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One


  身為異能學校所附屬的醫療班,通常是媲美於原世界的便利商店,幾乎是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究竟負責人到底花多少時間在睡眠上頭,這就不是我們現在該探討的範圍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冰炎緊繃著一張臉,指著被他拎過來醫護室仍在病床上睡得安穩的小小孩,外表跟縮小化的褚冥漾有八九成的相似度。

  據說是Atlantis醫療班職位最高的輔長,看到被送過來的患者(?)卻一臉疑惑只說句不清楚,然後開始摸摸小小孩的頭、拉拉他的手臂,一點也不像是在做檢查,下一秒馬上被冰炎用力的拍掉他正在進行類似騷擾的舉動。

  「喲、這麼晚了冰炎殿下怎麼還會在這裡?」傳送陣的光芒消去,九瀾突然出現,隨意地丟出問句,看向一旁的輔長,手指著某著矮櫃子,開口問:「你有沒有看到我放在這邊的一罐實驗藥劑?」

  「沒有……」提爾迅速在腦袋中回想,「欸、你是說放在櫃子上那罐嗎?」

  「對。」

  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輔長,看向躺在床鋪上的小小孩,額頭上悄悄的滑下三條線,「……那麼,那罐我下午的時候拿給漾漾喝了。」

  「那罐藥劑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冰炎壓抑著內心越來越旺盛的怒火,問句彷彿是從牙縫中勉強鑽出來的,「他會維持這樣多久?」

  九瀾推了推眼鏡,嘴角勾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弧度。「喔,那是我第五十九號實驗藥劑,會讓人的心智和身體都縮小十年以上的時間。至於效用嘛,大概是一個月左右。」

  「雖然不小心給褚同學誤喝了,但是不介意讓我觀察吧?」九瀾看著床上粉雕玉琢的小小孩,引起了他的興趣。「哎呀呀、我還沒有這麼小的標本呢,似乎……」九瀾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冰炎給打斷。

  「夠了九瀾,他不是你可以碰的!」冰炎極度不爽、話語中帶點警告的意味,彷彿只要他碰床上的孩子一根寒毛,就必須付出慘痛代價似的。

  「難道沒有解藥嗎?」

  九瀾聳聳肩,用著些許遺憾的口吻說:「因為這是最近才研究出來的藥劑,況且我也沒有製造解藥的習慣。」言下之意就是請耐心地等待藥效退去。

  正當冰炎耐不住脾氣想對一旁的輔長發作時,床鋪上的小娃兒卻在此時悠悠轉醒。

  「唔咦……?」偏頭看著床邊三個不同類型的人,縮小後的漾漾直覺地對冰炎開心地揮著小手。「…咿…咿呀冰……?」

  不得已,冰炎只好在其他兩人調侃的眼神下先行抱起因為誤食藥劑而整個心智年齡皆縮小化的褚冥漾,而被抱起的小小漾開心的窩在冰炎懷中咯咯直笑,手中拉扯著冰炎的髮尾,給人一種十分天真可愛的感覺。

  九瀾仍在一旁嘆息一邊不動聲色的靠近小小漾,「真是可惜了這麼一個好的標本啊……」

  看到九瀾的靠近,小小漾不自覺的往後縮,然後開始放聲大哭。

  「嗚哇──怕、怕──嗚嗚──」小小漾整個人縮進冰炎的懷裡,一張小臉哭得紅通通的皺在一起好不可憐。

  等到冰炎和提爾兩個人手忙腳亂的把小小漾安撫好之後,惹起禍端的當事人早就已經不見蹤跡,離開了事發現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