一會兒,寶寶極為睏倦地揉著眼睛,不久之後就安靜的在冰炎懷抱中沉沉睡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