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親情我一直都是怯懦的。

曾經我以為家人不認同我也沒關係,因為我有朋友,他們願意聽我哭聽我笑聽我埋怨。

但是我錯了,因為我放不了手,不管家人對我做過什麼事,我還是會傻傻地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冷屁股。

即使阿嬤懷疑過我,看到他現在的樣子還是會很捨不得,我不是他最期待的那一個,從來就不是。

還好我學會放下,真的,希望那個人不要讓阿嬤百年之後留有遺憾,不然豈是人渣一詞可以形容。

根本就汙辱了這個詞。


如果讓我選擇,我想回去高中的那個時候,但是又很害怕遇不到現在碰到的人,終歸只是想望。

小六到高二這段日子,坦白說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太深刻的記憶我沒有,我想應該是我自己選擇淡忘。

太過痛苦的還是過去就好,國中的同學老師,難過蓋過於美好,至少我沒有辦法催眠自己那段時光是值得記憶的。

我做錯了什麼?我的確不符合當時導師的期望,我愛玩愛看閒書,吃軟不吃硬, 成績中等,自然就不符合那位熱血新進教師的意。

智力從來就不等於學力,書是我在唸,不是別人,做不做得到只有自己知道。

而我,其實做得到,但是討厭老師的高壓,所以擺爛不管,只唸自己喜歡的,都是所謂的自我意識作祟。

高中很慶幸遇到明理、至少肯聽我說話的老師,其實這三年,算是人生的一大轉涙點,很難去界定,但是這三年的學校生活是快樂的,有趣的。

帶我更加認識歌劇舞台劇、古典音樂的老師,有點嚴苛、堅持每個人都要動手做的美術老師,還有堅持不外借體育課考試的老師。

高一升高二換導師,一美就像是媽媽,高二下過後對我來說更是,心底只有萬分感謝。

雖然我的志願表沒有符合他的期望填(炸)





升高二那年暑假一直到高三上學期,這段時間只讓我體會到世事無常,對於生死越來越模糊及無感。

人在情在,人亡情亡。

阿公,再來是媽媽,外公。最不捨得的是外婆,如果外婆可以不要再為了阿姨和舅舅的事情煩惱就好了。

我的家庭很複雜,這是註定好的,因為我們家是大姓,親戚多,嘴自然也就雜。

外婆家那邊也是,所以這是無法避免的,從小到大為了家庭的事情不知道哭過幾回,流過多少淚,如果再來一次,我八成會直接去死。

太痛苦了。

但是我很慶幸我哭過就好的個性,才能活到現在,認識各式各樣的人。

我還沒看夠這個世界呢,怎麼能說走就走。

就算被看不起也沒關係,因為我知道自己現在還沒有讓人看得起的本事,慢慢來就好,不要礙著別人就好。

自己開心就好 :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終 的頭像

Scherzo.

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