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褚冥漾送走學生時代的兩位學長之後,工讀生之中唯二的其中一個女孩子,好奇追著自己的老闆追問。

  「老闆老闆,剛剛那兩位客人是誰啊?」

  「他們是我高中和大學時期的學長。」褚冥漾覺得好笑的拍拍她的頭,「妳不是已經有男朋友,怎麼還會探聽別的男人的事情,這樣妳男朋友會哭哭喔。」

  「哎喲~人家只是好奇而已嘛!他才不會因為這種是哭哭呢!」她無辜的嘟著嘴,「就算有男朋友,也不代表不可以欣賞其他男性,就像老闆你也是好男人啊!」

  她雖然在這邊打工只有一年不到的時間,但是她真的覺得像褚冥漾這樣,個性溫和、不會隨便欺凌員工扣薪水,再加上長得不差的相貌,能夠當他另一半的人一定很幸福。

  「少在那邊灌迷湯,我可是不會因為妳稱讚我,就幫妳加薪的。」褚冥漾拍拍她的肩頭,「有客人來了,不要偷懶,快去帶位。」

  「遵命!」俏皮的行個禮,少女拿起菜單招呼甫進門的客人。


  Scherzo是褚冥漾所經營的這家店的店名,餐點從輕食中西式簡餐到義大利麵等這裡都有,有分早中晚餐的用餐時間,還有下午茶和宵夜時段,雖然是在巷子裡頭,由於現在的資訊發達,即使沒有多做宣傳,客源依然不少,而且有逐日增加的趨勢,平日時段有固定的客源,而到了假日的時候常常在熱門的用餐時間忙得喘不過氣,直到過了時段才能清閒一下子。

  晚上九點多,剛送走一批用完餐的客人,店內只剩下少部分的客人,所以褚冥漾讓工讀生提早下班,而自己則是悠哉的坐在櫃檯翻著書,等待休息的時間到來。

  清脆的木片聲悄然響起,褚冥漾原本以為是客人,結果抬頭看見卻是熟悉的親人。

  「漾漾。」白陵然笑笑的看著表弟。

  他還來不及反應,剛好最後一組客人準備離去,歉然的對然點點頭,他迅速的幫客人結好帳,一如往常微笑地送走客人,然後將牌子轉成休息中的那一面。

  「怎麼突然來了?」他原本打算明天要回本家看然的說……習慣性的泡了一杯對方喜歡的香片,端著兩杯茶品,走出櫃台和表哥面對面坐著。

  「拿這個給你。」白陵然拿出一枚透明中帶著黃褐色的晶石放在桌上,「這個是當初那隻獅鷲獸給的承諾,如果牠被吵醒且不受你們控制的時候,只要拿著這枚晶石,對準牠的嘴巴扔進去,牠就會冷靜下來。」

  扔、扔進去?褚冥漾有點呆愣地望著自家表哥又看了一眼那枚晶石,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好的,我知道了。」收下那枚對於任務可能是極為重要的關鍵物品,褚冥漾打從心底感謝這位從以前就一直關心他的親生表哥。

  「然,謝謝你。」

  白陵然眼眉彎成溫柔的弧度,望著逐漸成長、帶點以往色彩的表弟,有些感慨的嘆口氣,唇角卻是上揚的。

  「然?」

  「沒什麼。」喝了幾口手中的香片,白陵然半點玩笑半點感慨的對他說著:「你長大了呢,漾漾。」

  「經過那麼多事,不成長是不可能的吧!」褚冥漾無奈的聳聳肩,「況且Atlantis是異能學校,比起原世界的教育,成長的速度大概是一比五……不、也許是一比十的倍率。」

  「如果你不是妖師也不是能力繼承者的話,也許你可以跟阿姨姨丈一起在原世界過著普通正常的生活。」

  「但是這樣你會寂寞。」褚冥漾一句話就讓白陵然梗住說不出話來。

  「我明白你希望我們過得幸福,但是除了我們家以外,其餘的妖師族人和你只是族長和族人的關係,根本就沒有幾個人會如同親人般的關心你。」

  拍拍表哥的手,褚冥漾笑了。「這是老媽要我跟你說的,謝謝你連同舅舅那一份一直暗中照顧著我們家,辛苦你了,有時候你也應該為自己自私一下。」

  「雖然我的能力、知識見聞都還遠不及你,但是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要說,雖然我是人類,但是同時我也是妖師一族的一份子。」

  他露出堅定的眼神,看著虛長他幾歲的親人。「沒有人喜歡一直躲在誰的背後悶聲不吭,你和冥玥的心情我了解,但是人終究會長大,我也會想要保護你們啊!」

  聽到此,白陵然笑著長歎,伸手摸揉著對方的黑髮,無奈又欣慰的說:「果然人還是會長大,你不再是那個會在我背後跟上跟下喊著然哥哥撒嬌的那個漾漾了呢……」

  「誰規定長大不可以跟表哥撒嬌!」他抗議!

  「沒人說不行。」他看著他孩子氣的舉動,拍拍頭,「你的心意我了解了,不過你被欺負的時候,我和冥玥還是不會管是非對錯的幫你教訓對方的。」就說妖師最護短。




  見過褚冥漾的隔天,冰炎又再度走到空無一人的隔壁房門口,疑惑的思考著昨天夢見的那個夢……

  場景一樣是這個學校這間宿舍這層樓,而夢裡的主角無非是他和……褚冥漾。

  雖然夢裡的他總是因為他腦袋裡悠轉的思緒而控制不了情緒怒罵,甚至動手打他,但是他們之間的互動有時極為親暱又帶點曖昧,為什麼他從來不曾懷疑模糊的那塊記憶,不曾懷疑他和他對於對方會毫無印象可言,明明是相處過一兩年,甚至更久地……學長學弟?

  不對!好似有個聲音不停地在說事情不是他所想的,應該更……

  「冰炎?」讓他回過神的是同樣住在四樓的天使安因。

  「你怎麼會站在漾漾的房門口?」

  天使的話讓他不免愣了會,「所以這裡曾經是……褚住過的房間?」褚?感覺上他以前總是這麼叫他的。

  「是啊,當時棘館學生數過多,再加上一些原由,所以賽塔才安排漾漾住到這裡。」

  「嗯。」感覺很熟悉,但是又沒有相關的記憶,他認為其中一定有問題。

  「賽塔託我來通知你,他有些事想跟你說,麻煩你前往水晶塔一趟。」

  收回思緒,他向天使點點頭。「我馬上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