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Two


  目前看來除了等時效過去之外也沒什麼別的好辦法了,手上抱著幼齡化的褚冥漾,冰炎最後決定回黑館再想辦法,雖然同樣也是什麼育兒用品都沒有,但至少比那個鬼哭狼嚎半死之人排滿街的醫療室清靜、也乾淨多了。

  回去之前還稍微繞道請賽塔幫忙準備一些簡單並且急需的嬰兒用品,冰炎走出水晶塔,陽光在不規則的平面上刺眼的折射著,他提手擋住陽光,而似乎折騰累了的孩子也就在他臂彎裡睡去了。

  今天天氣還真好,乾脆直接走回黑館好了。多少帶點悠哉的心情,冰炎在心裡感歎著。

  而賽塔驚人的辦事效率不管在任何場合與事件下依舊是十分出色。
待他走回黑館時,賽塔已經將奶瓶奶粉尿布之類人類嬰兒的必需品準備周到,甚至連幼兒穿的服裝跟簡單的用具都一應俱全。

  冰炎抱著仍在熟睡的孩子朝賽塔點頭致謝,而對方也朝他輕點頭的微笑著,簡單交代一下並順便建議說,為了讓孩子待在自己熟識的環境,他把用品都放在褚的房間裡了。

  「如果冰炎殿下方便的話,這段時間住在褚同學的房裡應該也比較好照應,如果您接收的話,我會請偶人們盡快整理整理的。」

  言下之意就是他那個空曠簡陋又冷得半死的房間不適合讓幼童適性發展就是了,冰炎一臉黑線的看著對面笑得極為優雅柔和的賽塔……算了,他也沒法反駁什麼,那的確就是事實。

  把還在睡覺的孩子安置好之後,他便著手從隔壁房裡做了一些簡單的日用品轉移,雖然說他的東西算不上多,但再加上賽塔剛送來的孩子的日用品,也夠他一邊研究使用方法一邊耗去整個溫暖的午後。

  當一切都差不多就定位的時候,冰炎上手的試著剛沖泡好的牛奶溫度,另一隻手滾動滑鼠滾輪,快速掃描網路上關於照顧幼兒的教養建議…想他一個黑袍竟然淪落為保姆,不是沒有想過讓其他更有經驗的人來照顧這個孩子,可是當他一離開孩子的視線,孩子便嚎啕大哭起來,讓人措手不及。

  嚴格來說這個意外事件還發生不滿二十四小時,然而他已經在褚的房裡摸熟了這孩子的生理習性,也在網路上吸收了不少關於照顧幼兒的資料,說到底他可是個黑袍,這種東西怎麼可能難的倒……唉算了,這種成功只會讓他覺得更加無言以對而已。

  床上的孩子揮舞著白嫩的雙手,並自得其樂的咯咯發笑,黑色的頭髮短刺刺的扎著脖頸,還有黑玉般的瞳眸,毫無雜質、完美無瑕的映出他的身影──素色的居家服,還有有如在黑夜裡璀璨晨星般亮晃晃的銀色長髮。

  閃過他腦中,孩子的單詞只有反覆的喝、喜歡、奶奶……聽慣褚平時的腦殘,現在這種簡單到貧乏的幼兒語反而讓他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他才坐上床鋪,孩子便手腳俐落地從他手中接過奶瓶,然後裂嘴就是一個大大的笑容,天真的讓他忍不住揉了揉他亂刺刺的短髮。

  冰炎掀開棉被跟著孩子鑽進被窩裡,右手支撐著頭的側躺在床上盯著孩子,雙手抓著微溫的奶瓶,孩子吸吮牛奶的神情相當專注,並且散發出暖洋洋的滿足。

  他一個彈指,燈光頓時驟減成微弱的夜光。也是托這孩子的福才讓他有了這麼正常的作息,一邊輕拍著孩子的背,冰炎也一邊漸漸平穩的進入睡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