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褚冥漾穿上許久未穿的白袍前往公會和那對黑袍紫袍雙搭擋會合,然後再一同前往這次的目的地。

  深沙荒野,顧名思義就是一片荒涼沙漠,沒有太多的綠色植物,除了黃色沙子以外,只有白天藍雲做陪襯。

  「這還是我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褚冥漾原本打算利用水元素找尋獅鷲獸的身影,但是看這個狀況好像有困難。

  「這跟公會給的資訊有些微的落差……,不過還是照原訂計劃,麻煩你用幻武兵器探查牠的蹤跡。」夏碎望著四周的漫天黃沙,轉過頭跟他說:「如果找不到的話,就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好的。」憑著直覺,褚冥漾一點也不想問對方說的『非常手段』是什麼,應該是他不會想知道的方式。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隱匿者見識你的追蹤。』」褚冥漾拿出幻武大豆,放在手心上吟唱咒文,水藍色的幻武大豆變成一把小巧的掌心雷,比起當初剛拿到米納斯時,上頭的花紋似乎又更繁複、華麗許多。

  掌心雷對著沙地,褚冥漾說:「麻煩妳了,米納斯,盡可能幫我們找到獅鷲獸的蹤影。」說完便朝地面開出一槍。

  子彈化成水藍色的線條以他們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去,水線構成看不到盡頭的小型迷宮,而後又凝聚還原成一條筆直的藍光,指引著某個方向。

  「那就走吧。」


  他們走過了一個白天,經過的途中也不停探查是否有獅鷲獸的蹤影,水藍色的光芒彷彿沒有盡頭,由於天色漸暗,他們在附近的小綠洲歇息。

  褚冥漾收起幻武兵器,由於長時間的使用,相對地付出極大的精神力,稍微吃了簡單的食物,他們說好夏碎和冰炎兩人輪流守夜,讓他養足精神力氣,畢竟明天還要靠他的幻武兵器尋找古代聖獸的下落。

  「你有事情想問我,對吧。」不是用疑問句,而是用肯定句,夏碎笑容可掬地望向搭檔,笑容讓冰炎感覺有些刺眼。

  「……」他沉默地看著搭檔,最後還是妥協地開口問:「我和褚之前是怎麼相處的?」他覺得至少他們之間不應該是這麼生疏有禮,應該更為熟稔一點才是。

  今天幾乎都是褚冥漾和夏碎在說話,偶爾才跟他搭上話,明明以前是學長學弟,他還是他的代導人,但是因為缺少那段時間的記憶,而過分生疏。

  「我還以為你會問的更直接呢……不過算了……」夏碎幾乎是含糊在嘴裡的喃喃自語,隨後又揚起笑臉,回答搭檔的問題。

  「你和褚以前……」夏碎鉅細靡遺的說著他們曾經的過往,不過還是故意省略某些事情,例如他們之間的曖昧、之後的關係等等。

  篝火熊熊地燒著,映著兩人的身影,直到只剩下一個人的身影在火堆旁沉思,天邊亮起一道曙光,火才漸漸地燃盡熄滅。


  在半夢半醒之間聽見自己的名字,褚冥漾原就是背過兩人席地而眠,有些恍惚地聽著,因為他對於不記得的那塊過往也十分好奇。
 
 「其實你常常因為褚的『心聲』對他揮拳相向或惡聲惡氣,但是你還是會在事情發生的時候特別教導他應變的方式,雖然你們之間因為三王子和妖師先祖而有了牽扯,但是你還是很關心這個學弟,因為入學時出了點差錯,所以他破例住進了黑館……」

  夏碎的聲音叨叨絮絮地傳進褚冥漾耳裡,他感覺自己越來越清楚,也覺得夏碎說的一切一切都是那麼地熟悉,讓他突然好希望遺失的記憶可以回到自己身上,重溫回憶,而不是只能聽旁人述說,這樣只會讓他覺得格外惆悵。

  原本不在意那份失去的記憶,因為他覺得可以用和朋友創造新的記憶去填補,再次遇見冰炎之後,他突然在意起來,就像一個魚刺梗在喉頭,讓他無法忽視,想要想起的心情越來越強烈,那跟部分記憶模糊或遺忘不同。

  身為妖師的直覺告訴他,他忘記的事情對他而言很重要、很重要……

  迷迷糊糊之中,褚冥漾因為白天用掉過多的精神力,還是不敵疲憊,再度沉沉睡去。

  夢中有兩個身影,一個總是挨另外一個人的打罵,但是感覺他們的感情很好,就像一對戀人,最後兩個身影牽在一起,久久不散……


  「早安。」補足精神之後,褚冥漾早早便醒了,他看見冰炎一個人坐在旁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基於禮貌他還是跟他打聲招呼。

  「早。」看了褚冥漾一眼,冰炎也禮貌性的回應,「我先休息一下,出發的時候再叫我。」不等褚冥漾回答,他隨便倚靠著一顆樹小憩著。

  簡單用綠洲裡的湖水梳洗一番,褚冥漾正吃著早餐的時候,夏碎也起床了,瞇著眼,似乎還沒完全清醒的樣子。

  他們就這樣互看幾秒,夏碎才默默地道聲早,直到簡單梳洗完,才跟褚冥漾說話。

  「怎麼起得這麼早?」接過褚冥漾遞過來的茶水,夏碎隨口問著。

  「養足精神,自然而然就醒了。」他笑著回答:「而且早點醒來可以讓冰炎學長多休息,不然待會又要繼續尋找獅鷲獸的蹤影,這裡又是沙漠,白天大太陽很消耗體力的。」

  一邊喝著茶,聽到褚冥漾的回答,夏碎歛下眉睫,掩去眼底的笑意,又丟了一個問題出去。

  「難道你一點也不好奇忘記的高中生活?」

  意外夏碎會這樣問,他搔搔頭,「當然好奇,但是如果記不起來也不能強求……那是我剛踏入守世界的回憶,那是我記憶的一部分,我相信總有一天會回想起來的!」他笑著回答,自信滿滿地讓笑容顯得更為燦爛。

  夏碎看著青年的笑容,似乎是感染到對方的情緒,也跟著露出微笑,他望向另外一邊正巧醒過來的搭檔,唇邊的笑意又加深許多。

  希望他們會有好的結果……他由衷地希望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