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往常,俐落地打開另外一扇通往店內的小門,現在才早上六點,褚冥漾已經開始開店的準備動作,從確認食材到整理桌面通通一手包辦,等待大致上的事情都準備好後,他才拉開遮蔽大門的窗簾,露出門外的街景,將牌子翻到OPEN那一面,等待今天顧客的到來。

  ──嗯,你問怎麼沒有打開鐵門還是防盜設備之類的東西?

  基本上這家店是不需要那些看起來保險,實則好壞參半的東西,只要店主設下最簡單的防護符咒,就算是神偷怪盜上門都無法討到便宜!啊,如果說是另外一邊來的偷兒那就另當別論了,說不定還可以掙扎一下,然後被傳送到公會的懲戒處去。

  「歡迎光臨。」

  兩個看起來青春洋溢的高中生一前一後的踏進店裡,熟絡地不用看菜單,直接和褚冥漾點了兩杯茶品跟兩份奶油培果,他微笑和客人應答,動作俐落地為培果抹上香氣濃厚的奶油,然後再把剛調好的茶品裝進紙杯、放進封裝機封好封口,分成兩個小紙袋給客人,和氣地說了聲謝謝惠顧。

  沒多久,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三個、五六個,熟客或者是第一次上門光臨的客人接連出現,讓只有一個人作業的褚冥漾差點忙不過來,幸好七點半一到,早班的工讀生準時上工,讓他有空間偷個空、喘口氣,直到早上十點客量才逐漸減少,讓他和工讀生可以偷個空閒,休息一會。

  「被我抓到了,小老闆上班偷懶──」尾音明顯上揚的揶揄聲突然出現在安靜的店內,憑著聲音轉頭看向來人,褚冥漾有絲無奈。

  「你才翹班吧,沒事來我這邊打劫喝涼水。」褚冥漾揮揮手,示意工讀生去整理桌面,沖泡一杯冰錫蘭放在不請自來的客人面前。

  「我是因為關心才特地過來看看你耶!」戴洛理直氣壯地抗議著,「更何況我──」

  褚冥漾截去他的話,好心地接上:「更何況阿利學長根本就不准你接任務對吧?重傷患者。」
  「我已經好很多了!就算要去接個B級任務我也可以順利完成,是阿利太小心翼翼了……」話說到尾巴,連自己都覺得心虛。

  「我好像聽見有人要出任務,嗯?」一個俊秀高挑的青年踏入店內,吸引不少人的目光,溫和好聽的嗓音讓戴洛興起落跑的念頭──當然,只是想想,也只能想,不能實際行動。

  看著胞弟一身俐落裝扮,藍襯衫、緊身牛仔褲搭配一雙軍靴,只差手裡沒有拿著麻繩,就可以把他綑綁回家,他知道他現下的心情應該是很想把他綁在床上,直到傷完全治好才放他自由。

  「那個,我只是覺得有點悶所以才……」戴洛剛開口想要解釋自己的行為,卻被打斷。

  「學弟,謝謝你幫我看著這個不聽話的兄長大人。」說到兄長大人,阿利還特別加重語氣,讓戴洛覺得情況真的很不妙。

  「呃不會,阿利學長你要不要來杯冰茶消消火氣?」

  褐髮青年朝學弟投個抱歉的笑容,「我想先把他帶回狩人一族,下次會特地上門光顧的。」

  聞言,褚冥漾對著戴洛聳聳肩,好似無言的說,我不是沒有幫你喔。

  可惡你這個通風報信故作好人的小混蛋。戴洛一臉憤恨地看著褚冥漾,隨後便被胞弟拎著回家去了。




  中午過後,褚冥漾將牌子轉向CLOSE的那一面,順手將落地窗的窗廉拉上,阻絕外頭的視線,開始為數三個小時的短暫休息時間,簡單交代工讀生幾句,他轉過身從後門走上二樓,拿起小桌子上的文件,腳下出現法陣,光芒退去,人已消失在房間裡。

  踏入公會本部,褚冥漾熟稔地跟幾個人揮手打招呼,才經過一個轉彎便被後頭的人給叫住。

  「漾漾。」擁有一頭俏麗金髮的藍袍叫住他,熱情地撲上前給他個擁抱,「好久不見,怎麼會過來?」

  不急著掙脫對方的擁抱,他揮了揮手上的報告,說:「來交幾分報告書給巡司大人,喵喵不是在學校幫忙嗎?」

  聯研部畢業後,藥師寺夏碎和雪野千冬歲分別回到藥師寺和雪野家繼承家業,但是依舊會接洽公會所派發的任務,除了生活步調變得更加緊湊外,生活上倒是沒有和以往有什麼改變;米可蕥則是待在學院幫忙提爾輔長,偶爾也會到各地支援,並且增進自己的能力;至於萊恩史凱爾,自從跟莉莉亞在一起之後,感覺有存在感了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當莉莉亞生氣發火的時候,消失的能力則更上層樓,不過值得慶賀的是,他終於在畢業之前考上了紫袍,讓一旁的友人們感到欣慰,不枉費他們這幾年來為他惡補那麼久的術法!

  「因為這邊藍袍近期嚴重短缺,所以喵喵來幫忙,順便幫越見多顧好幾個病患。」喵喵笑著說,燦爛笑靨背後感覺冒出了幾許黑氣。

  呃我不是你的病人……所以不需要那樣對我笑……深知醫療班逃房現象的褚冥漾暗自腹誹著。

  「啊,我們好久沒有聚會了,改天我們一起去找漾漾吃飯好了!」

  「嗯可以啊,我們的確是很久沒有一起吃飯了。」比起以前學生時代幾乎每兩天就去白園或者是右商店街裡吃飯,他們現在確實很少會那樣見面聊天了。

  ──雖然以前他被拉著直接到目的地的情況居多。

  「約好時間再跟我說,我會特地讓店裡那天公休,準備幾道拿手的料理請你們的。」

  「嗯嗯!那我約好千冬歲他們會跟漾漾說的,先不多說了,喵喵看到犯人了!」米可蕥對褚冥漾揮揮手,眨眼間便消失在他眼前。

  那是病人不是犯人啊……褚冥漾對於高中時代便認識的好友突然感到深深地無奈,不過這個世界的人普遍都是這副德性,幾年下來他也習慣了,不過偶爾碰上這種事情還是會想吐槽一下。



  他抬起手,輕輕敲了眼前的門板三兩下,聽見門內的人說聲請進才打開門,走進去。

  「這是這次的報告,巡司。」將報告放置在埋首於工作中的紫袍巡司面前,褚冥漾聽見對方只哼哼兩聲,便不理會他繼續翻閱紙張,他忍不住開口說了幾句。

  「妳吃中餐了嗎?」

  「…………」寫寫寫,改改改。

  無奈地看著眼前明顯沒聽見自己說話的胞姊,伸手壓住對方正在看的紙張,重新再問一次相同的問題。

  「早上有吃點東西。」褚冥玥看了親弟弟一眼,開口說:「別打擾我工作,報告放著我會看,你店裡不是要開始營業了?」

  「有工讀生顧著沒關係。」褚冥漾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餐盒,「這是我特別幫妳準備的中餐,裡面都是妳喜歡吃的,工作放在那邊又不會跑掉。」

  看著眼前的餐盒,褚冥玥遲疑了會,還是將手中的文件整理擺到一旁,接過他手裡的餐盒,然後像趕小狗一樣對他揮揮手。

  「我會吃的,你趕快回去忙你的吧。」

  「那我先回去了,不要留下來當晚餐吃喔!」褚冥漾不放心地叮嚀著。

  「知道。」

  最後,在掩上門前,褚冥漾回頭對著她說:「謝謝妳,老姊。」無論是什麼事情,都是。

  「滾回你的店上班吧,笨蛋。」對於他的這句話,褚冥玥只是哼哼兩聲,把他趕回去原世界上班。「下次我要吃77%的生巧克力慕斯。」

  「遵命!」



  晚上的時刻才是真正忙碌的開始,無論是學生或者是上班族,人們充斥在這個不算小的空間裡頭,褚冥漾和工讀生們忙碌地在廚房和吧檯穿梭,一直到用餐時間過去,仍有四五組客人散落在店裡的各個角落,不過目前沒有新的客人光臨,他們終於能夠休息片刻,停下忙碌的腳步。

  隨著時間的推移,店內的客人陸續結帳離去,約莫只剩下兩組客人的時候,褚冥漾拍拍工讀生們的肩膀,笑著說聲辛苦了,提早讓他們下班回家去了。

  揮手和工讀生們道再見,他先把門上的牌子轉向另外一面,然後又走回吧檯裡,幫自己泡杯熱茶,默默地等著客人離去。

  一個男人穿著簡單的襯衫和牛仔褲,左手掛著黑色大衣,無視休息中的牌子直接推門進入,隨著門被推動,上頭的木片發出低而響的聲音,引起褚冥漾的注意,他看到來人愣了幾秒,隨即露出笑臉。

  「客人,我們要打烊囉──」他困擾的說著,但是臉上的表情卻不帶一絲無奈,反而笑意滿滿。

  「沒關係,我等人而已。」男人回答,伸手拉開最靠近吧檯入口的椅子坐下,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外表引來旁人的注目。

  「可能還要等很久很久喔。」褚冥漾聽見他的回答,愉快地從冰箱拿出一小壺的飲料,然後裝進馬克杯裡,遞到男人面前。

  「本店請客,不用錢。」

  「……謝謝。」他端起褚冥漾放在面前的馬克杯,男人的嘴角微揚,姿態優雅的喝了幾口。

  可惡──不管他手上拿什麼,就是有辦法這麼好看,真過分。褚冥漾有點心理不平衡的想著。


  他幫最後一組客人結完帳,走出吧檯,把落地窗上的窗簾拉上,轉身不意外地撞進熟悉的懷抱裡,聞到專屬於對方的淡淡冷香,他也伸出手抱住對方的腰。

  「不是預計後天才回來嗎?」

  「後來多了紅袍支援,所以提早完成任務,我就先來找你了。」至於事後的報告處理,他直接丟給那對兄弟檔,反正他們也樂得少了他這個電燈泡吧!

  「嗯哼。」整個人賴在對方懷裡,忙了一整天的褚冥漾好想就這樣直接睡著什麼都不要管,閉上眼睛,嘴巴仍然張口說:「後天老爸和老媽旅行結束,你會陪我回家吧?」

  「會。」抱著戀人,他溫柔地撫著他的柔順黑髮,不時地在髮梢在臉側落下幾個碎吻。

  「啊,精靈王有寄信來邀請我們去冰之牙,他說他隨時歡迎我們過去玩。」

  由於精靈的成年是一百歲,所以他目前仍算是無殿的人,即使詛咒除去,但是和無殿的契約依舊存在,除非是重大事件,否則冰之牙不得違反他的意願強行要他回去。

  不過山不轉路轉,之前那件事結束之後,精靈王三不五時想到就會來信邀請褚冥漾──沒錯只有他──因為褚冥漾如果要去冰之牙,身為他的戀人,冰炎怎麼可能會放任他一個人前去呢?最後都會變成他們兩個一同前往的結果。

  幾次下來,褚冥漾覺得和精靈王聊天之後,對他改觀不少,由於活得時間過於長久,所以知曉的事物更多更廣,褚冥漾某方面還挺喜歡偶爾去冰之牙拜訪精靈王──嗯,撇除他似乎以激怒冰炎為樂這點。

  「改天吧,我目前還不想看到他。」聽到他說的話,冰炎的臉色突然變得不是很好看,眉頭深皺。

  聽到戀人明顯不悅的語氣,褚冥漾笑了,放開手,離開他的懷抱,親了一下他的面頰安撫他的情緒。

  「改天就改天,反正也不急著這一兩天。」將桌上的碗盤杯子收到洗手台,褚冥漾俐落地將桌子打理好,然後再將沒幾個的餐具洗乾淨,擦乾擺回櫃子裡。

  「走吧,小店打烊囉,客人。」

  他主動牽起他的手,兩個人手拉著手,關掉店內所有的電源,悄悄地從另外一扇門離開,一起回家去。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