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讀生幫忙將青年早已準備好的茶點端進和室,動作俐落的將茶和小點心分配到三個人面前,打著招呼後便默默離去,不打擾三人的交談。

  「你對獅鷲獸的了解有多少?」不拐彎抹角,夏碎直接切入正題。

  「我只有在古籍上面看過牠的樣貌,並沒有實際看過牠的樣子。」褚冥漾回想著過去的記憶,問:「這次任務是為了要喚醒牠,再勸之遷往安歇之地吧?」

  「不錯,公會主要是希望我們能夠在不動用武力冒犯的情況下,想請牠離開深沙荒野,近來鬼族的動作急遽增加,那邊的結界已經不堪負荷,因為牠的領域性極強,恐怕不肯輕易答應遷移,如果用強迫的方式,恐怕以後會有難以預測的麻煩。」

  「在幾百年前,牠曾經受過一位妖師的幫助,因此承諾過,如果妖師後代需要幫助牠願意幫忙。」言下之意,就是必須有妖師血緣者在場,成功的機率才會比較高。

  「獅鷲獸的習性是清醒十年,沉睡百年,我拿到的資料上來看,目前還是牠的沉眠期……」他想了一下後才繼續說:「所以我們得強制讓牠甦醒嗎?」

  一直在旁悶不吭聲的冰炎開口:「雖然對方是遠古聖獸的一支,但是為了牠的安全著想,恐怕得強迫牠提早清醒,獅鷲獸的個性乖張且暴躁易怒,所以行動的時候得小心謹慎點。」

  ……他愛吐槽的個性是改掉不少,雖然這是任務沒錯,但是這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為好嗎?早知道老姊丟過來的任務不會輕鬆到哪去……根本就是要我去當砲灰嘛……褚冥漾無奈的想著。

  「等一切準備就緒,我們就準備出發。」夏碎簡單下個結論,端起眼前的日式杯子輕啜。

  「我明白了。」

  結束任務的話題,整個空間的氣氛變得比較輕鬆和諧,夏碎轉著手上的小茶杯,問一旁的褚冥漾。

  「這些都是你自己準備的嗎?」

  「是啊,應該還可以吧?」褚冥漾露出淡淡的笑意,「聽說夏碎學長喜歡喝抹茶,可能沒有千冬歲弄的那麼道地,應該還能入口才是。」

  「濃淡適中,配羊羹當茶點剛好。」夏碎溫雅的笑了,覺得這個學弟比起從前,成長的速度飛快,可能和他的表哥和姊姊有關,當然這也是他自己本身的努力。

  好奇地望著搭檔的杯子,問:「所以冰炎的是……?」

  「原味蜜豆奶。」默默地吃著桌上的點心,冰炎回答夏碎的問題。

  「嗯因為不確定學長們的習慣,所以我之前有特別先問過千冬歲,總不好讓你們吃不喜歡的東西啊!」習慣性的抓著髮稍,褚冥漾靦腆帶點歉疚的說:「也許是因為之前在本家不小心出意外,所以一些記憶零零碎碎的,明明冰炎學長曾經擔任過一個月的代導人,而夏碎學長是千冬歲的哥哥,我卻對你們沒什麼太多印象。」

  「就連千冬歲他們,也是在復健的過程中才慢慢回想起來,然說這種事情只能慢慢來,怕當時施展錯誤的術法再度反撲,所以遺忘的記憶也只好等待憶起的時機。」

  「原來是這個樣子。」知道實情的夏碎不動聲色地配合褚冥漾的說法,「反正之後還是會再碰面,你還是保持這個樣子就好。」




  敘舊告一段落,離開簡單樸實的店家,夏碎和搭檔直接回到自己的居所,為了之後的任務做足準備,避免發生太過的差錯。

  「我回來了。」這裡是他從學院畢業之後的住所,因為沒有打算繼續留在學院幫忙指導後輩,所以一畢業他就從紫荊館搬到這裡,住宅風格也和以前相同,只是同居人多了一位。

  這是他們的約定。

  「歡迎回來,夏碎哥。」黑髮青年跪坐在客廳,捧著茶品,對他說:「見到漾漾了?」

  「嗯,他感覺變了不少……」脫下紫袍,夏碎放鬆的落坐在青年一旁。「就像你說的,因為和冰牙精靈王的約定,所以他不太記得高中時期那段時光,他自己也說記憶零碎,但是感覺他過得不錯,各方面都有進步。」

  千冬歲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嘆口氣:「希望他們可以做到……雖然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學長和漾漾要答應那位的要求。」

  「放心,他們會做到的,……況且每個人的難題不同。」拉過對方的手,直接就著對方喝下杯裡頭的淡茶。

  還來不及思考,千冬歲就被夏碎的舉動而愣住,「你要喝的話我可以幫你弄一杯啊!」

  「沒關係,我喜歡喝你的。」露出和對外人不同的笑容,夏碎傾身親吻了一下對方,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摸摸他的髮,然後起身離開。

  「我先去準備任務,待會再跟你說。」

  「……好。」臉蛋微紅,千冬歲依舊無法掌握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兼戀人的行為模式。



  冰炎因為同時兼任Atlantis的兼課老師,依舊住在黑館四樓,依舊是那個貧瘠到一覽無遺的房間。

  他如同往常走上四樓,在離自己房間不遠的那個房門口停下,下意識的想轉開那扇據說曾經是今天見到的那位代導學弟住過的房間,但是因為黑館的住戶這幾年都沒有增加過,理所當然裡頭沒有住人,門當然也打不開。

  「……我是怎麼了,算了……」從店家離開後,他又去了一趟公會本部處理了一些事情,感覺有些疲倦,也不想要特別去探究自己剛才的舉動有哪裡怪異,他現在只想好好的看本書休息,或者去沖著澡洗去疲憊,然後上床睡覺。

  房間內除了基本該有的家具桌椅外,最多的就只有書本,比較突兀的是待在某個角落,一隻等身高的紅眼兔子,除此之外一點也不像是住人的房間。

  不知道為什麼再度和那位代導學弟碰面後,總覺得他們以前一定交往密切,……雖然這和他的個性不符,但是為什麼他也和那位學弟一樣對對方沒什麼印象呢……

  甩甩頭,不再讓自己去思考,決定先去沖個澡,然後再去休息。

  走進浴室,阻隔自己的視線,也阻止自己再去想一些繁雜沒有方向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