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Three


  清晨,不刺眼的光線透過紗窗和玻璃灑在床鋪上依偎沉眠一大一小的身影,而小小孩或許是被這擾人的陽光給吵醒,總之就是清醒了過來,看到一旁依然熟睡的冰炎,愛笑的嘴角又勾起些許弧度,動作不太穩健地爬起身,踏在柔軟的床鋪,歪歪斜斜的走在棉被上頭,不安分的小手開始在對方臉上輕拍玩鬧,覺得厭煩無聊之後,又突然在床鋪上頭從這頭滾動過來那頭滾動過去的,最後滾進自家學長懷裡,還發出咯咯地笑聲,自得其樂的玩得不亦樂乎。

  難得可以好好補足睡眠的冰炎,被孩子淘氣的動作給吵醒,瞇起漂亮的紅瞳,抓起他並牢牢抱緊,原本想來個輕微訓斥,只見小小漾伸出短短的小手去摟住對方的頸項,軟嫩的臉頰還貼上去親暱地跟冰炎玩起臉貼臉的遊戲。

  「…安、安……」想要跟冰炎道早安的小小漾,發著單音歪著腦袋露出有點不解的神情望著他,似乎在確認自己是否沒有用錯字。

  「早安。」可能是這兩天下來已經習慣小小漾的胡鬧,看到孩子這般可愛的模樣,即使是冰炎也捨不得對這麼小的孩子擺出臭臉色,不自覺的展露笑顏。

  聽到回應,小小漾開心的笑著,接過冰炎遞過來的水瓶,乖乖的喝著水,不吵也不鬧。

  看著躺在床鋪上的孩子,冰炎有點無奈的露出微笑,正當要準備去幫他泡奶粉給孩子吃早餐的時候,突然傳來了敲門聲以及天使的聲音。

  「日安,請問有吵到你們嗎?」仍然穿著黑袍明顯才剛結束任務的安因,有禮貌的詢問著:「方才回到學校的時候賽塔跟我稍微說過漾漾的事情,所以想說過來看看情況,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

  冰炎煩躁的爬梳著一頭漂亮的銀髮,「目前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不過九瀾說藥效是一個月,所以……」正要繼續說下去的同時,冰炎感覺到自己的褲管被輕輕拉扯著,低頭往下看,看到原本該乖乖躺在臥室床鋪上頭喝水的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爬下床,自己搖搖擺擺的走到門口來,緊緊抓著自己的褲管用來維持平衡站立,還對著門口的天使露出屬於孩童專有可愛笑臉。

  「啊呀呀…這就是幼化的漾漾嗎?挺可愛的呢……,果然小孩子的笑靨才是最純潔的光輝呀……」木之天使一臉笑的比他柔長的金髮還要璀璨,他蹲下身來,視線剛好可以跟小小的孩子平視。

  孩子緊抓著冰炎的褲管,有些怕生的用褲管遮住半張臉,露出一點視線害羞地盯著面帶笑容的天使,約莫過了幾分鐘,伸出小手好奇的抓住天使的幾綹髮絲,見對方沒有惡意,便鬆開緊抓的褲管,開心的握住天使伸過來的手。


  冰炎看著腳邊的孩子跟天使玩了起來,他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的擰起了眉。

  即使過了幾天……到現在他還是不能把眼前的孩子跟褚畫上等號。

  就算他是褚一歲半該有的形體和行為,那依舊是他不熟悉的。

  只是擁有褚幼年外貌的,陌生人。

  他發出淺淺地、幾乎不可聞的嘆息,看來接下來的日子可以讓他慢慢的熟悉,他從未接觸看過代導學弟的童年。

  送走才剛結束任務不久的天使,他把底下的孩子抓起來,咯咯的歡快笑聲就像免錢一般的接連不斷。右手抱著孩子,冰炎走向房間,放眼望去床鋪隔壁的矮櫃上那攤開一排賽塔送過來卻還來不及整理的數件幼兒衣服(大多都是簡便的精靈服飾),他隨手揀了一件米色方便活動的款式,便開始著手整頓這孩子。

  說到換衣服那還是小事一件,這時候仗著他人高馬大沒幾下就替孩子穿脫完成,但晚上洗澡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冰炎想起昨天夜裡的慘痛教訓,在浴室裡,這小小的孩子像小狗一樣開心的打了他滿臉水花,噢、還有濕得很透徹的襯衫。然而孩子卻完全不知道大難臨頭似的看著冰炎鐵青狼狽的臉進而覺得有趣的吃吃笑出聲來……再加上那死也不肯洗頭的牛脾氣,一看見冰炎拿起蓮蓬頭就嘟著嘴兩眼閃閃發亮透著光的抬起頭用45∘仰角盯著他,然而卻只見冰炎無動於衷的繼續手上動作,知道攻勢無效,孩子竟然馬上就地掙扎,扭動身體的同時帶起的水花讓冰炎替孩子洗頭的任務變的倍加艱鉅難行。

  最後費了一番功夫,冰炎好不容易才將孩子處理完畢(而他自己也差不多等於洗過一輪),抽起掛在牆上的浴巾俐落的包裹住孩子,冰炎一把將還在浴巾裡扭動的那團肉球給抱到床上,攤開浴巾抓回想要爬走的孩子,冰炎一邊抓住孩子的手臂一邊擦拭著孩子剛洗完澡白裡透紅的身體,還順道把浴巾的另一頭蓋在孩子濕漉漉的頭上,隨興的揉了幾下,孩子在冰炎停下動作之後還慣性的整個身體前後搖晃了兩下然後才用力的甩了甩頭,就趁孩子還在搖頭晃腦的時候,冰炎趕緊把赤裸著身體的孩子套上衣服。

  接著拿出在櫃子裡頭的吹風機,冰炎細心的把強度調到中,伸手試吹了一下溫度,然後才開始替孩子吹頭髮,而孩子卻對頭頂傳來的熱風極度敏感的縮著脖子甚至想逃跑,兩手都沒有餘裕的冰炎在情急之下只好用膝蓋夾住孩子,胡亂的吹個幾下,最後在孩子亂糟糟的蓬鬆髮型中混亂的結束了。

  當一切都大功告成之後,冰炎看著不知感恩的小鬼高興的在床上翻翻滾滾,而他想到他卻還要再進去浴室裡收拾殘局,心中一股無名火就上來──這不知死活的小鬼竟然還爬到他身上睜著大眼盯著他,毫不猶豫的,冰炎伸出手捏了捏孩子肉肉的臉頰,他瞠大圓睜睜的紅瞳也瞪著那對閃著淚光被他拉的細長的小眼睛,小鬼胡亂揮打冰炎的手臂,最後在冰炎鬆開手之後摸著自己被捏得紅通通的臉頰帶上哭腔控訴著:「…冰冰…壞壞…」

  靜默一陣,冰炎不可抑制的笑出聲,而孩子也頂著兩片紅紅的臉頰跟著一起笑開了。


  換好衣服的孩子迫不及待的牽住他的食指,作勢要把他拉出門。

  冰炎微笑的揉著孩子的頭,套了黑袍後就跟上孩子的步伐。


  窗外的藍天晴空萬里,間或點綴幾朵白雲。

  是個踏青的好天氣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